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五二章:亚建公司的再次亮相
    牛山镇到贾湖的道路上,一辆警车在最前方,引领着后方的车队,冒着瓢泼大雨,缓缓地向前行驶。

    突然间,警车停了下来,在警车的前方不远处,道路已经没入水中,眼前已经没有了路,而是一条狂暴的河,警车的前轮,已经驶入了水中。

    贾湖的地势起伏不平,很多地方地势很低,而这里又是从牛山镇到贾湖的乡间道路,本来建造规格就不高,自然不可能架起来。

    “退回去,前方不能通行了!”两名警察从警车上下来,声嘶力竭地呼喊着,“退回牛山镇!去不了贾湖了!”

    “能不能趟过去?”前面的车主还有些不甘心,他们已经走到这里了,回到了贾湖市区,就能有温暖的酒店,和热腾腾的晚饭了。

    “水流很急,不行!”警察摆手:“快回去,回去!”

    “我试试看。”一名车主有点焦急,他下了车,向水里走了几步,水流很快就没过了他的膝盖。

    “快上来!里面太危险了!”一名警察大叫,那车主道:“果然很急,我这就上去……啊!救命!”

    他走着走着,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入了水中,顿时被水流冲向了下方。

    “不好!”警察想要救人,但是水流太急,连他自己都差点被冲走。

    眼看就要出人命,就在此时,远方隐约出现了一点亮光,似乎还传来了一阵犬吠声。

    “嗷嗷!”

    “汪汪!”

    “嗷呜嗷呜!”

    一听就很不靠谱的狗叫声,让几个警察下意识地想到了什么,拿手电向下方照过去。

    “哗”一声巨响,一辆马车像是冲破了帷幕一般,冲破了暴雨,突兀地出现在了两名警察的面前。

    当先一条长得像是狮子一般大的大狗,嘴上叼着一个人的领子,把他向前一甩,那人顿时手脚并用爬上岸来,抱住了警察的大腿死活不放开。

    死里逃生,这人真的是吓坏了。

    这漆黑而凌乱的雨夜,对人类来说,自然是两眼一抹黑,啥也看不到,但是对三瞳人来说,连障碍都算不上,对犬类来说,也并不怎么困难。

    距离很远,大瓢就看到了有人落水,从下游截住了他,把他救了上来。

    两名警察都呆掉了,然后就听到庄不远道:“我们去前方探探路!”

    马车调转方向,直直冲入了被淹没的道路里。

    “小心!前方危险,快回来!”警察连忙道,庄不远摆摆手,示意放心。

    看着马车在暴雨之中,稳如磐石的模样,一名警察道:“有一辆马车真好啊……啊呸呸呸,我怎么会生出这种想法!”

    好险,世界观差点被带歪了!

    马车在水中向前行驶了几米,就变成了漂浮在水面上,水深已经超过一米。

    前方驾车的高蟹道:“庄主,我们能不能搭桥?”

    “恐怕很难。”庄不远道,“这里没地方扯电,没有光,植物没办法快速生长,而且水流太急了,稀释了的时间之血,恐怕立刻就会被冲走,再说了……被淹没的可不止一处……回去吧,再想别的办法。”

    两名警察,看着那马车安全回来,才放下心来。

    那可是老庄叔的蠢儿子啊,如果他在自己眼前出了什么事,要怎么给老庄叔交代?

    不过……这个蠢儿子,真的蠢吗?

    除了狗拉马车之外,似乎也没做过什么蠢事吧。

    狗拉马车算蠢吗?

    老庄叔家的这个儿子很蠢的印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看着马车在道路之外,田野和水流之间,如履平地一般飞驰,两名警察又开始羡慕了。

    车队开始迟缓地掉头,重新驶向了牛山镇的方向,几乎所有的车主,都看到了在道路之外,宛若精灵一般飞驰的狗拉马车。

    狂风暴雨似乎没有给这辆马车造成任何的影响,拉车的憨货们,毛发飞舞,甩着舌头和尾巴,在风雨之中拖拽着马车飞驰的模样,深深映入了很多人的眼底,映入了很多人的心底。

    “啊,有一辆马车真好啊。”

    “如果我们有这么一辆马车,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家了吧。”

    “回去把汽车卖了,买辆马车!”

    “换车换车!回去就换!”

    很多人心中情不自禁地冒出了这种想法,等到后面或者前方的喇叭声把他们惊醒之后,他们才恍然惊觉。

    等等,我的世界观是不是出现问题了?

    牛山镇,贾所长声嘶力竭地指挥着,就近帮很多滞留原地的客人安排住处,就听到后面民警大周道:“所长,前方来电话了……”

    “前面到底怎么样了?路能通吗?喂?喂?”贾所长接过手机,刚刚说了两句,就发现没了声音,他低头一看,屏幕黑了。

    不知道是没电了,还是进水了。

    偏偏在这种时候出问题,贾所长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

    大周慌忙把手机夺过去,俩月工资买的呢!摔了找谁赔!

    “别着急,我那个蠢儿子已经去探路了,很快就回来。”庄爸从一辆车上下来,披着雨衣,走到了贾所长面前。

    “老庄叔,您怎么来了?”贾所长大惊,“您还是看好酿酒坊吧,酿酒坊可不能出问题!而且您那个蠢……呃,小庄出去能行吗?太危险了!”

    “酿酒坊那边地势高点,没事的。我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没,至于我那个蠢儿子,你放心吧……”

    酿酒坊独立于空间之中,和庄园相连,气候和外面完全不同,若非现在是晚上,怕还是艳阳高照呢。

    正说这话,就看到一辆马车冲破雨幕,停在了庄爸的旁边,道:“前方路断了,水深超过了两米,肯定过不去。贾湖能来人救援吗?”

    “贾湖那边现在也人手紧张,我们只能自救了。”

    如果路断了,这大几千人,上千辆车,怎么安排?

    贾所长呆呆看向了牛山镇那不长的主街,就这么一共十多家旅馆,怎么能容纳这么多人?

    这可怎么办?

    “只能发动镇民收容一部分了。”

    “学校能安置一部分。”楚教练道。

    “我们的厂房也能安置一些人,遮风挡雨可以,舒服就谈不上了。”胡厂长道。

    镇上的头面人物,能到的几乎都到了。

    旁边,收音机里,断断续续传来了不断播报的紧急避险通知:“……随着雨势再次加大,有部分道路出现了积水,现在还没有回到家的人,可以就近到各大体育场馆、商场避险……”

    “等到学校有了体育场,就不怕再出现这种事了。”说着,楚教练还开心地看了一眼庄不远。

    庄不远心中一想,对啊,他拿出手机:“邓亚利,亚建集团转型亮相的最好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