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零六章:庄主把棒槌惹哭了
    庄园里,庄不远正在和砣人石匠棒槌正在吵架。

    其实两个人已经吵了好几天了。

    而庄不远的主人房,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盖起来。

    砣人石匠棒槌,全身是由几十块大大小小的圆石头组成的,站起来大概五六米高,此时它坐在地上也有两米多高,叉开双腿,伸出手在地上摆弄一些石块。

    它的手指也十分粗大,但是摆弄石头的时候,却格外灵活,似乎有一种奇特的魔力,不论它如何堆砌这些石子,都能让它们立在原地不会倒下来,他几乎是随意乱丢的石头,就可以自然而然地搭配在一起,这个过程像是魔术一样神奇。

    旁边,几个仆从路过,看到庄不远和棒槌坐在一起,纷纷侧目:“庄主又在和棒槌吵架?”

    “都吵了三天了,还没什么突破啊……”

    “不,今天换了个交流方式,说不定俩人的频段能搭上……”有人指了指棒槌手上石块道。

    满地的石块,在棒槌手中像是变魔术一样,搭起来了一个金字塔一样的建筑,然后瓮声瓮气地指着那石子道:“主人房!”

    棒槌的声音低沉浑厚,像是胸腔中有几十个共鸣腔似的。

    庄不远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金字塔,这东西能住人?金字塔不是给死人住的吗?摔!

    体型差距摆在那里,即便是棒槌用石块搭建的模型,对庄不远来说也很大了,他探头进去,就看到里面几乎是实心的……

    这特么能住人?

    “棒槌,里面的空间要大一点。”庄不远对棒槌道。

    棒槌抓抓脑袋,伸出手,从里面向外掏石块,掏着掏着,金字塔模型哗啦一声倒塌了。

    棒槌呆呆看着眼前倒塌的金字塔,茫然道:“怎么可能?砣人搭建的主人房,怎么会倒……”

    “你掏空了里面的支撑物……当然会倒了……”庄不远以手加额。

    “不怪棒槌,棒槌是最好的石匠!”棒槌摇头推卸责任。

    庄不远翻个白眼:“金字塔不行,你会建别的吗?”

    棒槌想了想又摆弄了起来,不多时一个由巨大石柱撑起来的建筑模型,又出现在了地上。

    “主人房!”

    “这也不是主人房,这是神庙,这某种程度上,也是给死人住的!”

    庄不远无语,这次倒是有点进步,但是……

    他探头向里看了看道:“柱子太多了,而且采光太差!”

    整个古罗马式的建筑,到处耸立着高高的柱子,自己又不是跳钢管舞的,要那么多柱子干啥……

    棒槌又开始嘟囔着拆柱子,拆了半天,神庙哗啦一声又倒成了一地石块。

    “为什么!棒槌是最好的石匠!!”棒槌双手抱头,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为什么会倒?

    “你不能直接拆柱子啊……你就不会更改一下结构吗?”庄不远也开始怀疑人生了,简直和棒槌无法交流!

    “是庄主让棒槌拆石柱的!”棒槌怒斥庄不远。

    棒槌又推倒了神庙模型,过了一会儿,又堆出来一个模型。

    “不,这东西是教堂,这东西也不是给人住的!我不要那么高的窗户,也不要那么尖的顶……”

    棒槌又开始改,果不其然,几秒钟之后,模型又哗啦一声倒了一地。

    “你倒是注意一下结构啊!”

    “结构是什么?能吃吗?”

    “你个蠢棒槌!”

    “棒槌才不蠢!是庄主乱指挥!棒槌是个好石匠!”

    “棒槌是个烂石匠!”

    “庄主才烂!”

    “烂石匠!”

    “哼,反正棒槌是个烂石匠!”棒槌一梗脖子,向后一倒,咔嚓一声,散成了满地的石头,真成了烂石匠了……

    庄不远气得踢了棒槌的脑袋一脚,然后抱着脚嚯嚯呼痛。

    一群仆从们纷纷摇头。

    这俩人还没长大吗?

    果然又吵架了。

    庄不远捂着胸口在一块圆石头上坐下来,气的胸疼。

    已经和棒槌这家伙磨了好几天了,这家伙简直像是石头一样固执,等等,这家伙本来就是石头。

    庄不远发现了,对棒槌来说,搭建石头就像是一种本能,他们能随心所欲地让石块以各种形状堆积起来,一旦他们完成的结构,就稳定的不像话,但他们似乎完全不理解为什么,更不懂什么叫结构,什么叫强度。

    如果这样还好,偏偏他们固执的要命,死活不肯搭建庄不远选中的各种现代样式,翻来覆去只会搭建三种,就是刚才的金字塔式、神庙式、教堂式……

    古代的庄园主们,到底是过着什么水深火热的日子啊!

    这种东西能住人吗?摔!

    这就是庄园主们最倚重的石匠?庄园主时代最强的石匠?

    “简直是个蠢棒槌!”

    “蠢庄主不准坐在棒槌身上!”棒槌还生气了,庄不远屁股下坐着的圆石头猛然滚开,向庄园的一边滚了过去。

    庄不远屁股差点被摔裂了,躺在地上,仰头看着轰隆隆几十块圆石头一起滚走的模样,真是欲哭无泪。

    我这庄园主,真是当的太没成就感了。

    “叽……呜叽~”再一转眼,就看到小福正倒吊在树枝上,对庄不远咧着嘴,露出豁牙笑卖萌。

    “还卖萌,都怪你和大牛!让我现在连房子都没得住!”

    再睡马车,庄不远就要崩溃了。

    “庄主……您别生气。”舯大木走了过来,安慰庄不远道:“其实砣人的性格本来就如此,据说以前的庄园主,也拿他们没办法。”

    这安慰完全不像是安慰,庄不远表示一点也不开心。

    “而且砣人一生中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休眠,生长非常缓慢,棒槌还是一个孩子,他现在顶多和小点点年龄相当,您慢慢教他,他就会了。”

    “啊,还是孩子?”庄不远瞪大眼。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预期偏差了。

    庄不远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天才的工程师,但实际上棒槌只是一个坐在地上搭积木的小屁孩?

    庄不远以手加额,我都干了什么啊!

    他快后悔死了。

    “嗯,成年的砣人得至少有几十米高,据说年老的砣人,能有上百米高,不然如何为庄园主建设雄伟的主人房?”

    “而且,很多的砣人一生只建设一座建筑,一旦建筑修好,他们就会在建筑附近陷入休眠,等到建筑损毁,才会醒来修缮房屋,然后继续休眠……”

    庄不远瞪眼,啥?难道这就是青鸟城下水道里埋着的,用油纸包裹的得意州工程师?

    但一生只是为了一座建筑,这也太可悲了……

    庄园主们,到底把这些生物们驯化成了什么样可悲的生物啊?

    但是再反观人类,不也是如此可悲?

    那么多的人,一辈子都呆在一个地方,日复一日地做着同一件事情,直到终老……

    庄不远摇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了出去,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转身向外走去。

    “庄主,您去哪儿?”

    “找棒槌道歉啊……”庄不远道。

    舯大木瞪眼,身为庄园主,竟然向仆从们道歉?

    这成何体统?

    但是不道歉,庄不远心中过意不去啊,一想到自己刚才是在和一个四岁小孩吵架,庄不远就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棒槌住在庄园的西院外侧,距离杂木林比较近的位置。

    庄不远绕过了西院,就看到西院的院墙后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石块、建筑垃圾、还丢着几个石桌石凳石球石灯……

    棒槌似乎把庄园里所有和石头沾边的东西都搬来了,难怪最近很多东西不见了。

    棒槌正背对着庄不远的方向,坐在一堆乱石上,耷拉着脑袋。

    庄不远走过去,就发现棒槌在哭。

    比葡萄还大的泪水,噼里啪啦滴在地上。

    “棒槌,别哭了,是我不好,我不该说你……”庄不远爬上乱石堆,拍了拍棒槌的膝盖,道。

    “呜呜呜,庄主骂棒槌蠢。”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才是蠢庄主。”

    “呜呜呜,庄主还骂棒槌是个烂石匠。”

    “棒槌一点也不烂,是我烂!”

    “呜呜呜,棒槌的脚都没了,庄主还骂棒槌,呜呜呜……”

    好嘛,越劝,棒槌哭得越厉害了。

    庄不远也没办法,只能轻轻拍打着棒槌的后背,轻声安慰他。

    棒槌的眼泪,打在地上噼里啪啦响,在地面上汇聚了一小堆,一片落叶从天空落下来,飘飘荡荡落入了眼泪里,然后瞬间变成了灰白色。

    “咦?”庄不远一愣,这才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

    庄园的地面,大部分都是肥沃的泥土,随便找地方都能种东西来。

    但是此时地面,却已经变成了一块石头。

    庄不远左右看看,小心翼翼捏起来一片落叶,轻轻点在了棒槌的泪水上。

    肉眼可见的,那片落叶变成了灰色,庄不远连忙松手,落叶落在乱石上,发出了叮一声脆响。

    过了片刻,庄不远伸手捏起了那片叶子。

    入手就感觉和普通的叶片不一样,格外坚硬冰冷,庄不远双手捏住叶片,猛然使力,叶片却是纹丝不动,像是钢铁铸造的一样。

    但这色泽,并不像是金属……

    庄不远拍打着棒槌的膝盖,看着那叶片,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