<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四一章:没理可讲
    又是一天过去,柯园长在一片麻木中醒来。

    他甚至不知道这一夜自己睡着了没有,他最近压力山大,明天就是星期六了,也就是动物园改名试营业的日子,之前大量的宣发资金丢出去,能不能起到效果,能不能一炮而红,就完全要看明天了。

    可柯园长心里没底啊,一来野生动物园里就只只剩下一支虎群撑场面,别的都只有游兵散勇了。

    仅凭一支虎群,加上那当作噱头的地下建筑,到底能不能吸引住游客?

    这几天,他都忙着让人在虎山金字塔里面,以及地下洞穴里面打造一道玻璃围栏和笼子,但是他怎么都觉得,这种方式,并不见得能吸引游客啊。

    特别是对方还有大马戏团加成的情况下。

    国内野生动物园的受众,大多是家庭游,而大头是带孩子出游的父母。

    孩子们或许无法理解野生动物园和普通动物园的区别,但是大马戏之类的,对孩子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但是他没想到,压根就没等到开门,真正的危机,就已经找上了门。

    一大早,他还没吃完早饭,就接到了电话,留守动物园的工作人员急急忙忙给他打电话:“园长,不好了,动物园门口来了一群动保分子……”

    柯园长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暗叫不妙,顿时连饭也顾不上吃了,转身就跑。

    其实,说到动物保护,野生动物园可以说是其中的主力。

    一些野生动物已经在野外失去了生存的空间,野生动物园的繁育与放养,是保持自然界物种多样性的重要手段之一。

    但是,在这里提到的动保,却绝对和他们不是一路的,这些人简直是疯子。

    什么高速拦车救狗,什么冲进实验室解救实验动物,什么极端素食主义者,什么血淋淋的行为艺术……

    怎么恶心怎么来,都快成了反社会分子了。

    不过,柯园长对这些动物保护分子的到来,其实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因为前段时间贾湖野生动物园大批的野生动物死亡,他们早该来了。

    不过这段时间,其他的城市正在流感大蔓延,大概延缓了他们的行动时间,所以拖到了现在。

    但好死不死的,正好和动物园的重开业搅到了一起。

    为什么不早不晚,非得这个时候?

    柯园长心中有一个莫名的想法,莫非这后面有人捣乱?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柯园长赶快来到了动物园门口。

    就看到动物园门口,果然多了几十号人,他们举着招牌,上面有大幅的照片,果然是前段时间暴雨的时候,野生动物园死亡的那些动物的照片。

    旁边还有各种长枪短炮,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记者,还有许多是州外人的面孔。

    柯园长看得心焦,这些动物保护分子,对真正的动物保护毫无寸功,但是吸引眼球,博取同情的能力,简直是顶级的,他们这么一闹,明天真正开业之后,哪里还能有什么游客来动物园?

    恐怕动物园要在网上被人口诛笔伐到死了。

    柯园长赶快过去,想要找自己的工作人员问问情况,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到动物园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这就是野生动物园的园长!”

    “就是他,害死了那么多的动物!”

    “拦住他!”

    柯园长顿时陷入了动保分子的汪洋大海里。

    “黑心商人!吸着动物的血,赚着肮脏的钱!”

    “黑心商人去死去死!”

    “把动物关在笼子里,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如果你被关在笼子里参观,会是什么感觉?”

    “各位冷静!冷静!”柯园长只能拼命辩解,“我理解大家的感受,其实我也是一名动物保护分子……”

    柯园长当然是一个动物保护分子,他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和毕生的事业,就是野生动物的繁育,他当初还和庄不远激烈争论过关于驯化还是保护怎么才是对动物最好的。

    虽然那并不算是愉快的记忆,但是双方毕竟也算是达成了共识。

    但是他还没说完,就被人呸了一脸:“你也配当动保?”

    “你这种赚动物血汗钱的黑心商人!”

    “我呸!”

    柯园长顿时怒了,他这辈子都在为了保护动物而努力,凭什么不配当动保?

    他大声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十七次深入原始丛林和大山深处,寻找野生动物存在的痕迹,我的发现,帮助州内建立了七座自然保护区……”

    “你把动物关在笼子里!你是个黑心商人!”

    “我从无到有,完成了四种野生动物的人工繁殖,让这些已经在野外失去生存空间的野生动物得以繁育……”

    “你害死了那么多的动物,你是个刽子手!”

    “我是州内最权威的猫科动物繁育专家,我亲手完成了两种动物的野化,让它们重新回归自然……”

    “呸,下大雨的时候,你们淹死了那么多的动物!”

    “那是天灾,我们必须先保证自己员工的安全……”

    “员工去死去死,让动物死在动物园,是人类的耻辱!”

    “你们怎么不去死,为什么死去的是野生动物,不是你们!”

    “你们怎么还有脸活着……”

    群情激昂之中,一群保安冲进了人群里,冒险把柯园长抢了出来,柯园长被呸了一脸,老头儿满脸泪水,又委屈又生气,口中一直在喃喃低语:“你们凭什么说我,你们凭什么……”

    那边动保分子们却是兴奋莫名:“拍下来没有?拍下来没有?他们的保安打人了!保安打人了!”

    记者们又是一阵闪光灯,动保分子们更开心了,口号喊得更响,手中的巨大照片挥舞地虎虎生风。

    柯园长还没调整好情绪,就听到一名中层道:“园长,庄总快来了,咱们这边怎么办?”

    “庄总?”

    “您忘了?今天是园区的餐厅试营业,您请了很多人来试吃的……”

    “庄总也要来?他不是生病了吗?”

    “好像是终于好点了,能吃下去东西了,干脆也来捧场……”

    柯园长大惊,连忙道:“快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不要过来!”

    但已经晚了,前方已经出现了一辆狗拉马车。

    距离这些动保分子的不远处,一辆车里,庞瘦子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战果,非常开心。

    “哥,这才哪到哪儿啊,这才是第一拨,博爱神教,素食神教已经在路上了!你看吧,我保证让他们哭都哭不出来!咦,我看到正主出现了!什么?你说让我别惹他?他很厉害?我告诉你,我的动保大军,还没输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