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九四章:我可是守法公民
    “也对哦……”庄不远点了点头,“就算是我这么残暴的庄园主,也还是有些底线的……违法乱纪的事情,绝对不能做。”

    看庄主的三观如此之正,刘金阁满意地点点头,对罗桥道:“我们再去和兴家采摘中心的老板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先把收购意向定下来,然后再慢慢筹钱……”

    俩人离开之后,庄不远就看向了头顶树上挂着的两个堕落龙人。

    “这就是堕落龙人啊……据说你们是六臂龙人的穷亲戚?”

    你才是六臂龙人的穷亲戚!老子一点也不穷!

    左边的堕落龙人刚想出言不逊,右边的堕落龙人就甩动尾巴,打了他一下,让他赶快闭嘴。

    现在落在人手里,还不赶快夹起尾巴做人?找死吗?

    “唔,来说说吧,你们会干什么?”庄不远抬头从树下,绕着俩堕落龙人转悠了一圈。

    堕落龙人的长相,果然和庄园仆从们的描述一样。

    它们的下半身,像是披了鳞甲的马匹,又或者长了四条长腿的蜥蜴,屁股后面还有一条粗壮灵活的尾巴。

    上半身像是强壮的男子,但长了四只手臂,两只手臂比较细小,时常抱在胸前,另外两只手臂则是强大粗壮,显然经常干力气活。

    据说六臂龙人的六条手臂一样强壮,显然堕落龙人失去的不只是两只手臂而已。

    而他们的面孔,除了犬齿比较突出之外,倒是和人脸无异,只是长得比较丑,若是笑起来,定然能把小孩吓哭。

    本来,他们的头顶上还有双角,但是所有的堕落龙人都会将双角切掉,只留下两个平平的圆形痕迹。

    两个堕落龙人被小福的黑色根系紧紧缠住,倒吊在那里。

    庄不远目测他们站立在地面上,大概要有两米多高,倒是一副好劳力的模样。

    听到庄不远问他们会做什么,两个堕落龙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唔……看起来不怎么机灵,不过没关系,毕竟是赠品,不能要求更多。”庄不远道,“你们会种地吗?”

    两个堕落龙人摇头。

    “那做饭呢?”

    两个堕落龙人还是摇头。

    “打铁?木匠?石匠?”

    两个堕落龙人还是摇头。

    庄不远瞪眼,就算是赠品,什么也不会也太过分了吧!

    养在庄园里,不是浪费粮食吗?

    “那你们会什么?”

    “抢……抢劫算不算?”堕落龙人迟疑道。

    这当然不算了!

    我要俩抢劫犯有啥用?难道我要去抢银行?

    “庄主,堕落龙人生性狡诈多疑,脑生反骨,不能留在庄园里!”老轰隆劝道,“不如把他们……”

    老轰隆比了个咔嚓的动作。

    “对,把他们杀掉吧,我爷爷就是死在堕落龙人手里的!”

    “杀掉太可惜了,庄主,堕落龙人的龙角还是可以长出来的,切下来可以做成匕首。”

    “对,堕落龙人的鳞甲,也是可以做成盔甲的,我祖父有一件,在黑市值好几个庄园币呢!”

    “据说堕落龙人的血可以滋阴补阳,庄主您试试,我给您在他腿上扎个洞……”

    庄园的仆从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庄不远听得毛骨悚然,显然这些堕落龙人群众基础太差,大家都不想要他们当同伴。

    难道真杀掉?

    那怎么行,庄不远还无法代入流放纪元的世界观。

    再残暴,也要有个限度啊!

    养着?

    养着有毛用?浪费粮食啊!

    庄不远纠结啊。

    “就知道赠品没好货……”庄不远吐槽萨兹勒,下次能不能赠点有用的!

    俩堕落龙人心惊胆战地听着庄园的仆从们讨论如何处理他们俩,越听越是害怕,生怕他们真付诸现实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刘金阁和罗桥垂头丧气地回来了,显然没谈拢。

    “庄主,我们失败了……”刘金阁俩人觉得自己简直是太没用了,每次出去谈生意,都是各种出师不利。

    “不怪你们,是我太穷了……”庄不远叹口气,一文钱难死英雄汉啊。

    “果然还是要让这家伙的同伴交赎金了。”庄不远抬头,看向了大柱。

    “我不值钱!我真的不值钱!”大柱连连摇头。

    “那就要看我们用什么手段了!相信我,钱勒索一下,总会有的!”庄不远握拳。

    庄不远,加油,一定能弄到钱的!

    “庄主,不可,不如您把我卖了吧……”罗桥一脸悲壮,“反正我留在庄园里也没什么用,您不如把我卖给贾业廉,至少也能卖个一亿……吧……”

    说到后来,罗桥有点没信心了,他对自己的身价很没信心。

    “你别说了,我是不会这么对待庄园的忠诚仆从的!”庄不远摆手,“现在就看能从这家伙同伴手里敲出来多少钱了!对了,你们谁懂绑架勒索?”

    庄园里的一群仆从面面相觑。

    刚才说起来处理堕落龙人的狠招,一个比一个狠,现在倒是原形毕露,原来一个个都是披着狼皮的小绵羊。

    “冈保?”

    “我们是冒险者,不是勒索犯啊!”

    “老轰隆?”

    “我们那逊利亚人怎么能绑票!”

    “温六拳?”

    “我是要账的,不是绑票的……”

    “高蟹?”

    “庄主我只喜欢放狗咬人,从来不做绑票那种没品的事!”

    “老徐?”

    “庄主我是军人出身好不好,解救人质我倒是很擅长……”

    一群废物!

    庄不远那个怒啊。

    绑票勒索都不会,要你们何用!

    就在此时,两个怯生生的声音从庄不远的头顶上传来。

    “那个,我们会绑票勒索……”

    庄不远抬头,就看到两只堕落龙人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你们?”

    “对啊,我们很擅长的。”两只堕落龙人拼命点头,“我们经常干这个!”

    “事实上,我们是职业干这个的!”

    “对对,我们已经不知道干过多少次了……飞车绑票、潜入绑票、诱拐绑票、先绑票再勒索、先撕票再勒索、勒索拿到赎金继续勒索……我们都很擅长的,绝对能把每一分钱都榨出来,您想要哪种?”

    “连绑票都有套餐?”庄不远一拍巴掌:“哎呀,你们怎么不早说!我就知道我的最佳猎头不可能送俩废物过来,快,把他们放下来!对了,倒茶!”

    庄园仆从们面面相觑。

    刚才还大义凛然地说做人要有底线呢?底线去哪里了?

    “对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套餐,有一点一定要注意!”庄不远道,“如果你们被警察抓住,千万不要说是我指使的!我可是守法公民!”

    仆从们以手加额,庄主,何止是底线啊,连底裤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