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九二章:装死技术一流
    “该死的老骗子!这煤块里到底掺了多少石头!”萨兹勒驾驶着战争巨犬刚刚飞离淘金镇,战争巨犬的速度就慢了下来,他打开燃料箱,一边咒骂,一边向外挑拣石块。

    在战争巨犬的后方,有两架战争巨犬远远缀着,这两架战争巨犬的外壳上,烙印着一个黑色的三角。

    这是整个流放纪元最臭名昭著的强盗集团——黑三角强盗团的标志,他们手下,从无活口。

    看到萨兹勒的速度慢下来,后面战争巨犬上的堕落龙人桀桀怪笑起来:“三叔的这招真好使……这家伙逃不掉了。”

    对流放纪元的人来说,如果没有一种交通工具,恐怕在流放纪元里寸步难行,如果交通工具失去了动力,那就是一个活靶子了。

    老独眼这辈子不知道算计了多少人,可以说非常精于此道,黑三角盗团的成员们只要尾随着目标,就可以轻轻松松把猎物捡到手里,简直不能更容易。

    萨兹勒的战争巨犬,不只是慢,甚至可以说是走走停停,在蒸汽机里燃烧的煤块,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清理一次,因为里面全被石头塞住了。

    萨兹勒想着要不要回去再买一些煤块,但是身上钱也不多,再考虑到现在可怕的物价,而且堕落龙人在淘金镇名声不好,只有同为堕落龙人的老独眼才愿意和他做生意,就算是到别人那里,也买不来东西,所以只能忍气吞声。

    萨兹勒想要抢劫几个人,谁想到一路上遇到了几个人都没追上,气得萨兹勒直骂娘。

    “等老子进去了,说不定能弄到上百滴的时间之血,到时候老子有了钱,煤块买两车,烧一车扔一车!爆裂投枪弹药买十箱,拿来放烟花玩儿!”萨兹勒一边骂娘一边愤怒地想。

    若是往日里,萨兹勒离开淘金镇之后,肯定还会再绕几个圈子,以防止有人跟踪,这对生性多疑狡诈的堕落龙人来说,简直就是本能了,但是现在燃料不够,他也只能绕了一圈,就摇摇晃晃向目的地驶去。

    一路上,萨兹勒光忙活着清理炉膛,挑拣煤块了,完全没发现身后还跟着俩人。

    好不容易,行驶到了他排查出来的入口附近,萨兹勒把炉膛清空,装进了之前挑拣好的煤块。

    做好战争准备!

    接下来,随时可能掉进不知道在哪里的入口里!

    后面,两个强盗看到萨兹勒停下来在原地画圈子,都有点纳闷。

    “难道发现我们了?”

    “上,干他!”

    两架战争巨犬从后面悄悄掩上,就像是两只发现了猎物的孤狼。

    庄园里,冈保猛然抬起头,然后大叫起来:“庄主,庄主,快看!”

    庄不远正躺在马车里睡觉呢,闻言连忙从马车里探出头来。最近他睡哪里哪里倒霉,大牛和小福简直是拆迁办的,拆起房子来绝不手软,为了不给庄园的仆从们找麻烦,庄不远最近都只能睡马车了。

    天空中,映射出来了外层空间的影像,三架战争巨犬在天空中疯狂对轰,前面一只显然落了下风,一边逃跑,一边狼狈自卫。

    “三个战争巨犬?”庄不远一愣,然后他很快就分辨出来了前面那个才是萨兹勒的战争巨犬,顿时大怒:“谁敢欺负我的最佳猎头!”

    旁边,几个庄园仆从们表示,庄主,你角色带入错了!

    这些人都是坏蛋,他们打来打去狗咬狗才是正确的姿势。

    庄园的仆从们,表示近距离看狗咬狗最开心了,最好两边把脑浆都打出来。

    “哎呀,这一炮没命中。”

    “这炮竟然偏了,你们早上没吃饭嘛?给我射准点啊!”

    “射都射不准,是不是男人!”

    看着看着,庄园的仆从们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三架战争巨犬已经进入了庄园撕裂的位置,附近的空间非常不稳定,双方互相射出来的炮弹啦、石头啦,飞出去没多久,就被庄园的重力所捕获,落入了庄园的夹层空间,在空中飘荡了一会儿,然后噼里啪啦向下掉,像是冰雹一样。

    “不好,危险!”仆从们赶快把庄不远带到安全点的地方躲避,直到那乱七八糟的东西掉落完了,众人才又钻出来,抬头看向了天空。

    天空中,像是液晶漏了液一样闪闪烁烁,不断变幻庄园内外的景色,好像被打出来了一个大洞。

    “不知道我的最佳猎头怎么样了……唉,都没来得及给我把砣人送来……”庄不远惋惜道。

    刘金阁道:“庄主,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吧,咱们的天花板,是不是该补补了……”

    虽然留着这个洞,时不时会有一点小惊喜,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惊喜的问题了,已经开始漏风漏雨了……

    下一次,说不定三只战争巨犬打着打着,就跑到庄园里面来了,这可不行!

    “不过,天上落下来的可都是好东西啊。”老轰隆双手使劲拔出一根斜斜插在那里的巨大投枪:“庄主,这是战争巨犬的爆裂投枪,这种金属在流放纪元非常珍贵,咱们庄园里正好用得到!”

    “庄主……”舯墨人也捡起了一颗石头,神色古怪道:“庄主,这石头也有些奇怪啊……”

    “那不就是一些破石头吗?淘金镇的河里到处都是……”老轰隆不屑道,他话声未落,就看到满地的石头突然自己滚动了起来,向杂木林的护城河滚了过去。

    “是谁把我叫醒的……”一个迟缓,沉重的声音从护城河里传来,“难道两千年已经过去了?怎么觉得没睡够的感觉……咦,这是哪里?”

    众人向前凑了凑,就看到一个由圆形卵石堆积起来的庞大石头人从河水中爬起来,慢慢爬上了岸边,它站直了身体,想要向前走,却不小心脚下一空,啪一声摔在地上,顿时又变成了满地的圆石头,四下乱滚。

    “呃……”那石头人重新聚合起来,坐在地上,茫然地低头看去,然后嚷嚷起来:“我的脚呢?谁把我的右脚偷走了!”

    然后他看向了庄不远的方向:“小家伙,是不是你把我的脚偷走了!”

    “砣人?”庄不远指着大石头人问道。

    “我叫棒槌,你见过我的脚没有?这么大,圆圆的……等等,你是个残暴的庄园主……啊,你看错了,我只是一堆石头,我不是什么砣人!”

    啪一声,棒槌又散成了满地的圆石头。

    庄不远终于明白,为什么流放纪元从来没人发现砣人的踪迹了。

    他们装死的技术简直一流。

    ……

    流放纪元,淘金镇外,河里,刚刚被萨兹勒拿来试炮的一枚圆形卵石突然颤抖了起来,几秒钟之后,又突然归于沉寂。

    在它的身边,无数的圆形卵石堆积在河底,层层叠叠,无穷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