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二二章: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在庄园成就系统里,是这么描述这个残暴向技能的:

    “庄园主的残暴打脸:庄园主攻击技能,不论任何时候,庄园主都可以气势惊人地掌掴对方,通过可怕的气势,让对方失去躲闪和反抗的能力,命中率极高,对敌人造成身体和心灵上的残酷打击。完成‘残暴的打压’成就之后解锁。”

    严格来说,这不能算是纯物理攻击,还带着“精神攻击”的属性。

    不过和庄不远的什么残暴审视之类,纯精神攻击的技能比起来,这技能已经算是难得的近战物理攻击了。

    在技能解锁的刹那,庄不远觉得自己的双手一热,似乎有一股暖流涌入,他的双手似乎有了自己的生命似的,恨不得立刻找个人的脸暴打一顿。

    庄不远努力抑制自己的这个冲动,两手抄兜坐了下来。

    突然摸到口袋里的那张“执事卡”,他连忙掏出来执事卡,悄悄对坐在角落里的徐念武一照,顿时心中大喜!

    徐总身上徒劳的叛逆线已经消失不见了,现在的徐总身上是一圈亮莹莹的绿色!

    经过了这么多的波折,终于可以把徐总收到庄园里来了!

    庄不远差点泪流满面。

    不容易啊!

    如果我在解决单身的问题上也那么努力的话,庄园里现在怕是已经有一打少奶奶了吧!

    其实,庄不远最初想要收徐念武,是因为徐念武是一个很难对付的竞争对手。

    那时候的庄不远,还只是一个刚刚得到庄园的小透明,而那时候的庄园,也只是庄园小院,屁大点地方。

    徐念武凭借自己的魄力,用一揽子420亿的隧道工程,把庄不远的眼界,提升到了“百亿”这个级别。

    那是庄不远第一次正视“百亿”这个数字。

    一个人往往可以从自己的敌人那里学到更多。

    可以说,在商战这方面,徐念武算是庄不远的“半个老师”。

    现在,徐念武已经是庄不远的手下败将,很难再当他的对手,但庄不远坚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更何况是一个如此成功的人。

    而更让他在意的是,刚才徐念武所说的“工业之门”。

    正如徐念武所说,在工程和工艺领域,“工业之门”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最让庄不远纳闷的是,徐念武提到这个名字之前,庄不远竟然从来没听过这家企业。

    在网上查了查之后,庄不远发现这家公司是一家非上市公司,没有任何的民用产品,诞生三百年之后,一直在不愠不火地发展,从未有出格之举。

    特别是在近几十年,随着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发展,这些根植于传统,致力于工程和工艺的公司,已经渐渐被主流社会所不见。

    人们耳熟能详的,是和他们直接接触的各种公司。

    几乎所有人都对梨子、大米、花朵手机耳熟能详,但只有少数对手机比较了解的人,才知道低通、美光、西芝、健宁,再然后,而又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再向下旭化成、三美电机、胜美达……又有多少人知道?

    又或者人们知道这些手机,可谁知道手机的生产线是谁生产的?生产线的技术是谁提供的?生产线的工艺问题,是谁解决的?

    工业之门,就是这样一家根植在最上游的公司,它们是“公司的公司”,只和公司做生意。

    譬如和州建集团合作的新型隧道掘进机。

    庄不远心中,对这个“工业之门”很是好奇,但更多的是因为“工业”和“门”两个词结合在一起时,触动了他的神经。

    不会和工业党有什么关系吧……

    我是不是想太多了?

    庄不远低头沉思的时候,会议室里一片忙乱,很多人都在打电话,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实在是太劲爆了,让他们不得不快点消化掉。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会议室里才又安静下来,一名投资商站起来,问道:“刚才刘总您说,这位小庄总要以技术入股,占据22%的股份?”

    “没错。”刘国俊点头。

    众人彼此交换了目光,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不满。

    “只是以技术入股?庄总的那条隧道,以及后续的开发,会不会也并入寰州开发?”

    “不会。”刘国俊道。

    如果刚才还是不满的话,现在就已经要炸掉了。

    “为什么?”一名投资商拍案而起:“只是技术入股,就能占22%的股份?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吗?这是哪里的规矩?22%的股份,把他们的那条隧道和开发区都并入进来才差不多!”

    “就算是把那条隧道的后续开发也并入进来,也不值22%啊!咱们寰州开发,是要建设虚城的新城区,新中心,新心脏,而他们的那个是什么啊?动物园?游乐场?这能比吗?”

    “就是,只是技术入股,3-5%,不能更多了。”

    “是啊,22%也太夸张了,凭什么?”

    一群人群情激昂,对庄不远怒喷。

    “凭什么?”庄不远咧嘴一笑,“就凭我能让你们的所有规划一文不值,信不信明天我就能通车?”

    一句话,把众人噎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有人悻悻说了一句:“你说你能……你就能啊……”

    庄不远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你说我能不能?

    你觉得我愿意入股寰州开发?

    入股寰州开发,还是贾业廉的条件。

    贾业廉帮庄不远找到最合适的打脸时机,完成“残暴的打压”,拿到“庄园主的残暴打脸”技能,条件就是让庄不远入股寰州开发。

    技术入股的形式,也是贾业廉建议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算是贾业廉在向庄不远交“保护费”。

    而贾业廉和刘国俊先后两任董事长,难得在这件事上产生了共识。

    被庄不远噎回去之后,那投资商悻悻道:“无论怎么说,22%还是太多了,顶多10%,而且,这股份不能从我们的股份里出。”

    “没错,这都是徐总的锅,是州建集团的施工技术太差!”

    “从州建集团的股份里扣出来10%……”

    “这么说来州建集团完全也没什么贡献了,州建集团的股份,是不是也要重新分配一下?”

    商业战场之上,从来没有什么温情脉脉,刚才还一副徐总死忠粉的众人,瞬间就恨不得把徐总直接分而食之。

    在一片声讨之中,徐念武默默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看到徐念武落寞的背影,庄不远顿时心头火气。

    妈卖批,老子的仆从你也敢欺负?

    而且,老子的股份,你说吞也敢吞?

    找打是不是?

    在庄不远想要打人的念头刚刚生出来,他的右手,就已经不受控制地飞甩了出去。

    那一瞬间,会议室里的灯光猛然一暗,就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怪兽从天空俯冲而下,遮蔽了所有的光线。

    庄不远的右手,超光逐电,速度似乎可以撕裂空间,划过了一道玄妙的轨迹。

    “啪”,一声格外响亮的耳光声响起,站在庄不远面前,那带着金丝眼镜,穿着名贵西装,精英模样的男人,脑袋瞬间歪了六十度,然后脑袋带动脖子,脖子带动全身,在原地一个旋转,格外妖娆地侧倒在地。

    脑袋嗡嗡之中,他茫然地侧躺在地上,泪眼朦胧地看着庄不远,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怎么回事?

    我好像被打了?

    为什么好委屈?

    为什么眼前这个人好可怕?

    妈妈我好怕,我想回家!

    下一秒,这位投资人突然嚎啕大哭。

    全场沉寂,就连庄不远都愣住了。

    他看看贵妃侧卧姿势半躺在地上大哭的投资人,再看看自己的手。

    咦,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好像打人了?

    “你……你怎么能打人?混蛋!”终于,一名坐在庄不远身边的投资人反应了过来,指着庄不远怒骂。

    他的声音还没落下,庄不远的另外一只手,就像是被一股力量牵扯着一样,反手甩了出去。

    “啪”一声脆响,这名投资人的脑袋,变成了逆时针60度,然后在空中一个华丽的720度转身,咚一声摔在地上,趴在地上哭得泣不成声。

    妈妈,宝宝好委屈,宝宝好伤心,宝宝想哭,宝宝想回家……

    “你……”另外一个投资人吓得向后退了一步,指向了庄不远,他这一指不要紧,就跟竖起来避雷针一样,瞬间庄不远的右手像是被吸引了,直直追着他甩了出去。

    庄不远在空中一个腾身,右手一巴掌甩了出去,打得这个投资人一个后滚翻,趴在了会议桌上,捶胸顿足哭了起来。

    “啊!”桌上的茶水被打翻了,滚烫的茶水泼出,顿时引起了一阵惊叫。

    而在那一瞬间,庄不远宛若闪电一般,翻滚上了会议桌,双手如千手观音,只见整个会议室里,全都是他的手掌影子,会议室里人影上下翻飞,每个叫出声来的,几乎不分先后,被他一人赏了一巴掌,在空中以各种姿态飞了出去,咚咚咚落了一地。

    一个坐得比较远的投资人被吓呆了,他张嘴想叫,庄不远眉头一皱:“别叫,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叫了打你哟!”

    “救……喵?”那投资人下意识地叫救命,叫了一半,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最后那声“命”像是猫叫一般可怜。

    但是已经晚了,庄不远的右手,已经电闪而出!

    “啪!”一声响,投资人飞离地面一米多高,又撞到了一个人身上,那人拼命想要忍住,却还是啊一声叫了出来,庄不远眼神一冷。

    我说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你们为什么要叫!

    看我庄园主的残暴打脸!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