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七八章:永远不要和土豪讨论穷的问题
    “你说捐赠帐号多了一笔钱?”庄不远接到柯园长的电话时,还是挺惊喜的。

    没想到贾业廉挺上道的,而且还挺聪明的,能弄明白他的意思。

    敲诈这种事,总不能明目张胆来,总得委婉一下。

    而且庄不远第一次敲诈别人,业务不熟,比较保守,只发了一张罗桥的大头照。

    庄不远估摸着,贾业廉顶多能接受一个罗桥的价格,再多了,恐怕就不能接受了。

    “那钱是我敲诈来的,给动物园当发展资金吧,你先保管好。”庄不远很随意道。

    虽然现在他很穷,但是也不太把这些钱放在眼里,不就是一个罗桥吗?

    “发展动物园的?”柯园长一愣,有点难以置信地又回去数了一遍零,然后颤声道:“老板,您说真的?”

    “真的。”庄不远随意道,“不就是一个罗桥嘛,没啥。”

    “老板,这不是一个罗桥……这短信上写着……三个罗桥……”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柯园长还是如实道。

    “三个罗桥?”对面庄不远一愣,纳闷道:“怎么回事?我就发了一张过去啊……老贾怎么那么耿直?敲一赠二?买一给三?”

    庄不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哪里弄错了吗?

    “这笔钱……要怎么处理?”柯园长颤声道,有点患得患失的意思。

    “既然钱都打来了,当然要留下,你先留在动物园账面上吧。”庄不远道,然后他转脸问罗桥:“罗总,你有没有那种连排十二张没裁切的大头照?没有?赶快去照一张,我留着备用。”

    虽然完全不懂什么意思,但柯园长总觉得……

    自己的这个年轻新老板,好黑!

    超级黑!

    黑的可怕!

    旁边,几个工作人员瞪眼看着柯园长:“园长,这笔钱怎么回事?”

    这么大的事,不可能瞒住员工们。

    还没等柯园长说话,员工们就自己争论起来了。

    “是不是发错短信了?”

    “不可能,我让财务人员查了查,这笔钱是真的。”

    “是不是故意把这笔钱转到我们账上,好安抚我们的?”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这么多钱,如果拿去投资,一个月能生多少钱啊!留在账面上有啥用?拿来安抚你?你值那么多钱吗?以前园区账面资金最多的时候,也才一个数。”

    “那怎么回事?我记得早上就听到新老板在那边嘀嘀咕咕,说自己快穷死了。这还叫穷?”

    突然间,有一个女饲养员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你永远也不要和土豪谈论穷的问题……因为他们口中的穷,和你口中的穷,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啊!他们穷的时候,是只剩下三亿了。你们穷的时候,是只剩下三块了……”

    此话一出,众多的饲养员们,简直连话都说不出来。

    扎心了老铁!

    扎铁了老心!

    世界上能说的话那么多,为什么要说真话!

    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而柯园长,默默拿出了自己的小本本。

    在他的小本本上,写着三行字。

    老板是穷逼。

    同事都想走。

    园区被水淹。

    现在可以把第一行划掉了。

    庄园里,庄不远突然接到了提示:“庄园主的残暴打脸完成度:5/10。”

    庄不远纳闷了,咦,我干什么了吗?

    柯园长刚把第一行划掉,就听到几个同事又在窃窃私语:“我说,既然我们的老板那么有钱,我们是不是不用辞职了啊。”

    “我干饲养员干了十多年了,除了这行,别的也不会啊。”

    “去五峰动物园虽然也不错,不过我听说他们招了很多人了,咱们现在去待遇也不会好。”

    “而且五峰那边距离我家实在是太远了,还得租房子住……”

    “那我们就先不辞职了吧,这三亿多给我们发工资的话,要发到什么时候啊……”

    “那我们看看再说……园长,您说呢?”

    现在还留下的一批人,可以说是对动物非常有爱,因为喜欢动物,才真正当饲养员的一批人,他们对柯园长很是尊敬,想听听他的意见。

    柯园长默默把“同事都想走”这句话,又划掉了。

    庄园:“庄园主的残暴打脸完成度:6/10。”

    庄不远:“咦?我到底干什么了?谁知道我打谁脸了?”

    现在就剩下园区被水淹了。

    园区的排水设施是有极限的,当四周全部被水淹之后,排水设施就没用了。这种选址时就留下隐患的事情,除非搬家,不然也没戏吧,如果再来一次特大暴雨,难道再死一批动物?

    而且,动物园的动物们伤亡惨重,就算是继续开下去,没了动物,又有谁来动物园呢?

    柯园长皱眉沉思中,天空中雷声隆隆,然后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落下来。

    下雨了。

    ……

    庄园里,一片沉闷的雷声滚过,让庄园的仆从们,都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

    庄不远也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看向了东南方向。

    一直以来,庄园里都是阳光明媚,连乌云都不曾有一朵,这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气候变化。

    但看到那方向之后,大家就都恍惚明白了什么。

    赵民把连接庄园和野生动物园的那株含空草,就种在了庄园的东南角。

    只见阴云和闪电,都局限东南部的一方天空,雷声沉闷却遥远,远远看过去,像是隔岸观火,有些不太真实,像是某种幻象一样。

    作为庄园第二座别院兼牲畜棚,也是庄园的第一座开放式别院,野生动物园并不在庄园所在的空间之中,但它在庄园中产生了某种投影。

    现在,庄园的属性上写着:“牲畜棚(残破),请尽快修理。”

    只是把园区垫平了果然不行。

    庄不远走上步道,来到了步道的尽头。

    眼前就是野生动物园那刚刚堆砌起来的乱石山。

    步道尽头,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雨棚遮挡了雨水一般,向前一步是倾盆大雨,向后一步是艳阳高照。

    “好了,准备开工了!”庄不远一招手,“趁着下雨没人看,咱们把牲畜棚搭起来!”

    ……

    暴雨之中,动物们反而休息得很安稳。就像是人们喜欢听着雨声雷声入睡一样,本能告诉它们,暴雨意味着猎物和猎手都必须找地方躲雨,不会出来,这让它们放下警惕,安心休息。

    只是,偶尔还有动物猛然抬起头,看向动物园的方向。

    柯园长也在纳闷。

    昨天晚上那种轰隆隆的怪响,又出现了。

    而且还多了不断亮起的光芒,像是闪电一般,不断照亮天边的乌云。

    到底发生了什么?

    暴雨又下了大半夜,然后乌云终于散去。

    当天边露出鱼肚白时,柯园长带着几个饲养员走进了野生动物园的大门,绕过前方宛若障壁的造景林,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只觉得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庄园提示:“庄园主的残暴打脸完成度:7/10。”

    庄主大人:“我到底干什么了?我干什么了?谁知道我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