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八四章:咱俩是不是见过?
    牛山镇,东郊,牛山镇木器厂,楚教练熟门熟路地推开了胡厂长的办公室门,一屁股坐下,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咕咚咕咚灌了一气,然后躺倒在了沙发上,舒服地舒了一口气,叹口气道:“还是你这里舒服啊,冷气开得这么足,哪像我们办公室,空调就跟生病老牛似的,开起来就一直喘……”

    “新教学楼不是马上就要建了么?”胡厂长没好气地白了这个毫不客气的家伙一眼,站在旁边的玻璃柜前面,把玻璃柜当穿衣镜,对着镜子整理衣服。

    “你说,我穿这身衣服怎么样?精神吗?”胡厂长换下了经常穿在身上的那身蓝色工作服,换上了一身西装,还对着镜子打领带。

    “咦,你这是要干啥?自从你结婚之后,我就没见过你打领带了,得小二十年了吧……焕发第二春了?我得回去告诉嫂子。”

    “去去去,你就说好看不好看吧。”胡厂长打好了领带,对着镜子照了照,臭美道:“果然我还是年轻又帅气,和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啊……”

    “就你这样的?”楚教练躺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两手枕在脑后,又纳闷道:“你是不是给小虎增加压岁钱了?”

    “没有啊。”胡厂长纳闷,“怎么这么说?这小子又乱花钱了?”

    “我看他买了双新篮球鞋,球星联名款,小两千呢。而且这小子一到中午,就请同学乱吃乱喝,两天下来,小肚腩都起来了!我今天罚了这小子跑十圈……”

    “奇怪,我没给他钱啊……”胡厂长整了整领带,又摘下来,换了另外一条领带,“那你盯紧点,我回去问问他妈……”

    “你今天也挺奇怪,你到底在臭美个啥?”

    “这不是今年牛山镇抗洪有力嘛,市里要表彰,我们牛山镇木器厂被提名先进集体了……”胡厂长得意道,“没想到吧,我们木器厂,也能有市级的荣誉了!”

    “就你这样的?”楚教练不信。

    胡厂长泄气道:“其实先进集体本来是给老庄哥的,不过他懒得去,就给我了……下午就表彰了,你快帮我看看,哪条领带好看!”

    “嗨,就你这样的,随便摸到哪条就哪条吧,别人都只顾着躲你那张丑脸了,绝对不会看到你肚皮以上的位置……”楚教练道。

    “还是蓝色吧,比较低调不扎眼,那种场合,大人物太多,还是别出格比较好……”

    同一时间,贾镇长也在自己办公室里整理了半天衬衣,喜滋滋道:“你看我是穿白衬衣好,还是穿格子衬衣好,算了算了……还是白衬衣吧,对了给我带上心脏药,到时候一激动,倒在台上可就完了。”

    而李武星也追在贾所长的屁股后面:“所长,要不还是您去吧……我不行啊……”

    “什么不行?你的名字都报上去了!再说了,我什么荣誉没得过?这种荣誉还看不上眼,你还年轻,这种荣誉对你有用!”贾所长停下脚步,给李武星整了整衣服,“到时候精神点,展现出咱们牛山所的精神风貌!”

    “是,所长!”

    ……

    刚到中午,贾业廉就从办公室里起身,准备出门了。

    本来,这次所谓的表彰大会,邀请他出席并担任颁奖嘉宾的时候,他是不想去的。

    这种会议,一天没有十场也有八场,帮他推掉这些会议,一直都是何助理的重要工作。

    不过何助理说:“这次颁奖庄总也要去。”

    “庄总?哪个庄总?”贾业廉对庄总俩字都有心理阴影了。

    “当然是庄不远庄总了。”何助理道,“我问了问座次安排,庄总是替农业协会去的,你们就坐在旁边。”

    “太好了!”贾业廉差点泪流满面啊,这下你总不能跑掉了吧,“咱们早点去,你在门口守着,看到庄不远就通知我……对了,再带上俩保镖,再带上点现金!”

    如果再遇到突然跳出来大叫“我,庄园主,打钱”的愣头小子怎么办?

    到时候就要看情况,是让保镖把他打个半死,还是用钱把他砸个半死了。

    何助理连连应是,转身要去安排,却下意识地叹了一口气。

    贾总真是被庄不远折腾得太惨了。

    以前跺跺脚整个虚城都要颤三颤的人物,现在却连愣头小子都害怕了,这是过的什么水深火热的日子啊!

    这种日子,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小何,你放心吧……”贾业廉拍了拍何助理的肩膀,道:“快了,马上就有进展了,我已经发现了庄不远致命的弱点,很快我们就能知道庄不远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挖通隧道了,如果我们能够掌握这种方式……嘿嘿嘿……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嗫哈哈哈哈嗝……”

    ……

    虚城某大会场,一场隆重的表彰会正在举行。

    这次表彰会还有几个展现救灾中英雄事迹的节目,花团锦簇一团美好的节目,李武星却是一点也没看下去,他光顾着紧张了。

    待会儿上台的话,走路会不会顺拐了啊。

    会不会太紧张,结果站错了队伍啊。

    领奖的时候,要不要先敬礼啊,面对观众的时候,要不要双手把奖牌举起来,大叫一声“我就是冠军”啊?

    一旦要发表获奖感言的话,要不要感谢国家和人民,感谢啊……

    好纠结,真是太纠结了。

    他甚至忍不住在警校同学的群里发了个信息:“第一次上台领奖,我该怎么才能表现得像是经常上台领奖的样子?”

    顿时引来了一阵吐槽,李武星都无语了,我真的挺紧张,我真得不是在炫耀啊!

    还好有一位师兄给了他解答:“排队上台,如果颁奖领导跟你握手,你就和人握手,握完手赶快接过奖牌,最好给领导敬个礼,然后赶快转过身来,台下很多摄像机,晚间新闻上会播的……反正别人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别出格,别把自己绊倒了……”

    李武星默默念着流程,迷迷糊糊上了台,按照顺序走到了颁奖领导面前,一抬头,忍不住揉了揉眼,又揉了揉眼。

    我是不是看错了?这张脸怎么那么熟悉?

    “咱俩是不是见过?”李武星看着眼前的庄不远,茫然道。

    “没,你看错了,我们从来没见过,我也不是什么庄不远,你快把牌子接过去,快转身,后面拍照了啊喂!你倒是赶快转过头去啊!”

    台下,贾镇长急的要死:“唉,武星这孩子怎么到了台上就反应慢半拍,你倒是快点转身啊!这孩子,简直给咱们牛山镇丢人!”

    旁边,胡厂长数了数颁奖人的顺序,又数了数自己几个人的顺序,顿时心中感觉不妙,问贾镇长:“您吃心脏药了吗?”

    “吃了。”

    “快,再吃一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