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四九章:为了庄主的形象
    当庄园里不务正业的庄园主,驾着狗拉马车到处荼毒世界观尚不健全的年轻人时,庄园里的总管和新晋执事罗桥,正在苦心孤诣地为了提升庄园的形象和庄主大人的逼格,扭转庄主大人那一去不复返,简直无法言说的审美观而努力着。

    那就是为庄园建设“牲畜棚”,顺道帮庄主物色一点更高大上的挽兽。

    譬如说骏马之类的。

    就算是再不济,你也至少用头驴拉车啊!

    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庄主乘坐狗拉马车招摇过市了!

    实在是太羞耻了!

    牲畜这东西,又不能凭空变出来,要维护庄园的形象,对马的形象也有很高的要求,经过了一轮分析之后,两人认为应该收购一家马场,从中为庄不远挑选挽兽。

    又调查了一番,选定了几个收购对象,俩人上午就驱车出来,和几家马场的老板面谈。

    这几家马场,都在牛山镇和贾湖之间,当初庄不远曾经路过的“天行马术俱乐部”、“贾湖野生动物园”、“兴家采摘中心”、“红心赛车俱乐部”等等,都在这附近,这一圈算是形成了一处产业园区,只是非常萧条。

    刘金阁估计,虚城提供的土地,应该也在附近,如果能够在附近收购一家马术俱乐部,日后也方便管理,若是能够连成一片,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而且他们早就有所耳闻,这几家马术俱乐部的生意都不是太好,甚至可以用惨淡来形容,本以为可以挑挑拣拣,选一家好的收购。

    谁想到谈了几家,对方都兴趣缺缺的模样,有人还恶语相向:“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傻啊,这个时候卖掉?”

    仔细一问,俩人却是哭笑不得。

    早在几天前,如果有人来收购他们的马术俱乐部,他们怕不是要开心死,但这两天幻山大隧道的消息传来,让几个马场的老板突然之间就有了盼头。

    这些马场,会员不多,马匹也不多,但是就是地方大啊!动不动几十亩的土地,日后如果升值,那可是一本万利啊!

    所以,就算是再艰难,他们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卖掉,宁肯砸锅卖铁,咬牙苦撑,也要撑到幻山大隧道开通的时候,到时候一切努力就都有了回报。

    甚至很多马场已经开始和银行谈贷款了,以前他们都差点被银行拒之门外了,但现在银行当然再次对他们敞开了大门。

    一上午的时间,俩年过六十的老爷子碰了满鼻子灰,有点悻悻地出来,就正好看到庄不远的马车远远地跑了过来,带起一阵狂风。

    两人第一次发现,原来这马车竟然还能变成敞篷,现在顶部就被折叠到了马车的后部。

    两个老爷子看着那憨货二货们伸着舌头,拉着马车开心狂奔,而车上的一主二仆迎着狂风哈哈大笑,招摇过市的模样,不由自主地同时叹了一口气。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样放弃,为了庄园的形象,为了庄主的审美!”刘金阁咬牙道,“咱们再去找别家试试!”

    “贾湖的马场,咱们都跑遍了,再去哪里……呃,不会吧,你想要买这个?”罗桥顺着刘金阁的视线看过去,差点呆掉了。

    在刘金阁目光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大门,上书“贾湖野生动物园”七个大字。

    “你想要收购……野生动物园?”罗桥瞪眼。

    庄主是审美有问题,你简直是疯了!

    我们收购野生动物园干啥!

    “野生动物园里也有马、驴、牛,也有斑马、驼鹿、骆驼,哪个不能拉车?哪个不比狗拉车好?就算是不用斑马驼鹿,至少也有狮虎豹之类的猛兽,至少出去比狗拉马车霸气多了不是?至少可以展现出我们庄园的威严霸气!”刘金阁道。

    这一刻,刘金阁的表情,神圣得就像是被托孤的大臣,想要拯救亡国之君的死士。

    听着刘金阁的话,罗桥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反驳。

    说得好有道理!

    但只是幻想了一下好几条老虎张牙舞爪地拉着马车乱跑……

    罗桥就忍不住以手加额。

    我还是选择用狗拉车好了!

    不过他只是一个小执事,刘金阁是总管大人,总管大人的决定,他能怎么办?

    两个人到了野生动物园门口,报上了自己的来意,工作人员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新的逃票手段吗?”

    以收购野生动物园为借口,混入里面?

    俩人好说歹说,才进了园区,没能见到老板,只见到了一个副园长。

    “两位老先生,你们是想要来合作?”

    不到二十分钟,两个老爷子就被保安驾着丢了出来。

    里面那个脾气暴躁的副园长跳着骂街:“我们这动物园光投资就投资了20亿,你10亿就想收购?做你们的清秋大梦!我们动物园不卖,别说十亿不卖,以后幻山大隧道通了,三十亿,五十亿都不卖!老子刚加了工资,你就想要端老子的饭碗,我呸!”

    “我就说十亿太少了吧,十五亿还差不多。”刘金阁揉揉眉头,旁边罗桥张口结舌道:“我是等他还价啊,谁想到怎么像是挖了他祖坟一样?”

    “现在怎么办?”俩人站在野生动物园的广场上面面相觑,他们的收购计划完全失败了。

    “我看庄主收购别人,说收谁收谁,一收一个准,怎么轮到我们,就那么难呢?”刘金阁也是第一次操作这种事,头痛地揉揉眉心。

    “所以庄主就是庄主啊。”罗桥抬头看了看天,道:“快下雨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再从长计议吧……”

    “待老夫明日向庄主求几张身份卡来,哼!”刘金阁回头,看向了那一大片连绵的各种建筑。

    马场、骑术俱乐部、野生动物园,多大的一片地啊,如果能买来那该多好……

    俩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意兴阑珊地回去了庄园,路过酿酒坊时,风已经起来了,天边乌云堆积,。

    几个警察正在顶着风,对庄爸大喊:“老庄叔,咱们今天就到这里吧,待会儿真下了大暴雨,会有危险,我们先把人员疏散了吧!不然要出事!”

    “好。”庄爸也早就在担心天气了,赶快疏散,只是已经在酿酒坊前面排队许久的人,却一个个不愿意走,大声嚷嚷着,好几次都差点引起踩踏。

    直到天色渐渐黑下来,然后轰隆一声巨响,打雷了。

    风暴来了。

    求购祛病酒的人,这时候才慌了起来,推搡着想要离开,但已经晚了。

    当豆大的雨点降下来时,现场指挥的贾所长心都凉了。

    这么多人,该怎么办?

    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