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四零章:拒绝吃鸡,从我做起!
    五峰野生动物园,庞胖子打开了今天早上的报纸,就忍不住发了火。

    “啪!”一声响,庞胖子一巴掌拍翻了桌子上的保温杯,红枣枸杞撒了一地。

    他面前的报纸也被打湿了,只见报纸上,是整版的广告。

    上方正是贾湖野生动物园的那则广告,占据了大概三分之二的空间,而下面则是五峰野生动物园的广告,只占了三分之一。

    两家竞争的动物园,竟然把广告打在了一起,也算是比较讽刺。

    更讽刺的是上下排列和版面占比,让庞胖子不得不多想。

    “妈的,这个柯老头,和我杠上了是不是?”庞胖子拿出了电话就打了出去:“喂,虚城晚报的吗?今天这报纸上怎么回事?不是说帮我们登个半版的广告吗?怎么是三分之一版,反而是贾湖野生动物园的广告那么大是怎么回事?而且凭什么他们的广告放在上面?我们的广告放在下面?这放在一页又是怎么回事?”

    “哦,庞总啊,您别急,别急,听我给您解释……”对面,虚城晚报广告部的负责人非常好脾气,“本来给您安排的广告,是在三版的,不过后来前几版全被寰州开发给占了嘛,我们这也是没办法,只能重新安排版面……挤是挤了一点,不过这效果也不差嘛,今天这个大新闻,报纸的销量都高了不少,说起来您也是占了便宜的……”

    现在报纸是夕阳产业啊,也就一些单位和老人还会订报纸,为了市容市貌,大街上的报摊都不见了,销量能提升,那也是一年中难得的几次。

    可问题是,庞胖子要的不是广告效果多好,而是压制住竞争对手啊!

    “那为什么他们的广告在上面,我们的广告在下面?”庞胖子还是不开心。

    “没办法啊,人家贾湖野生动物园加了钱啊……”

    那一瞬间,庞胖子差点摔了电话。

    妈卖批的,有钱了不起啊!

    庞胖子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把这句话,用在那差点破产的贾湖野生动物园上。

    但是……事实是人家真的好有钱啊!

    据说人家公园的账面上,资金近十亿!

    十亿啊,你养的老虎是金子做的吗?

    你家的大猫拉出来的屎能当咖啡还是咋地?

    而且人家的母公司,现在都已经是寰州开发的大股东了好嘛,这翻身的速度也太快了,到底怎么比!

    财大气粗的柯园长,真的是超级可怕。

    庞胖子和柯园长的广告大战,已经打了好几天了。

    你在网上投广告,我也在网上投广告。

    你在报纸上投广告,那我也多包半个版。

    如果庞胖子前天想出来一个什么新的宣传方法,第二天柯园长肯定跟进。

    没办法,柯园长不是经营性的人才,能紧紧咬住庞胖子,就已经很不错了。

    一连几天,庞胖子都告诉自己,坚持,再坚持一下!

    但今天,庞胖子觉得:啊,坚持不住了!

    而且庞胖子很怀疑,自己的身边有间谍。

    第二天什么宣传方案,自己临时定下来的,结果第二天一看报纸,又被人给压制了。

    当初庞胖子最得意的事,就是在贾湖野生动物园落难的时候,去把贾湖的人挖过来一大半。

    但是现在看看,这里面混了多少间谍啊!摔!

    而且这批当初觉得自己很明智,叛逃来的人,现在就已经后悔了,悄悄和原来的老板眉来眼去,一个个身在曹营心在汉了。

    这两天的时间,宣传费用激增,庞胖子已经开始亚历山大了,如果能把对方竞争垮了,那投入再多宣传费用也是划算的,一山难容二虎嘛。

    但如果竞争不过怎么办?

    庞胖子神色变换不停,足足过了十分钟,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妈的,只能用大杀器了!”

    今天,我就要告诉你,为什么动物园这行的水很深!

    ……

    距离贾湖不远处,一座养鸡场门外,一群队伍保护分子,正在拼命抗议。

    他们在自己的身上黏上羽毛,撒上血淋淋的假血浆,像是死了爹娘一样大声疾呼。

    “这只鸡被残忍的杀害了,就是因为你们想要吃鸡!”

    “鸡也有自由生活的权力!”

    “鸡也希望能够安享晚年!”

    “吃鸡是不道德的行为!”

    “拒绝吃鸡,从我做起!”

    他们拦住了一名来进货的大卡车,把卡车司机从车上拽下来,大声质问道:“这位先生,您为什么要吃鸡?难道您不知道鸡也是有父母的吗?难道您不知道鸡也会觉得痛吗?”

    “呃,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您竟然还要晚上吃鸡?您有没有同情心?您知不知道,活生生被割断喉咙,然后放血死亡,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您有没有设身处地地为鸡想一想?鸡们做错了什么?因为大吉大利,您就要吃它?”

    “对啊,您看我身上的血,如果我这样血淋淋地放血死亡,您会怎么想?”

    “打电话报警?”

    “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心!”

    “呃……我不吃鸡了还不行啊?”这被拦住的卡车司机连连后退,“我不吃鸡,我不吃鸡,真的!”

    “真的?”

    “对,真的,我小时候家里穷,吃不上鸡,长大了手笨,也吃不上鸡……”

    “那您跟我一起喊,拒绝吃鸡,从我做起!”

    卡车司机被迫叫了两声,然后上了卡车,调转车头,然后从车窗里探出头来:“麻痹的,老子就是要吃鸡,祝你们人生如鸡,落地成盒!麻痹的,毛病!”

    然后开着车落荒而逃。

    但是这些动保分子完全不在乎,反而像是打了大胜仗一样欢呼起来,然后又缠住了一个卡车司机。

    “我不是来拉鸡肉的,我……我们是来拉鸡蛋的。”

    “什么?你竟然吃鸡蛋?”

    “你怎么能这么残忍?你知不知道小鸡就是鸡蛋孵出来的?”

    “呃,鸡蛋那么可爱,你也人心吃它?你有没有一点良心?”

    看着一个个拉货的客商落荒而逃,养鸡场老板终于服软了,他打电话出去:“庞先生,庞大神,我求求您,我这就给您的动保基金捐钱,求求您快把这些疯子带走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距离养鸡场大门外不远处,一名干瘦的中年人得意地挂了电话,道:“妈的,还算是识相……这群家伙的战斗力真强!”

    电话刚挂,他的手机就又响起来:“咦?哥,你怎么跟我打电话了?你说全能野生动物园?就是贾湖那个?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想要找他们麻烦的动保组织多着呢,我这就把他们全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