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九八章:认错态度良好
    骂完贾一坤,贾业廉抬起头,就看到了何助理那张惊诧莫名的脸。

    “呃……我刚才说了什么?”贾业廉纳闷地问道。

    何助理张了张口,不知道该不该复述他的话,贾业廉猛然回忆起来,顿时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摆手道:“你不用说了……你先出去吧……”

    何助理转身离开之后,贾业廉坐在办公桌后面,呆滞半晌。

    若不是刚才突然惊觉,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对庄不远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最初,庄不远在他的眼中,是一个“谦逊有礼知进退的年轻人”。

    在被庄不远的球队干脆利落地打败之后,他觉得庄不远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年轻人。”

    在他的处处打压之下,庄不远奋起反击,甚至可以利用农业联盟的力量,对他展开反制,让他觉得庄不远是个“难对付的年轻人”。

    庄不远和他打对台,竞争隧道开建的红利,和他野心勃勃,用六个字“金融、创新、未来”来概括的“寰州新城”比起来,庄不远拿出来的,却是“生物、生态、生活”这样的理念,又让他觉得这个年轻人简直是暴殄天物,目光短浅。

    什么行业能赚钱,心里没点逼数吗?

    农业能赚大钱吗?啊?能吗?

    不能赚钱的行业,凭什么和我竞争?

    但随后庄不远透露出来的隧道建设速度,又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心生恐惧。

    这不科学啊!

    在董事会和被敲诈之后,更生出了一种自己的命运被庄不远所掌控的感觉。

    而刚才,他甚至生出了要把不存在的女儿嫁给庄不远的想法!

    贾业廉啊贾业廉,什么时候你也成了这种卖女求荣的人了?

    难道你其实是个抖M?被打痛了,反而觉得爽?

    好可怕!

    你怎么可能是个抖M!

    这个想法,让贾业廉有些烦躁,就像是大庭广众之下摔了一跤,被人看了笑话一样,脸上烧得通红。

    如果庄不远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输给庄不远还不觉得怎么样,问题是现在的庄不远又有什么产业呢?

    都说,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但是贾业廉突然发现,自己对庄不远的了解竟然都流于表面,他知道庄不远有一家庄园叫“全能庄园”,随后收购了虚城隧建,建设了酿酒坊。庄不远还有一家名为“全能生物研究所”的研究机构,发表了一系列生物方面的论文。

    然后就是最近庄不远收购的几片土地了。

    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财产在庄不远的名下。

    一直以来,贾业廉所认为属于庄不远产业的“亚建公司”,也是他当初想要打压时,立刻想到的第一个打压对象,不论是法人,还是资产,其实都是在邓亚利的旗下,庄不远连股份都没有!

    而其他几个和庄不远走得非常近的几家农业公司,譬如农和新的农园贸易,庄不远竟然完全没有控股!

    庄不远名下,满打满算,只有不到十亿的资产!

    难道庄不远身边的那个看起来很有战斗力的集体,其实只是一个松散的联盟,并非属于庄不远的?

    而庄不远,就以这几亿资产,以小博大,用虚城隧建撬动幻山大隧道,用幻山大隧道撬动贾湖开发……

    这就像是整个高楼大厦都是建立在一个针尖上的,只要伸手一戳,这看似顶天立地的高楼大厦,应该立刻倾覆才对,事实却是,贾业廉都已经使出吃奶的力气了,没能动全能庄园分毫不说,自己差点被碾压得粉身碎骨。

    这不对啊,不科学啊!

    庄不远凭什么把那些老谋深算的商人们绑在他的战车上,正常来说,那些庄不远身边的那些商人,不早就应该为了争夺利益而打破头了吗?

    他们寰城集团内部,为了一个董事长的位置,还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呢。

    难道,这是什么新型的经济体?

    贾业廉这才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庄不远的经营模式。

    就像当初互联网行业刚出来,传统的厂商完全不懂互联网模式一样。

    现在贾业廉也完全摸不着头脑。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对手,该怎么对付?

    贾业廉从早上一上班,就开始研究庄不远的资料,研究到下午下班,期间还推掉了几个会,手机也响了几次,他看都没看,午饭都是匆匆吃了几口,连自己吃了什么都不知道。

    但一天的辛劳,毫无结果,如果说开始研究之前,对庄不远只是不了解。

    那么研究完之后……他的感觉就是一脸懵逼,更不明白了。

    直到身边的光线暗下来,何助理进来帮他开灯的时候,他才猛然惊觉,竟然已经是晚上了。

    “啊,这么晚了?”贾业廉一惊,这才觉得腰酸背痛,整个人像是跑了一万米一样疲惫。

    他起来活动了活动身体,才发现私人手机上有几个未查看的信息。

    庄不远:“我知道你干的好事了,我,庄园主,打钱!”

    看到“打钱”俩字,吓得贾业廉后背一凉,还打钱?上次三亿多的用处,都被董事会质疑了,这次可用什么名义?

    而且,庄不远知道了什么?难道他知道我派人刺探他们的情报了?

    这次要打多少?

    他想要看下面有几张罗桥的照片,但是没看到照片,只看到了另外一句话。

    “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原谅你了。笑脸。”

    哈?

    我认错态度良好?

    我什么时候认错了?

    我怎么不知道?

    我为啥要向你认错?

    贾业廉百思不得其解,问了何助理之后,也是毫无头绪。

    突然间,贾业廉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看到是自家儿子贾一坤,贾业廉顿时怒气勃发:“你这个蠢东西,又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说了,我没钱帮你擦屁股!”

    “爸,我已经不用你帮忙了,我自己就搞定了!”贾一坤却是洋洋得意,“放心吧,我的麻烦事,有人接手了……”

    “啊?”

    “我刚才把跑车俱乐部卖了,他们不但把麻烦都接了过去,还会再付给我2000万,我又可以买一辆车了,不,我决定不玩车了,我要买直升机!”贾一坤得意洋洋道,说完之后,还不挂电话,好像在对面等着贾业廉夸奖他呢。

    刹那间,贾业廉终于知道为什么庄不远说他认错态度良好了。

    原来是这个蠢货儿子!

    他掌嘴就要骂,突然之间梗住了。

    如果贾一坤没把地卖给庄不远,他要打多少钱?庄不远一怒之下公布隧道的消息,他要损失多少?

    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儿子,干得好,两千万顶多买个贝尔205,爸再给你添点钱,咱们买双发的222……”

    说完之后,贾业廉一巴掌拍自己脑门上,活该你养出来了一个纨绔!

    挂了电话,贾业廉走到了办公室的地图前,看向了贾湖城区东部的方向。

    他的手指从全能庄园最早拿下的贾湖周边开发用地,到儿子刚刚卖出去的跑车俱乐部,然后连接天行马术俱乐部、贾湖野生动物园、兴家采摘中心……

    一个宛若长茄子的弧形地带已经完全连成了一片,这一片土地依山傍水,环境清幽,简直是整个贾湖乃至整个虚城,最秀美的地方。

    庄不远的“生物、生态、生活”理念已经渐成气候,这基本上已经是城市容许一家公司能拿下的最大整体地块了,接下来就算是庄不远想再多买点地,恐怕虚城也不会允许了……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通车,庄不远只要挖完隧道,一切就都无可阻挡。

    压,是压不住了……

    “唉……”贾业廉叹了一口气。

    “董事长?”何助理从没听到贾业廉如此失落的叹息。

    “压不住了啊,求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