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三六章:我家庄主黑化了
    “对啊,对啊!”旁边一群大妈连声附和,“这里荒郊野岭的,我们跳广场舞影响谁啦?”

    “我昨天就告诉你们了,这里是私人土地!”温六拳怒道,“要跳,回你家跳去!”

    庄不远生病了,庄园里气氛凝重,这种时候还有人来添乱,温六拳怎么能不气愤?

    “你说你家的就你家的啊?”

    “我们偏要跳,你管得着吗?”

    “这地是私人的就了不起啦?私人的我们就不能用啦?老娘最看不惯你们这些为富不仁的人!”

    “你凶什么凶?你难道想要打我?”

    “就是,你这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素质?”

    混乱中,不知道谁给了温六拳一拳,温六拳眼睛一瞪,胳膊刚抬起来,一群老太太就怒骂起来:“你是不是人生父母养的,你难道是想要打人?”

    “我看你敢动我一个手指头!”

    “哎呦我的老腰,年轻人打老人啦!”

    面对一群老头老太太,温六拳拳头举起来,然后又无奈地放下,被几个老头老太太推搡地连连后退,不知道谁又趁乱给了他几下拳脚。

    还有人一脚踹在他小腹上,痛得他差点岔气。

    听着声音越来越大,老头老太太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徒劳哀求道:“你们小声点,我们家有人生病了,好不容易睡着了,算我求求你们了,你们小点声跳行不行?”

    “生病就了不起啦?睡着了了不起啊?睡毛睡?起来high!”老头老太太却是一点也不领情,“姐妹们,最大音量,我看谁敢不让我们跳!”

    老头老太太们把温六拳推搡地连连后退,然后有人又打开了无线音箱,震耳欲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温六拳急得抓耳挠腮,他真想把这些人都暴打一顿,但他现在被推搡地站都站不住。

    突然间,他身后碰到了什么人,差点被绊倒,然后一转头,就看到庄不远站在门口。

    庄不远神色有些木然,面部潜藏在阴影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庄主,您醒了?”温六拳大吃一惊,连忙道,“您怎么出来了?吵到您了?对不起,您快进去休息吧,我这就想办法把他们弄走……”

    然后,他就看到庄不远的面上,突然咧开了一个堪称惊悚的笑容:“嘿……”

    “庄主?”温六拳敏感地觉得,今天看到的庄不远,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平日里,虽然总是被仆从们称之为“残暴的庄园主”,庄不远也以残暴庄园主自居,但庄不远是一个平和仁慈的人,总是笑眯眯的,似乎总也不会生气的模样。

    就算是庄园的仆从们,也渐渐变得没那么规矩,喜欢有事没事吐槽他了。

    但这会儿的庄不远,双眼毫无情绪,虽然在笑,眼底却丝毫没有笑意,漆黑的眼睛,像是黑洞一样,可以把一切吸进去一般。

    这样的庄不远,让温六拳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总感觉现在的庄不远,其实变了一个人。

    似乎他的身体里,有另外一个灵魂。

    这样的庄主好可怕,好可怕!

    “庄主……”温六拳轻轻叫了一声,庄不远没有回答,而是看着眼前的老太太们,歪了歪脑袋,嘴角咧的更大了。

    温六拳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对眼前的老头老太太道:“你们……快跑吧!快点,现在还来得及!”

    可是这些老头老太太完全无视他的好意。

    “跑什么跑?”

    “我看谁敢赶我们走!”

    “就是,你们的地方了不起啊!去去去,一边去!”

    他们推搡温六拳不说,竟然有人伸手去推搡庄不远。

    温六拳徒劳地护在庄不远面前,但庄不远还是被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到。

    他的双眼依然毫无波动,依然咧嘴笑着,伸手入怀,拿出来了一张卡牌。

    那是一张临时雇农卡。

    雇农算不上庄园的正式仆从,是不占庄园名额的,只是也没什么加成就是了。

    但庄园身份卡的吸引力,依然是无与伦比的。

    “哗——”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了他手中的那张雇农卡。

    距离庄不远最近的一个老太太猛然伸手:“我的!我的!”

    她旁边,一个老太太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滚开,那是我的!”

    第二个老太太还没冲上来,就被另外一个老姐妹一把抱住:“我的,给我!”

    一群老太太,像是丧尸出笼一样向庄不远冲过来,眼看就要夺过庄不远的那张卡,庄不远却一甩手,手中的卡牌飞旋而出。

    一群老太太差点飞起来,拼命追着天空中的卡牌飞扑了出去。

    不知道谁一把抓住了那卡牌,然后无数的身影就扑了上去,简直像是丧尸见到了活人。

    抢到身份卡的人,立刻被一群人压在了下面。

    妈呀,这是广场舞,不是丧尸片啊!

    为了抢一张雇农卡,这些老头老太太几乎要打出脑浆来了。

    就连免费领大米的超市门口,都没有这么惨烈。

    但是庄不远还嫌不够似的,伸手入怀,又掏出来了一张雇农卡,然后吹了一声口哨,把手中的身份卡一亮。

    “嗷!”

    “我的!”

    “是我的……”

    一群老太太老爷爷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一般,又杀了回来,庄不远一甩手,手中的卡牌又飞了出去。

    看着一群老头老太太,像是丧尸一般,被一张张卡牌引得东奔西跑,温六拳本来是同情他们的。

    但是想到自己被打了好几下,就连庄主都差点被打,温六拳就一点也不同情他们了,他反而在担心庄不远。

    现在,庄主的状态完全不对啊。

    他赶快通知刘金阁,刘金阁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庄不远面容阴暗,带着近乎戏谑的笑容,看着广场舞大妈争抢一张张卡牌。

    庄不远手中,一张又一张的雇农卡飞了出去:“卑贱的人们,抢吧,抢吧!打破头的抢吧,哇哈哈哈哈哈!用你们的鲜血和脑浆来愉悦我吧,哈哈哈哈!”庄不远不但笑,甚至还在叉腰笑,比电视上的反派还反派。

    “庄主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黑化了?”

    “还是庄园主之心的影响?”

    刘金阁却是摇摇头道:“我觉得……这才是庄主的本性啊……”

    庄主是这样的?我才不信!

    我之前就是在整天吐槽这个庄主是蠢庄主?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失去了一切理智,一切良知,一切道德观,只凭本能的庄主啊……”刘金阁摇头,“换句话说,现在的庄主……大概在梦游。”

    据说人梦游中会做很多清醒的时候不会做的事,因为梦游时以为自己在做梦,所以变得毫无顾忌,全凭本能和直觉做事。

    梦游的人,没有恐惧,没有理智,所以经常可以做到清醒时做不到的事。

    譬如徒手爬上大树、大楼;不会游泳的人在水中游泳等等。

    而好人和坏人,最大的区别并不是好人没有坏想法,而是好人不会把坏想法付诸行动。

    但是在梦游时,这种自制力就消失了。

    就像是现在庄不远的状态。

    毕竟这可是个残暴为名的庄园主啊!

    “庄主为啥这时候会梦游?庄主之前没梦游过啊……”

    但是在这种状态之下,以潜意识支配自身,却也有着难以言喻的直觉。

    刘金阁看了一眼庄园的积分,此时积分正在飞速见底,庄不远把仅存的最后的积分,全部换成了雇农卡。

    谁也不知道,积分耗光之后,庄园系统会消耗什么?

    会发生什么?

    现在的庄不远,完全凭直觉做事,换句话说,这种梦游状态,或许是他的求生本能被激发了,一旦积分耗光,可能会发生很危险的事……

    等等,求生本能?

    妈卖批,难道庄主快死了?

    刘金阁看看眼前的老头老太太,再看看庄不远,心中一个激灵,站直了身体,大声命令道:“所有雇农,都去给我干活!立刻,马上!跑步,走!”

    一群大爷大妈飞速消失在了庄园大门处。

    几十上百个雇农加入,片刻之后,庄园的积分开始暴涨。

    刘金阁感慨不已,果然,庄主的这个做法是对的,只有这样才能让庄园的产出跟得上庄主的消耗。

    等到积分恢复到安全线之后,庄不远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醒了过来:“咦……我怎么在这里?发生什么了?”

    “什么也没发生……”温六拳小心翼翼道,“您说想要出来转转……”

    还是不要让庄主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比较好。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我刚才有没有做什么很奇怪的事?”

    就在此时,庄园提示庄不远:“恭喜残暴的庄园主,完成仁慈向成就‘翻身农奴把歌唱’之二:向100个卑贱的平民发放雇农卡,让他们光荣地为庄园服务……”

    “咦,这成就哪里来的?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没有,完全没有,庄主您还是那么善良勇敢的小天使……”温六拳都被自己恶心坏了,“来,庄主,我扶您回去休息……”

    回到床上,庄不远就立刻睡熟了,他的面色渐渐变好,呼吸也渐渐平稳。

    庄园的积分,也在缓缓上涨,不断提升……

    温六拳回到了前院,就看到上百雇农正在农田间中飞奔,一个个干活飞快。

    有了他们的加入,庄园的仆从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不过……这么多的雇农,待会儿怎么处理?”

    “两个小时之后,把他们的记忆抹除,丢出庄园就好。”刘金阁眯眼道。

    温六拳看看刘金阁,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睡着的庄主很可怕,但是刘总管,总感觉无论什么时候,都好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