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三零章:没什么是一巴掌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巴掌
    柯园长苦心孤诣地为了动物园而煞费苦心的时候,庄园的仆从们,却都在忙碌着探索蓝石叶庄园的主人房。

    就连庄不远,都沉迷探索新世界无法自拔,恐怕都忘记了自己还有一座动物园要去经营了。

    蓝石叶庄园的金字塔型主人房,与其说是一座建筑,不如说是一座人工山峰,而现在已经变成了山峰里的陵墓。

    封住金字塔的外侧大门,有点像是传说中的断龙石,庄园的仆从们,想了各种办法也没能把它打开。

    想来也正常,当年工业党们想要攻破大门,都付出了惨烈的代价,现在庄园的实力还不怎么雄厚,暴力打破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发掘。

    封住的大门,也让他们没办法探索外面更广阔的世界,只能拼命探索金字塔的内部了。而且仆从们严重反对庄不远再孤身一个人去探索外面的世界。

    笑话,上次自己出去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把能丢的全丢了,这样的庄主,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

    玩笑归玩笑,这样蠢的庄主,如果自己挂在外面,找谁说理去?

    好在金字塔内部有足够的东西可以探索,它长宽一千多米,高近千米,容纳“室内庄园”的洞穴,大概占据了五分之一的体积,是整个金字塔里最大的空间。

    而在这片空间之后,则是密集、复杂如同蚁穴蜂巢的通道和房间,目前已经探明的,就已经有好几百间。

    几乎每一条通道和每一座房间里,都有石化了的尸体存在着。

    除了尸体之外,还有各种石化了的动植物、生活器皿,或许这就是这座庄园的特性,就算是没有埋在地下,时间久了,几乎所有的物品,也最终都会变成石头。

    虽然不知道其原理和原因是什么,但的确给庄不远留下了很多可以研究的东西。

    庄不远甚至觉得,想要从石头里面多看出来点什么信息,估计要找一个考古学家。

    从这些留下的痕迹上,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惨烈无比的战斗痕迹,那些石像,大多是在死亡的一瞬间,就已经被变成了石像,它们生前搏斗的姿势,被精准地保留下来,像是一副隽永的名画,又或者是传世的雕塑,栩栩如生,震撼人心。

    对这些石化的尸体,庄不远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只要不挡路的,庄不远就让他们留在原地,实在是挡路的,庄不远就把它们挪出来,编上号。

    其中很多庄不远不曾见过,甚至就连老轰隆他们都认不出来的种族,估计是庄园主自己驯化的种族,也让庄不远大开眼界。

    他所知道的关于庄园主的一切,只是九牛一毛,甚至整个流放纪元,和当年的庄园主时代比起来,连沧海一粟都比不上。

    庄园的仆从们,沿着当年工业党们攻入的路线,一路像是看了一部史诗大片,只是脑补,整个过程,都可以让人热血沸腾。

    不过这支探险小队,主要由三瞳人、老轰隆等人组成,能够加入其中的地球人,就只有徐建飞,庄不远并不被允许接近,谁知道庄园主们留下了什么机关?

    很难说工业党们破坏了每一个机关。

    如果庄不远遇到危险,那就完蛋了。

    探索小队在前面排除了所有的危险之后,庄不远才会进入新的区域,一路探索,一路记录,庄不远的手机很快塞满了照片和视频,蓝石叶庄园里没有信号,不能网络备份,也不方便利用手机和仆从们联络,庄不远已经考虑如何对这里进行现代的信息化改造,以及该如何利用了。

    “似乎也没什么好的利用方式啊……”

    除了前院之外,金字塔的其他地方光线并不好,只有极个别房间,利用了镜子反射光线,整个居住环境潮湿而阴暗,相比之下,庄不远还是更喜欢室内庄园。

    走着走着,庄不远突然听到了前面传来了一阵惊叹声:“庄主,到头了!”

    “里面没路了。”

    “工业党没攻进去!”

    庄不远闻言快走了几步,就看到前方是又是一座大厅。

    远没有之前的大厅那么巨大,但也有几百米平方的空间。

    工业党和庄园的护卫在大厅里摆开了阵势,厮杀在一起,整个大厅,像是一座古代战争的雕像群,尖锐的武器,充满蒸汽朋克风格的枪支,狰狞的表情,愤怒的动作,以及死亡的绝望。

    探险小队在其中用白色的粉尘画出来了一条通道,这是已经探明,地面上没有机关的区域,庄不远小心翼翼地沿着粉尘来到了大厅的尽头。

    两个格外魁梧的六臂龙人全身被刺成了筛子,却仍然死死拦在了最后一座大门之外,大门紧闭,并没有打开。

    看着两个六臂龙人,徐建飞叹了一口气,郑重地行了一礼。

    一路走来,太多震撼人心的景象,面对入侵者,蓝石叶庄园的守卫者们坚守到了最后一刻,让人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寸山河一寸血”。

    不管庄园主的时代是否腐朽,也不管庄园主是否压榨自己的仆从、护卫,至少这些仆从们,将这片土地当成了自己的家园,宁愿死,也要保护它。

    而庄园的仆从们,此时却更加感同身受。

    想想看,如果有一群工业党跑来,要杀死庄主的话,他们会怎么办?

    虽然我们家的庄主又蠢又笨又无聊,还喜欢打人脸,但那也是我们的庄主啊,只有我们能骂他蠢,只有我们能调侃吐槽他,别人谁都不行!

    就算是死,也要保护庄主!

    不知不觉间,庄园的仆从们竟然感受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忠诚度提升了不少。

    众人心神激荡时,就看到庄不远走了过来。

    “庄主,这里的门被封死了。”

    三瞳人冈保眯着眼看了一会儿,道:“这门很特殊,看不出来机关在什么地方……”

    三瞳人的视力,也不是万能的,这世界上也存在能屏蔽他们视力的东西,虽然很稀少罕见,但是庄园主们显然不缺这个。

    庄不远卷了卷袖子:“我来看看!”

    “庄主小心点,说不定还有什么别的机关!”

    仆从们赶快提醒道。

    庄不远来到了门前,左右看了看,就看到两扇门上,一样雕刻着庄园主靛昘的丰功伟绩,左侧是他撕裂一只猛兽的腹部,右侧是脚踏战争巨犬,双眼霸气地看着前方,极具威势。

    看到那眼神,庄不远顿时不爽了:“你神气什么?庄园还不是被人攻破了?看毛看,给我开门!”

    啪一声,庄不远的巴掌就飞了上去。

    仆从们对望几眼,以手加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果然,还是这招!

    庄主你还能更蠢一点吗?

    “庄主,那只是浮雕!浮雕!”徐建飞实在是看不下去。

    一只浮雕,你打人家的脸干啥?

    庄不远充耳不闻,巴掌如飞一般打了出去,然后众人惊讶的发现,浮雕上的靛昘,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个巴掌印,看上去真是格外搞笑。

    等等,巴掌印?

    他们刚才可是用了各种办法,也没能把这门打开的。

    庄不远的巴掌疯狂打下,门上的石像在扑簌簌地掉落灰尘。

    “竟然……真的管用?”仆从们开始大声呼喊:“庄主加油,继续打!”

    “庄主打死他!”

    “就这样,继续打!”

    “庄主神威,铁掌无敌!”

    这世界上,没有庄不远打烂的脸,如果一巴掌不够,那就再来一巴掌!

    庄园的仆从们在后面鼓掌加油,庄不远在前方挥掌如风,整个庄园的画风,就这样被庄不远永远地带偏了。

    过了一会儿,庄不远的挥掌速度慢下来了。

    仆从们都很纳闷:“庄主,您怎么了?继续啊!”

    “对啊,我们正看得开心呢!”

    庄不远双手耷拉着:“还打?我胳膊都累得快抽筋了!”

    众人看向了那扇大门,靛昘的脸已经被打出了一个大坑,可问题是……

    这门到底有多厚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打穿啊!

    别人挖墙靠蓝翔,庄主挖墙靠打脸啊!

    “庄主别气馁。”

    “庄主我给您揉肩膀。”

    “庄主,一鼓作气,再接再厉!”

    “说不定庄园主之心就在后面,庄主再加油!”

    庄不远突然觉得,打脸一点也不好玩!

    妈妈我已经玩腻了,打脸太累人了!

    ……

    流放纪元,三城十镇之一的铁石镇,突然想起了警钟,卫兵们一阵兵荒马乱,城墙上,巨大的爆裂投枪调转了方向,指向了天空中飞来的那一群黑压压的战争巨犬。

    “盗团来袭!所有人上城墙防守!”士兵们迅速集结起来,然后卫兵队长对着天空中,警告性地开了一炮。

    铁石镇是一座坐落在废弃庄园里的小镇,由无数的矿洞和铁匠铺组成,到处不断冒出来滚滚的浓烟,而构成它的最主要人口,就是那逊利亚人,这里是整个流放纪元最大的军火供应商和机械巨犬的制造基地,不过整个流放纪元资源极其贫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只能在浩瀚无尽的空间里到处流浪,搜集资源,只有极少数格外富裕,又或者年老体弱的那逊利亚人,才会在铁石镇定居下来。

    但这并不代表铁石镇的人好惹,那逊利亚人都是一副刚烈脾气,即便是老胳膊老腿,也不好对付。

    更不要说,这里常年都有一支精锐的护卫驻扎。

    面对这如同刺猬的铁石镇,即便是黑三角盗团,也不敢造次,距离远远地就停了下来。

    然后一只战争巨犬挂着白棋来到了城头附近,一个苍老的堕落龙人走了出来:“我们不是为了入侵而来,我们想要求见智者!”

    “这里没有什么智者!”守卫们对望一眼,然后道,“我警告你们立刻退走!如果你们再向前一步,我们那逊利亚人不惜开战!”

    “年轻人,你太年轻,让你们的长辈出来。”那堕落龙人道。

    “我说了,这里没有什么智者!快滚!”

    “年轻人,请耐心一点,否则会死很多人。”老堕落龙人咧着嘴,狰狞一笑,“相信我,你们不会想和我们黑三角盗团开战的!”

    “你倒是可以试试!”这名年轻的那逊利亚人战士毫不畏惧,指挥着架在城墙上的爆裂投枪对准了天空。

    他的身边,很多年轻的守卫,呼吸急促了起来。

    年轻人总是想要用战争来证明自己,作为最早反叛庄园主的那逊利亚人,他们从来不缺少勇气。

    但是无畏的流血,是没有意义的。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这里交给我吧……你去把建伯叫来。”

    “长老?”

    “快去。”

    建伯?

    守卫队长一脸的懵逼,但是长老下了命令,他又不能不听。

    建伯,为什么是建伯?

    守卫队长是认识建伯的。

    铁石镇里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那逊利亚人,但还有一些其他种族生活着,建伯就是其中之一。

    从守卫队长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他就是铁匠元老会的守门人了。

    而他听自己的父亲说,他的父亲、父亲的父亲,都认识建伯。

    一路来到了铁匠元老会,守卫队长拍了拍窗户,大声问道:“建伯呢?”

    “建伯?他还没上班……啊,来了!他来换班了!”

    守卫队长转过头,就看到一辆极其奢华的马车,停在了铁匠元老会的门口。

    然后守卫队长就看到建伯从车上下来了。

    建伯又高又瘦,全身上下没有二两肉,像是一个骨头架子。

    他身上穿着一套很旧的守门人制服,风一吹就飘飘荡荡的,好像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衣服。

    而他坐的那辆马车,更像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

    在铁石镇,几乎所有人都是乘坐机械巨犬的,乘坐马车的人本就很少。

    而这么奢华的马车,更是极少看到。

    偏偏这么一个守门人,至少有十辆这么奢华的马车,似乎每天都要换一辆。

    “啊,建伯今天去西郊矿场打地鼠去了。”另外一名守门人看到建伯,道。

    “你怎么知道?”守卫队长纳闷。

    “建伯坐这辆银色羽翼的时候,一定是去西郊矿场打地鼠;如果你看到建伯乘坐金色光华,那就是去山顶晒日光浴了……”

    妈卖批,守卫队长表示想要骂人!

    一个守门人,为啥那么有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