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七二章:一夜九次,再也无法直视执灯人这个种族了!
    夜,贾湖野生动物园。

    经过一整天的忙碌,动物园里所有幸存的动物,都被关在了银河枫的笼子里,集中在了动物园门外的广场上。

    今天动物园的员工果然被挖走了不少,仅剩的员工,现在都在这里加班,彻夜照顾动物们。

    天依然阴沉,万幸的是,预报的暴雨并没有再度来袭。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动物园的员工,总觉得动物园内有奇怪的声音传出来,轰隆隆像是石头落水的声音,他们想要上前查看,却被几个陌生面孔的人拦住了,只说庄主大人在想办法排水。

    排水?

    他们一没见到水泵,二没看到水管,排什么水?难道要喝光吗?就算是喝光,你也得有那么大的肚子啊!

    如果他们去动物园里面看看的话,一定会惊恐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动物园的水面附近,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半浮在水面上,不断有切割下来的石头从黑洞里丢出来,而积水正咕咚咕咚地灌进这黑洞里面去。

    黑洞旁边,农利新神情紧张地照料着一只速生含空草,浇水、施肥,维持含空草的稳定,速生含空草那如同蓝色金属爪子的叶片张开,一旦营养跟不上,它的爪子就会慢慢闭合,而黑洞的直径,也会随之缩小。

    每当这时候,农历新就特别小心,把经过稀释的时间之血,滴在含空草下方的土中,直到它再稳固下来,才长吁一口气。

    这种速生含空草,一生只能打开一次通道,一旦闭合之后,它就算是废了。

    而向黑洞中看过去,发现那是一片漆黑死寂的空间,黑洞中只有一株含空草在空中漂浮,它的根系伸展开来,逸散在空气中,像是一道绚丽的虹光。

    而这片黑暗空间的对面,还有一个洞口,透过洞口,能看到大牛正在奋力掘进,一块块石头被大牛的藤条丢了过来,轰隆隆落进水中。

    庄不远就站在对面的黑洞外,好奇地向黑洞里面张望着。

    原来这才是庄园步道的真面目!

    很难想象,庄园本来就是这么一个黑漆漆的,没有任何东西的空间!

    庄园主们的很多作为虽然让人忍不住吐槽,但是也有很多方面,让人惊叹不已。

    连接庄园和别院需要三株含空草,一株种在庄园里,一株种在别院里,所以庄不远一直很纳闷……那株没有种在庄园,也没有种在别院的含空草,种在哪里了?

    现在庄不远知道了,原来它在一个独立的空间里。这三株含空草,彼此根系相连共生,其中两株作为锚点,而另外一株含空草,就是通道本身……

    而庄不远的身边,赵民也在小心翼翼地照顾一株含空草,这株含空草根系裸露,并没有种在土中,赵民手中拿着各种喷壶,不断把各种液体喷洒在它的根系,保持它的活性。

    本来这一颗,应该种在庄园里,用来连接庄园和动物园的,但现在他们不得不冒险把这株含空草带到隧道里。

    挖掘几十公里长的超长隧道,和挖掘一条已经施工一半的两公里隧道,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两公里隧道是庄不远半路接手的,当时各种设备齐全,有水,有发电机,挖掘出来的石头也不需要运走,大牛先把它们推出来,然后后期运走就好。

    但是这种办法却不能用在没有水电的几十公里隧道上。

    正好庄园里培育出来的三株含空草,赵民就想到了这个主意。

    但这种状态下的含空草非常脆弱,想要保持通道的开启,可是一个技术活加体力活,赵民老爷子的年龄大了,庄不远很是担心。

    还让庄不远担心的,不只是赵民老爷子。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执灯人焰佢双手张开,全身释放出耀眼的光芒,而它的身后,各色植物正在飞速生长,将整个隧道支撑起来。

    “焰佢他没事吧……”庄不远有些担心地问冈保,“不是说发光对执灯人不好吗?”

    他记得冈保对他说过,执灯人的光芒,其实是在燃烧生命。据说有残暴的庄园主,把女性执灯人关在灯塔之中,让她彻夜舞蹈,只要一夜就能燃尽一名执灯人的生命。

    “其实吧……”冈保道,“发光对执灯人来说,就像是那啥,一次过度当然会死,但是每天来一次有益身心健康,年轻人多来几次也没事,焰佢这小伙子火力壮,一夜七次没问题!”

    庄不远简直说不出话来,好污,太污了!

    原来执灯人发光是在那啥吗?

    他们开心了那啥,不开心了也那啥,喝酒了那啥,参加party也那啥,有事没事都那啥,简直是太污了!

    执灯人真是一个污到爆的种族!

    庄不远默默在衣服上擦了擦手,默默向舯大木的身体后面躲了躲,找了个阴影。

    他总感觉这光的味道不对!被照到都有点不爽!

    冈保还嫌不够刺激似的,对庄不远道:“焰佢人是一种群婚的种族,我有幸参加过一次焰佢人的光焰大会,所有的焰佢人手牵手,围着一颗透明的巨大水晶起舞,他们发出的明亮光芒,透过水晶照射亮整个夜空,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绚烂美丽的景象,就连虚城的霓虹灯都无法和其媲美……”

    庄不远表示,这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委婉,最唯美的对团体那啥的形容了。

    然后,冈保幽幽道:“第二天,姑娘们就怀孕了……”

    庄不远差点吓蒙了,好可怕!

    这是看谁谁怀孕啊!

    OMG!我被这光照了那么久,会不会怀孕啊!

    好可怕好可怕!

    从今天开始,我要让我家的大米妹子,萝萝妹子和小点点,都离这家伙远点……不对,我今天要去订座一个不透光的罩子,把他罩起来!

    就在此时,焰佢的身体突然摇晃了一下,大瓢赶快扶住了他。

    “他这是第几次了?”庄不远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第九次了吧?”冈保摇摇头,“年轻人啊,身体真好……”

    焰佢深深喘了两口气,道:“大瓢,扶我起来,我还能行!”

    焰佢倔强地站直了身体,昂首挺胸,双手伸展,无尽的光芒,从他的体内照射出来,像是天使一般神圣。

    “啊,我是太阳!”焰佢怒喝。

    但庄不远只想说另外两字:“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