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零八章:奇幻人生
    牛山镇,清晨。

    一大早,民警李武星就从宿舍的床上爬起来,收拾好东西,穿上制服,直奔所里,最近李武星几乎天天加班,早上加,晚上加,住所已经完全变成了旅馆,只是回来睡个觉了,有时候甚至就直接睡在办公室里。

    有时候,李武星觉得自己简直累成狗,感觉身体被掏空。

    不过李武星也一直咬牙撑着,毕竟最近大家都很忙,同事们大多有家有业,都没有叫苦叫累,他最年轻的一个,怎么能退缩?

    但回头看来,李武星也很有成就感。

    这一个月来,牛山镇的人流量,增长了何止十倍?

    先是老庄叔的祛病酒突然火爆了一把,引来了无数的人排队购买祛病酒,紧接着幻山大隧道通车的消息,引来了投资客,再然后,老庄叔家门口的“葡萄藤穹顶”和“五棵枫体育馆”的建成,吸引了路人游人的关注,这鸟不拉屎的牛山镇,突然之间,成了旅游线路上的热点。

    特别是五棵枫体育馆,和树木融为一体,宛若天成的体育馆,视觉效果实在是太震撼了,在网络上,已经有“州内最美体育馆”、“州内最美建筑”等各种盘点,使其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网红建筑。

    而最近牛山镇中学的施工,不知道为什么,也引来很多人围观。

    面对突如其来的流量增加,在牛山镇各种基础设施都不完善的情况下,以同样的警力,保证十倍的人流量不出问题,简直是一个奇迹。

    特别是当初暴雨之夜,牛山镇的优秀表现,也给他们赚了不少印象分。

    但是,总是超极限的工作,对人的负荷实在是太大了。贾所长已经向上级请求了好几次支援,今天终于又有几个新入职的学弟加入牛山镇派出所,成为派出所的新生力量。

    啊,终于有学弟们加入,终于不是所里最小的小字辈了,李武星想想就觉得很开心。

    早上到了所里,好不容易捱到了上班,就看到贾所长带着几个嫩的能掐出水来的年轻警察走了过来。

    象征性的训话之后,贾所长道:“小李,你带着小刘,帮他熟悉工作。”

    然后又对小刘道:“你跟着李武星,别看这小子比你们大不了两岁,可也已经是受过表彰的人了巴拉巴拉……”

    李武星脸红了,道:“所长,提这个干吗?那都是所里的同事们让着我……”

    他不好意思啊。

    “好了,别不好意思啦,快带着小刘去上班吧。”贾所长拍了拍李武星的肩膀,然后又啪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李武星的屁股上。

    啪一声响,李武星痛得向前一跳,所长你真狠啊,好痛,你这是要职场骚扰吗?

    贾所长那个恨啊,我把我自己的表彰名额都让给你们了,你们倒好,竟然给我来了一个在台上忘记转身,屁股对着观众?你们丢死了咱们牛山所的人了好不好?

    这事儿,贾所长能恨好几个月。

    ……

    揉着自己的屁股,李武星带着憋着笑的小刘来到了牛山镇中学警务室。

    最近这段时间,这里才是工作重点。

    警务室不大,却有三个民警在,李武星刚刚给小刘介绍了一下,警务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然后几个保安模样的人,带着好几个人走了进来:“又抓到好几个想要闯进去的人,快点接收一下!”

    新人小刘纳闷地看着几个被保安抓到的人,看起来都不像是坏人,有的背着大包小包,有人拿着长枪短炮,还有人背着画架……

    然后他就看到李武星轻车熟路地走到了几个人面前:“你们是学什么的?学建筑的一号桌、学摄影的二号桌、学画画的三号桌,其他人四号桌。”

    几个彼此对望几眼,就乖乖到了编着号的几张桌子前,开始做笔录。

    小刘一脸懵逼:啊啊啊?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这些人是干什么的?犯了什么事?

    小刘被李武星安排到了一号桌,坐下来就看到桌面上摆着几个文件夹。

    “小刘,帮他们做个笔录,用1号文件里面的表格。”

    小刘拿出来了表格,按着上面的内容提问道:“姓名?年龄?性别?你是哪个学校的?”

    “虚城建工。”

    “建筑系还是土木工程系?”

    “建筑系。”

    “老师还是学生?”

    “讲师。”小刘抬头看了一眼,暗中摇了摇头,唉,这年头,就连大学的年轻讲师,都要铤而走险,走上犯罪道路了吗?

    “为什么要闯入施工现场?”念这句的时候,小刘神色严肃,甚至是恨不得拍桌怒吼,震慑一下违法犯罪分子。

    “就是想看看。”

    想看看?想看看就可以非法入侵了吗?啊,想看看就可以无视法律法规了吗?

    你看看,你都被人家保安扭送到警务室来了!

    “你知道这是违法的吗?”

    “知道。”

    知道?竟然还回答的那么淡然?

    “这是你几次闯进去了?”

    “第三次了吧,有次你们没抓住我,其实是四次。”

    嘿,不但不羞愧,竟然还以犯罪事实为傲?

    你可知道你面对的装可是一个人民警察,身上的警徽就代表了法律和秩序!

    正义感的小刘顿时加大了音量:“说,你都干了什么?唵?干了什么!”

    还自主自发地加上了语气词。

    “我先绕过了门口的保安。”

    “嗯,然后呢?”

    “然后我在门口跪了一会儿,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唱征服……”

    为什么?啊,为什么?

    “什么?”

    “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了藏好的毒……”对方唱起来了。

    “什么?服毒?”

    “那是歌词,你们年轻人可能没听过。”

    “哦……”小刘纳闷,“然后呢?”

    “然后我就开始发朋友圈自拍,哈哈哈,我终于在五棵枫体育馆里面自拍了!哈哈哈,我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洗礼,感觉自己已经升华,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圣光,圣光忽悠着你!”

    小刘吓了一跳,这还是个邪教徒?

    “然后呢?”

    “然后我就打算和人干架!”那年轻讲师道。

    “为什么?”

    “你不知道,炒作党必须死,五棵枫是神迹!所有说五棵枫只是炒作的人,都要血溅五步!”

    小刘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我去,这还是个暴力犯罪分子!

    “然后呢?”

    “我和其他几个人干架的时候,就被保安抓住了,被丢到这里来了。”

    “这……你怎么能这样?暴力冲突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怎么不能,出去我要干死所有的炒作党!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李哥!”小刘的声音都颤抖了,他觉得太刺激了,入警第一天,就遇到了这么刺激的事。

    这……这活脱脱是个恐怖份子啊!

    李武星纳闷地走了过来:“怎么了?”

    “这事儿太大了,我处理不了……”

    几分钟之后,李武星教育了那人几句,叮嘱他非法闯入是不对的,然后就把他放走了。

    小刘都震惊了,这就把一个潜在的恐怖分子放走了?

    这些前辈们的敏感度呢?正义感呢?

    黑幕!这是赤裸裸的黑幕!

    李武星都无奈了,这届的新人,怎么连个网友撕逼约架都处理不了!

    这届的师弟不行!

    没办法,手把手教吧……

    李武星又教了小刘一遍,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人坐在了小刘的面前。

    “这五棵枫体育馆就是炒作出来的,我绝对不信这世界上有这种施工方式!”

    “我告诉你,我已经发现了决定性的证据,我出去就要干死他们,什么五棵枫是神迹,这么大的五棵枫树,竟然被凿洞开孔,硬生生嵌入了这么多的板子,变成了一个体育馆,那么大的树啊,得长了多少年?”

    “他们有没有想过,这种施工方式,对树木的伤害有多大?你看那些树木,明明是同一个季节,竟然出现了完全不同的生长周期,这一定是他们的施工中,对树木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导致了植物的生长激素紊乱。为了一点小小的噱头,竟然如此破坏几株上百年的大树……这样的施工方式,竟然敢自称是环保建筑?是融合人与自然?是新一袋建筑物的代表?是开创新一代建筑的祖师?我呸!警察小哥,我告诉你,我虽然进来了,但是我绝对不后悔,我不会道歉的!”

    我去,这是个环保恐怖分子,而且还冥顽不灵,简直可怕!

    一天下来,小刘处理了超过十个各种各样理由,各种各样意见的,激动的学建筑的非法闯入者。

    然后他也从一开始的激动震惊,到后来的无奈麻木……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读书人的学术之争,怎么能打架呢?

    你们在网络上撕撕逼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搞非法入侵,要肉身朝圣呢?

    一天下来,到了换班的时候,小刘觉得自己要疯了。

    李武星笑眯眯地问他:“今天一天感觉怎么样?”

    “啊,感觉身体被掏空。这一天处理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当初听说自己被分到了牛山镇这种小镇上时,还以为会处理什么东家长西家短,上吊婆婆大闹不孝儿媳,出轨丈夫怒斥小三之类的奇葩事呢。

    “恭喜你,你已经感受到我们最大的感受了……”李武星还是笑眯眯的,但是那两行泪,止也止不住啊。

    第二天,小刘被换到了隔壁学摄影的桌子,处理了想要爬上枫树自拍的,想要爬上五棵枫顶部自拍的,想要趴到五棵枫地板上自拍的……

    第三天,小刘又换到了学画画的桌子上,处理了明明是红色却非要画成绿色的,明明是红色却非要画成金色的,以及明明人家是五棵枫,却要画成漫天星辰的各种流派……

    第四天……第五天……

    小刘觉得自己当警察之前,所幻想的各种波澜壮阔,各种艰难险阻,全都只是美好的梦想,他发现自己就处在一群又一群的撕(sa)逼群众当中。

    而现在,他已经可以和建筑学的人讨论一下亚建公司的“融合式施工”到底是建筑学的进步,还是材料学的进步。是归属于植物学,又或者是归属于工程学了。

    他也可以和摄影系的人讨论一下灯光、快门、光圈、角度,以及自拍的三十六种时机。

    他还可以非常专业地告诉搞艺术的,不能因为“这体育馆的材料色彩特漂亮”就拿着工具想要撬一块下来,贴在画板上,就当是自己的画作,也不能从工地偷一块模板,拿回去摆在灯光聚焦的台子上,就说这是现代雕塑……

    总之,小刘以最快的速度融入了工作,又以最快的速度失去了激情……

    一天下班,小刘问李武星:“李哥,这一天天过的是什么日子啊,为什么不发生点什么大事啊……”

    “你这种想法要不得啊,你们年轻人,整天想要搞个大新闻……”李武星伸了个懒腰,“真要是来了什么大事,不得累死你……”

    “累死也比整天处理这些撕逼的事儿好啊……”小刘表示,宁愿当一个有追求的累死鬼。

    或许是因为他的愿望太强烈了,第二天早上,还不到四点,他就被李武星从床上踹了起来:“快起床,所长让我们去加班!…”

    什么?加班?让那些只知道撕逼的非法闯入者见鬼去吧,我要再睡五分钟!

    “这次有大任务,快点,我们要配合其他人布置好安保!你个乌鸦嘴,果然有大事…”

    安保?小刘顿时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这是要有大人物来?

    果然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整个牛山镇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特警防暴车就停在不远处,持枪的特警站岗。

    折腾到早上八点钟的时候,两辆玻璃一片黑的大巴驶入了小镇,然后大巴车在五棵枫体育馆前面停下,车门打开,一群身高特别高的,黑的、白的、黄的、棕的各种肤色的人,从车上下来。

    小刘是个篮球迷,在看到这几个人的时候,猛然一个激灵。

    “NBA?绿魔队?我去,绿魔队怎么会来这里?”小刘的两腿一软,差点跪了。

    州内赛?州内赛不是早就定下了在虚城体育馆了吗?怎么会来这里?

    小刘觉得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奇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