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九三章:买一赠二大礼包
    庄园里,庄不远抬头看着天空,小福化身成了阴影之龙的模样,在高空中飞来飞去,身上不时冒出来一缕缕的黑色丝线,将什么东西缝在了一起。

    “这样就能把入口补上?”庄不远有点难以置信。

    但事实确实是如此,那漏液液晶一样不停闪烁的天空在慢慢恢复,天空中的裂缝也在渐渐缩小,用不了几天,天空中的裂缝就会完全消失。

    其实庄园拥有自愈能力,之前的裂缝就像是开放性创口,超出了自动愈合的范畴,现在把这创口缝合起来,它就会自己愈合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庄园本身就是一个生物。

    看到天空渐渐恢复原样,庄不远叹了一口气,别了,我的最佳猎头……

    恐怕以后再也见不了面了。

    不过转眼间,他又安慰自己道:“这样也好,这下子再也没有人会和你抢‘最佳猎头’的位置了!现在到年底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加油,最佳猎头还是你的!”

    庄园的仆从们都翻着白眼,表示完全不认识这个脑回路不正常的庄主。

    来自流放纪元的几个仆人们,顾不上吐槽庄不远,他们也都有些神色惆怅。

    修补了这个裂缝,也代表着将庄园和流放纪元完全隔离了,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回去。

    谁也不知道庄园和流放纪元,是以什么样的机制连接在一起的,毕竟地球是和流放纪元完全不同的地方。

    不论是法则,还是空间,或者是宇宙存在的形式。

    砣人棒槌坐在地上,也惆怅地看着天空:“啊,我的脚……”

    永别了,祝你过得幸福……

    与此同时,流放纪元里,黑三角强盗团的两只机械巨犬,正停在虚空中,两个堕落龙人站在巨犬的口中,面面相觑。

    他们没想到萨兹勒竟然还留了一手,追着追着,突然加速,一路狂飙,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你看到它向哪里跑了吗?”

    “没看到,你呢?”

    “这家伙跑的真快!这样还能跑掉!”

    “一定是这家伙还囤了一些上号的绿蓉城煤块,这次要空手而归了,三叔怕不是要杀了我们!”

    两只堕落龙人面面相觑,黑三角强盗团内部,竞争也非常残酷,作为其中堕落龙人的首领,他们的三叔可不是一个顾虑亲情的人,或者说,天性凉薄,本来就是堕落龙人们的天性。

    就算这俩人是他的亲侄子,也一样会被惩戒或者杀鸡儆猴。

    “不,我们不一定会空手而归,还记得之前萨兹勒一直在徘徊的地方吗?我觉得那里有古怪……”

    “走,回去看看!”

    半个小时之后,两只战争巨犬冲进了尚未完全愈合的庄园裂缝。

    两个堕落龙人看到庄园那广袤而富饶的土地时,完全呆掉了!

    下一秒,他们就看到一只像是从噩梦中走出来的黑暗之龙,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这是什么怪物!”

    咔嚓一声,两个人同时按下了“口部闭合”的按钮,让战争巨犬进入战斗状态。

    如果拉开距离,两个人的爆裂投枪弹药满仓,说不定还有和蝠公英的一战之力,但此时想要再进入战斗状态已经晚了,两条黑色的丝线,已经将他们两个人紧紧缚住,从战争巨犬中拽了出去。

    失去控制的两只战争巨犬打着旋儿从天空中坠下,一头扎进了前院的农田里,而小福则开心地把两个猎物吊到了自己的树上。

    庄不远都呆掉了。

    传奇猎头萨兹勒买一赠二大礼包送上!

    ……

    这两天,贾业廉可以说是度日如年。

    自从把钱给那几个看起来像是骗子的“专业人士”打过去之后,几个人就消失了,好几天都没有消息反馈回来。

    反而是其他的地方,各种消息一直汇总到他的案头。

    贾业廉当然知道庄不远为什么不对外公布他的隧道已经挖通一半的消息。

    当然不是好心,而是因为他还没把自己想要买的地产买齐。

    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贾湖要通隧道,这只是时间问题。

    贾湖的地价在涨,把土地捂在手里,肯定能赚的盆满钵满,这也是时间问题。

    可什么时候赚钱?五年还是十年?这多出来的五年,很多公司可能就已经垮了。

    能赚多少?五倍还是十倍?这多出来的五倍,可能就不用去天台跳楼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都在寻求利益最大化。

    而全世界的人,都更看好寰州开发,所以贾湖的西部涨幅比东部快了好几倍,现在很多贾湖东部的土地拥有者,都在寻求变现,把手中的土地变卖,然后去西边买块地投资。

    所以庄园利用这种消息的不对等,在尽量收拢土地。

    但消息一旦公布,贾湖东部的地价可能一夜之间就要飙涨十倍,所以庄不远一直压着消息。

    而庄不远一旦对外公布消息,寰城集团的股价暴跌,贾业廉就死定了。

    除非他们能在这之前搞明白全能庄园用了什么新技术。

    贾业廉一直紧紧盯着庄不远的行动。

    而各种消息也一直在源源不断地汇聚到了他的案头。

    庄不远收购了天行马术俱乐部。

    庄不远收购了福莱特马场。

    庄不远正在“兴家采摘中心”的采摘基地谈。

    大好消息!庄不远没谈妥!

    贾业廉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要亲自去给“兴家采摘中心”送一面锦旗,上书:“救人危难,中流砥柱!”八个大字。

    顶住,只要庄不远没把附近的地块搜集齐,我们就还有机会!

    那些骗子们,不,专业人士们,你们倒是快点加油啊!

    他并不知道,他口中那些看似骗子的专业人士,现在也一脸懵逼。

    大柱,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没回答?你到底是死是活啊?你倒是回个话啊!

    ……

    庄园里,大柱生无可恋地被吊在枫树上。

    这几天所见所闻,让他觉得自己精神已经出问题了,出去就可以直接到精神病院里住下了。

    不然和他吊在一起的那俩四手四脚的东西,是什么鬼?

    那一会是蝙蝠,一会是龙的东西,又是什么鬼?

    那一块块石头堆起来,一直在念叨自己脚的东西,是什么鬼?

    树下,庄不远也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因为庄园又没钱了。

    其实兴家采摘中心的要价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挺合理的,这位老板也急于脱手,想要去西边和人一起投资,但是庄园里没钱啊!

    没错,经过了一轮疯狂投资,庄园已经弹尽粮绝,而且开源无力,节流不能。

    “不然,再敲诈一下贾业廉?”庄不远捏着下巴道。

    即便是敌对立场,庄园的仆从们都忍不住同情贾业廉,这也太可怜了吧,被当成提款机了吗?

    庄不远想想也觉得贾业廉太可怜了,他一抬头,突然看到树上的大柱。

    “咦,你说这家伙的同伴,会不会交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