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三一章:纪元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铁石镇,当高瘦的身影出现在城墙上时,对面的老堕落龙人才露出了笑容,微微躬身道:“智者大人。”

    站在建伯身后的卫兵队长一脸懵逼。

    在流放纪元,堕落龙人堪称是一大毒瘤,他们还从没见过堕落龙人对人如此恭敬。

    更不要说,眼前的人是黑三角盗团的大当家,三城十镇所有人,都谈之色变,恨之入骨的对象。

    而恭敬的对象,还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守门人。

    还口称所谓的智者大人?

    智者大人是什么人?

    有这个种族吗?

    建伯却是淡然地很,似乎被人这么恭敬对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希望你打扰我有足够的理由。”

    “我有一件非常重要得东西请您过目。”

    在长老的命令之下,他不情不愿地挪开了炮口,让那老堕落龙人乘坐的战争巨犬降落。

    建伯、老堕落龙人和长老三个人走进了城墙上的一间房间,命令他守在门外。

    守在门外的守卫队长歪着脑袋,悄悄从门缝里看了进去。

    然后就看到那堕落龙人面色极为郑重地从怀中,取出来一片蓝色的树叶。

    那树叶看起来像是最名贵的宝石雕刻而成,通体晶莹剔透,折射着四周的光线,格外耀目。

    “这是!”看到蓝石叶的那一瞬间,建伯淡然的表情不见了。

    他急切地站了起来,双手捧住了那蓝色的叶片,双手都在颤抖。

    “这是……蓝石叶?”旁边,长老也是一脸震惊,手中的茶水被打翻了,洒落满腿,都没意识到。

    老堕落龙人不说话,只是看着建伯,似乎想要从他的口中听到肯定的回答。

    建伯捧着那蓝石叶,呆呆看了半天,然后走到了窗前,将手中的蓝石叶举了起来。

    此时,恰好有一道阳光从窗边斜斜照射进来。

    阳光照射在蓝石叶上,就像是照射到了迪斯科球上一样,瞬间折射、反射出来了无数的光点,充盈了整个房间。

    “光聚如束,光伞如帚,如此瑰丽的光芒,没错,真的是蓝石叶庄园的石叶!”建伯的声音颤抖起来,听起来似乎是要哭了,“这片叶子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难道你们找到蓝石叶庄园了?”

    卫兵队长就觉得,这片叶子一定很贵,说不定拿到了一片叶子,就能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了!

    “这片叶子是从一名冒险者的手中拿来的,我们只找到了一颗蓝石叶树,不知道是谁种下的,但是还没有发现庄园的入口,还请智者大人指点迷津……”老堕落龙人道。

    建伯吸了一口气,想要说什么,似乎又犹豫了。

    “智者大人,我知道你对我们堕落龙人没有好感……”老堕落龙人道,“不过这么多年,我们堕落龙人从未惊扰过铁石镇……”

    守卫队长在门外听得直撇嘴,没惊扰过铁石镇,是因为你们知道有来无回吧。

    “独自在外的那逊利亚人,可没少被你们堕落龙人抢劫。”旁边,长老说了一句。

    老堕落龙人道:“我们堕落龙人,虽然是被庄园主驱逐的堕落种族,但在流放纪元的各位,哪个不是原罪加身?哪一个是无辜的?流放纪元的生活如此艰难,我们堕落龙人如果不去干点出格的事,又如何养活自己?堕落龙人门哪怕是有一点的选择,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卫兵队长表示,他还是第一次有人把抢劫说得如此清新脱俗。

    “但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蓝石叶庄园……”老堕落龙人叹口气道:“我们堕落龙人,也就有了一处安身立命之地,也有了一座像是铁石镇一样,专们庇佑堕落龙人的家园。智者大人,您也是铁石镇的缔造者,您也知道,在铁石镇出现之前,那逊利亚人是怎么生活的……”

    建伯犹豫了,一方面他觉得堕落龙人的话有道理,但另外一方面,他们却觉得堕落龙人不值得信任。

    “我们只希望智者大人能够为我们指点迷津,让我们能够开始新生活,您有任何的条件都可以提出来!我们堕落龙人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我……”建伯叹了口气,道:“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找到一个人……”

    “我有一个老朋友,在许多年前就失去了消息,你们堕落龙人如果愿意答应我帮我找到他,我可以帮你们指点一条明路……”

    “老朋友?”老堕落龙人问道:“请问他长相如何?有什么特征?”

    “他……”建伯沉吟了半晌,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道:“他和我是同一种族。”

    老堕落龙人张口结舌,差点被这个消息吓到:“智者种族,竟然还有其他人活下来?我还以为……”

    “怎么,你还以为我们都被工业党们杀了?”

    “当初工业党焚烧了所有典籍,坑杀了所有的智者,怎么会……”

    建伯叹口气,道:“我族人数虽然少,但又怎么可能被全部屠尽?只是,流放纪元也确实只有我们两个而已。我的这个朋友,他一心光复庄园主的荣光时代,看不惯我这种藏头缩脑的行为,愤而出走,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的消息了……”

    卫兵队长在门外听着,隐隐约约想到了一些传说来。

    庄园主们一直视读写与文字为自己的禁脔,几乎不允许仆从们学习任何的知识,所有的知识要么严格地掌握在庄园主的手里,要么就已经经过了无数年的驯化,镌刻进了仆从们的基因,成了仆从们的本能。

    但这世界上,也不可能任何事都由庄园主们事事亲为,譬如教育庄园主们的子嗣。

    有一个种族,他们担负起了在庄园主们代际之间传承知识的职责,

    这个种族叫做“仆师”。

    像是古罗马时代的学者一样,是奴仆,也是老师。

    这个种族非常特别,他们长生不死,拥有近乎无穷尽的记忆力,能够记住所见所想所闻,就是一座活着的图书馆、资料库。

    而且他们没有繁殖能力,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繁殖的,有人说他们是和庄园一起诞生的,他们就是庄园本身的意识。

    一个庄园,一个仆师,就算是再大的庄园,也是一样。

    当初工业党屠灭庄园主们时,烧毁了庄园主们的所有典籍,也将仆师们坑杀殆尽,原本以为能有一个活下来,就已经是奇迹,但没想到,竟然还有第二个?

    但这会儿,别说让老堕落龙人找到另外一个仆师了,就算是让他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他也愿意。

    老堕落龙人赌咒发誓,差点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给建伯看,建伯这才神色艰难地下了决定。

    他匆匆离开了城墙,许久许久之后,才回来了。

    进了房间里,关上房门,他才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之中,从怀中小心翼翼地取出来一方手帕。

    那手帕折叠地整整齐齐,看得出来,不论里面包着什么,建伯对其都特别爱护。

    他双手将手帕捧在手中,深吸一口气,慢慢将手帕打开来。

    老堕落龙人目光看向了那手帕里,顿时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枚徽章。

    这徽章,几乎所有流放纪元的人都认识,这是一枚身份徽章!

    庄园主们的仆人佩戴的身份徽章!

    只是,这枚身份徽章,是完好无损的!

    在这枚徽章上,有一个小小的蓝色石叶,这是一枚蓝石叶庄园的身份徽章!

    “不论任何人,只要佩戴上这枚蓝石叶庄园的身份徽章,就可以不被蓝石叶庄园排斥,也可以感应到庄园主的位置。”

    “只是,蓝石叶庄园已经关闭了这么多年,是否还存在都难说,当初蓝石叶庄园和工业党们的战斗格外惨烈,说不定庄园主之心早就已经被夺走,被粉碎了……”

    建伯叹口气道:“我只能帮你这么多,剩下的就全靠你们自己了……”

    “多谢智者大人!智者大人对我们堕落龙人的大恩大德,我们堕落龙人没齿难忘,等到我们找到了蓝石叶庄园,安顿下来,立刻会派出儿郎们去寻找您的朋友……事不宜迟,我就先告辞了!”老堕落龙人感激不已,对建伯一躬身,转身向门口走来。

    卫兵队长赶快摆出了一副我什么也没听到,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挺胸凸肚守卫在门前。

    等到老堕落龙人上了战争巨犬,眼看着战争巨犬升空而去,卫兵队长瞪大眼,有些不甘心地对长老道:“就这样放他们走了?那可是堕落龙人,他们怎么可能言而有信!”

    “当然要放他们走!”长老看着天空中的老堕落龙人,深情地挥着手:“在流放纪元的生活,本就已经如此艰难,又何妨多点信任?”

    “啊?”守卫队长一惊,然后突然深感羞愧。

    长老他整天为了铁石镇和那逊利亚人们殚精竭虑,竟然还对生活充满了如此的向往,而他这样的年轻人,竟然心底已经如此阴暗了……

    “对不起……长老……我不该……”守卫队长觉得,此时此刻,眼前的长老全身都散发着神圣的光芒。

    “对了,赶快去召集卫队,我们待会就出发!”

    “出发干什么?”守卫队长纳闷。

    “跟在堕落龙人身后啊!那可是蓝石叶庄园!”长老恨铁不成钢地一巴掌拍在了守卫队长的后脑勺上,这孩子,真是太不成器了,这种事都想不到。

    “啊?”守卫队长差点被拍了一个大马趴,刚才的感动,早就被拍得粉碎,说好了的多点信任呢?

    “我们当然相信,堕落龙人满口谎言,一句实话都没有了……”长老气得踹了不开窍的守卫队长一脚,“你难道没闻到什么吗?”

    “啊,这味道……您在那徽章上涂了追踪药剂?”

    那逊利亚人,拥有宇宙中最强的嗅觉,他们的嗅觉甚至可以穿透空间。

    对他们来说,任何一种气味都是可以追踪的。而这种被用来当作追踪药剂的气味,更是只有那逊利亚人才能嗅到。

    “那当然!我们跟在后面,等到堕落龙人有了什么发现,立刻就……嘿嘿……”长老嘿嘿贼笑。

    这一瞬间,总是伟光正的长老,竟然那么猥琐!

    守卫队长简直想要自插双眼!

    而更可怕的是,长老竟然一边笑着暗算堕落龙人,一边还对着天空挥手,一副堕落龙人是那逊利亚人的老朋友的模样。

    “可是……”守卫队长道,“您刚才把徽章给了他们,岂不是会让他们占据优势?那是进入蓝石叶庄园的钥匙吧……啊,我明白了,刚才那徽章是假的!”

    “啪!”一只巴掌又打了过来:“你当堕落龙人是傻子啊,刚才那徽章当然是真的,不然怎么可能骗过那老家伙?”

    这次打他脑袋的是建伯。

    如果是往日,被建伯打了,守卫队长一定早就一巴掌打回去了,你个看门人也敢打我?

    但现在,他是刚看到了这俩人吃人不吐骨的手段,现在心里哇凉哇凉的,被打了连个白眼都不敢翻。

    而且守卫队长纳闷,两只眼睛比另比另得眨个不停。

    “不过我们还有别的徽章啊……”建伯咧嘴笑,他转身走到了隔壁,搬过来一个箱子,箱子打开,顿时里面各种琳琅满目的徽章闪个不停,差点闪瞎了守卫队长的眼。

    “我就说,多搜集点徽章没错吧。”建伯得意洋洋,“这一箱,还是我从那老家伙那里偷来……咳咳!”

    “我刚才给他的那徽章,只是一名普通仆从的徽章,我这里还有执事徽章、家将徽章,有了这些徽章,我们甚至可以强制命令制约他们的徽章持有者,你说我们要不要给他们真的徽章?”

    说着,建伯把一枚徽章递给了守卫队长:“喏,给你个护院徽章……”

    看建伯和长老都把徽章佩戴了起来,守卫队长担心道:“戴上这徽章,不会被庄园主奴役吗?”

    “放心,这都亿万年过去了,蓝石叶庄园的庄园主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庄园主之心怕是也早就破碎不堪了,谁能奴役我们?”建伯等人嘿嘿笑起来。

    守卫队长都呆掉了,妈妈,城市套路好深,我好想回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