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一五章:庄园主的“仁慈”抹杀
    虽然现在情况危急,但是林涵还是闭上了眼。

    她信任庄不远。

    虽然听不懂庄不远的话,但是看到林涵闭上眼,黑人中锋还是嘿嘿笑了起来:“还算是识相,既然挣脱不得,不如闭眼享受,bit……”

    他话声未落,突然愕然抬头,向庄不远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庄不远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张卡。

    一张漆的卡片,上面写着一个玄奥的,他完全看不懂的文字。

    而那张卡片,散发着一股他完全无法抵御的力量。

    “给我……给我!”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林涵,一把抢过了庄不远手中的卡牌。

    刹那间,无数的信息流入了他的大脑,他猛然转头,瞪向了庄不远。

    “你这是什么邪术,什么东西,滚出我的脑袋……”

    在黑人中锋接受庄不远的身份卡时,庄园也提醒庄不远:“仆从的忠诚度为叛逆!是否将其抹杀?”

    中锋挥起拳头,向庄不远的脑袋打了过去:“去死!”

    然后他就看到庄不远笑了。

    路灯和树影之下,庄不远的笑容,显得格外狰狞。

    “你他妈笑什么!”

    庄不远一咧嘴。

    明明只是一个微笑,但那一瞬间,中锋却觉得自己面前的,是一条怪兽。

    半龙半树,通体银白,高高在上,宛若洞悉一切的神祗。

    然后他听到庄不远只说出来了一个字:“是!”

    是什么?

    什么也救不了你!

    他的拳头已经狠狠地打在了庄不远的脸上。

    但是什么也没发生,他发现自己的拳头,直接穿过了庄不远的脑袋。

    就像他的身体是一个虚影。

    庄不远的身躯,却越变越大,越变越大,直到变成了顶天立地的恐怖时间图腾。

    庄不远的双眼俯瞰下来,眼神之中,时间飞逝,宛若洪流,冲刷着天地间的一切,也冲刷着他的身体,他的存在。

    而在这恐怖的洪流之中,他的身躯,像是一道道光点一样,逸散开来,汇入了这洪流之中。

    而他的记忆,开始倒流,瞬间他回到了白天的比赛现场,回到了昨天和绿魔队的决战,回到了来到州内之前,回到了加入球队时,回到了在底层社会苦苦挣扎时,回到了毒虫父亲死亡时,回到了刚出生时,然后一切归于虚无。

    “啪”一声,就像是肥皂泡破灭的声音,却连点水汽都没有留下。

    一个身高两米多,曾经在赛场上叱咤风云的顶级篮球明星,就此消失不见。

    林涵慢慢睁开眼睛:“庄主哥哥?”

    她的眼前,只有庄不远站着。

    黑人中锋已经不见了。

    庄主哥哥干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那个黑人中锋呢?

    “他吓跑了。”庄不远微笑。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抹杀的效果如何,这还是他第一次抹杀别人。

    他很惊讶,在抹杀了一个人之后,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我果然是一个残暴的庄园主!

    就在此时,庄园提示庄不远:“恭喜残暴的庄园主,您完成了仁慈向成就:‘仁慈的安息’。”

    唉?什么?仁慈向?

    “仁慈的安息:不尊敬和服从庄园主的仆从,是没有资格存在的。您仁慈地赐予他们永恒的安息。”

    庄不远:……

    抹杀别人,还说是仁慈?简直了!

    庄园主的世界观,简直是无法理解。

    “激活仁慈向成就链:‘仁慈庄园主的自我修养’之一‘仁慈的抹杀’,抹杀10名不服从的仆从,当前完成度1/10。”

    “仁慈的抹杀:抹杀毒瘤,就是对这个世界最大的仁慈,恭喜仁慈的庄园主,您抹杀了荼毒世界的毒瘤,这个世界感谢您!当前完成进度1/10.”

    还可以这么说的吗?

    庄不远觉得自己的世界观,也是扭曲的不成样子了。

    还有这个“仁慈庄园主的自我修养”,又是什么鬼!

    庄不远好不容易消化掉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问林涵道:“林涵,你没事吧。”

    “没事……”

    “那我们走吧……”庄不远抬头看向了对面的酒店。

    啊,幸福的时刻即将到来,我心跳的好快,我该怎么办!

    “庄主哥哥……我们回去吧……”林涵却压低了声音道。

    “啊?……啊!”庄不远差点给自己一巴掌,一个女孩子,刚才遇到了那种事,心理肯定会有阴影的,这种时候你还在想什么。

    庄不远啊庄不远,你不但是个怂货,你还是是个渣男!

    “那个,庄主哥哥……对不起……”林涵低头道,“我果然……还是太弱了,没办法保护庄主哥哥!”

    “啊?”

    “多谢庄主哥哥晚上陪我约会,这是我最开心的事!但是我要变得更强,才能配得上庄主哥哥!”

    “啊?”

    “我会变得更强,任何人都别想在我面前伤害庄主哥哥!到时候我会再约庄主哥哥出来!庄主哥哥,你等着我!”

    “啊?”

    用“这里的山路十八弯”都无法形容庄不远此时的心情。

    这到底是什么逻辑,什么转变!

    庄不远很想说,涵涵妹子啊,你不用对自己要求那么高!

    庄主哥哥不用你保护,庄主哥哥会保护自己,也会保护你的!

    但是林涵已经帅气地一甩头,去扶自行车了。

    那一瞬间,庄不远对那个突然蹦出来的黑人中锋恨得牙痒痒的。

    直接抹杀,果然是太仁慈了!

    我要把你挫骨扬灰才对!

    “走吧,我送庄主哥哥回去!”林涵扶起自行车,拍了拍后座。

    林涵在前面蹬啊蹬,庄主的眼泪在后面飘啊飘……

    两个人刚刚离开,徐建飞从阴影里钻出来,冈保从下水道里探出头来,毦笪从树上倒挂下来……

    “这个愚蠢的庄主!”

    为什么我们的庄主会那么蠢!

    ……

    虚城,某酒店,领队疯了似地找了黑人中锋好几圈了,却没见他的人影,到后来不得不去前台询问。

    “我们没见到啊……”前台纳闷。

    “就是那个个子特别高的,住在3323房间……”

    “对不起,先生,你们一共只来了14个人,没人住在3323房间啊。”

    领队要疯了,你特么在开玩笑?

    他对前台发了一通脾气,然后打电话回坚果州汇报:“老板,不好了,杰里擅自离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联系不上他……”

    “杰里?你在说什么?我们哪里有叫杰里的球员?”

    “杰里啊,我们的中锋……”

    “我们的中锋不是卡尔吗?你疯了?”

    卡尔?卡尔明明只是一个板凳队员啊!

    领队晕乎乎挂了电话,然后问了一圈自己的队员:“你们谁见到杰里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队员明显记得杰里,看来绝对不是他的记忆出错。

    “我有杰里的兄弟的电话,说不定他能联系上杰里……”一个球员拿出手机。

    其实杰里在球队的人缘并不好,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他。

    “杰里?那是谁?你为什么打我电话?开什么玩笑!”那边,杰里的兄弟,啪一声挂了电话。

    “这怎么回事?”领队要疯了,“对了,我还有杰里父母的联系方式……”

    领队又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几分钟之后,一群人都要疯了。

    就连杰里的父母,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就像是杰里从来不存在一样。

    可杰里明明存在啊!

    就在半天之前,他们还一起打了球!

    就在刚才,他们还一起借酒浇愁!

    为什么一眨眼,杰里的存在,就好像完全从世界上被抹去了?

    他们疯了一般,和自己的朋友,同事、打过球的对手打电话,向他们求证杰里的存在。

    但是所有人竟然都不知道杰里的存在。

    记得杰里的,只有他们十四个人。

    就像是他们十四个人,被困在了一座记忆的孤岛。

    时间久了,就连他们都觉得不自信起来……

    难道,杰里真的不存在?

    我们在集体发梦?

    庄园里,庄不远也很纳闷。

    所谓抹杀,难道不是抹去一个人所有的存在感吗?

    为什么庄园的仆从们,以及女篮的妹子们,都还记得那个可恶黑人中锋的存在?

    会不会有警察叔叔来找我啊?

    他打开了手机,查到了红杉队的网站,查看了一番红杉队队员名单、在网站上贴出来的各种活动照片,甚至红杉队的往日比赛集锦,却完全没见到这个人的身影。

    这个人,确确实实被从时间的洪流里抹去了。

    “唔……似乎只会影响部分人的记忆?为什么会这样?”庄不远瞪眼,好神奇的抹杀!

    庄不远并不知道,这一切都因为他。

    如果时间是一条长河那么庄不远,就像是河流里露出水面的礁石。

    他分开时间的洪流,宛若中流砥柱。

    被他抹杀的人,就像是一朵刹那间出现,又刹那间消失的浪花。

    只有在浪花出现的那一刻,站在礁石上的人,才记得这朵浪花的存在。

    也就是说,只有同时接触过庄不远和黑人中锋杰里的人,才记得他曾经存在过。

    杰里确实存在过,他只存在在当初五棵枫体育馆的那些人心中。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浪花存在的证据,会越来越淡薄,终将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埋藏在每个人的记忆深处。

    时间,会抚平一切。

    这就是时间,世界上最伟大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