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二九章:桃花源
    早上七点,一辆车从虚城综合大学开了出来,向西驶去。

    开车的是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小张,旁边是虚城综合大学的一名教授,姓陈,专长是经济学,也是虚城综合大学仅有的几个能拿出手来的教授之一。

    “陈教授,这次赵总说实在是没时间,让我们去上门授课,您多担待点。”一边走,小张还一边做陈教授的思想工作,免得他到时候情绪不好,冲撞了这位大老板。

    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基本的清高还是有的。

    谁想到旁边的陈教授却是很看得开:“当然,那可是大金主,而且咱们学校现在可是牛叉了,不都多亏了这位赵总?我到时候肯定好好伺候着,拿出真本事来,好好教。”

    虚城综合大学最近名声渐涨,连前来报名的人都多了许多,都因为徐城综合大学多了一支声名赫赫的篮球队!

    虽然妹子们大多时候都在别的地方训练,但是偶尔回来学校的球场打一次篮球,训练一会儿,那围观的人群,都几乎人山人海,挤得整个校园水泄不通。

    不过,最近庄不远极少在外面露面了,大多都是赵民带着妹子们南征北战,而且和虚城综合大学的接触,也是赵民更多一些。

    “我也看过几次,真不知道这位赵总是怎么训练这些孩子们的,那体能,我看都赶得上NBA了,顶级的男球员,也没那么厉害,我看这支球队,很快就会离开虚城,横扫州内,然后走向世界了。”

    小张连连点头称是,身为虚城综合大学的一员,之前在这里工作,只是为了养家糊口,很难说有什么归属感和荣耀感,一份工作而已。

    但最近小张真的感觉,学校的精神风貌都和以前不同了。

    这么下去,学校说不定会崛起,然后变成州内最厉害的民办学校?

    但想到“民办学校”四个字,小张就又叹了一口气,州内再厉害的民办学校,又能如何?不还是低人一等?

    不,是低人好几等,简直就是鄙视链的最底层。

    是不是该趁着行情看涨的时候,去换个工作了?

    思索着这些的时候,旁边陈教授突然道:“你看这条路。”

    小张放缓了车速,疑惑地看过去,这条路怎么了?

    这是一条普通的断头路,就在虚城综合大学和全能庄园之间,距离两边都不到两公里远。

    从主干路伸出去,不到一公里就断了,前方是一条蜿蜒上山的小道,前方就是幻山。

    在这条路的两侧,是一片略显破败的建筑群,建筑上大多写着什么:“某某种子公司”、“某某农贸公司”等等,这里是虚城的农贸中心。

    “这条路,以后就厉害了。”陈教授道:“虚城隧建的施工方案,就是从这条路向南,一直打穿幻山,到达贾湖,全长三十多公里。”

    “等以后幻山大隧道贯通了,咱们这里就不是虚城的最边上,而是变成了交通要道了,说不定地价也会看涨了。对了,你知道吧,咱们这位赵总,就是虚城隧建的大股东,等到以后真的把隧道建起来,你说这位赵总的身价得多高?”

    小张道:“我听说,虚城隧建的方案不太被人看好?大家都去投资州建集团的那条隧道了,这条隧道真能建起来吗?”

    “我搞经济这么多年,最大的感悟就是,这世界很多时候,是没有规律的,反转打脸的事情别提多少了。多少风光无限的大公司,转眼就消失了,连个浪花都不剩。别看现在寰城和州建集团风光无限,但这两条隧道,到底谁能笑到最后,现在谁都说不准。”陈教授摇头,“我个人的立场,倒是希望咱们的赵总能赢这一局。”

    车又向前行驶了两公里,然后在前方掉头,驶到了一处站牌处,小张放缓了车速,左右看了看,道:“应该就是这里了,这条路可真够小的,赵总就住这里?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大老板住的地方啊……”

    说话间,车转弯驶向了后方的道路,然后几秒钟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小张整个人都愣住了。

    眼前,是一片绿色的旷野。

    远方是连绵的绿色树林,像是火焰一样摆动。

    近处是大片大片的农田,虽然收割了,但并不显荒芜,似乎土地自然蕴藏着生机。

    而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横过了大片的农田,一艘船正在上面行驶,船后面,还拖拽着几根粗大之极的木头,船上掌舵的憨厚壮实青年抬起头来,对着他们露出了笑脸,还笑着摆了摆手。

    船尾还坐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两条腿垂在水里,拍打着水花,和身边一只猴子争抢着零食,笑得很开心。

    “嗷嗷!”

    “汪汪!”

    “啊呜啊呜!”

    正看得愣神,一阵乱叫声从远方传来,十几条大大小小的狗,正沿着道路跑了过来,像是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了背后的道路上。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村子?”小张大惊,“这不是在幻山吗?”

    旁边的陈教授也愣住了,外面完全看不出来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桃花源记: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再抬头看去,不远处,有十几栋巨大的独栋别墅正耸立在乡野之间,河流之畔。

    最左边的一栋别墅门口,赵民微笑着站在门口,已经等着他们了。

    “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乱。”赵民带他们进屋。

    看起来那么大的房屋,装修却完全不奢靡,极其简单,却又自成风格,让人看起来非常舒服。

    大厅里确实有点乱,好像是刚刚举行过派对,还没收拾完。

    俩人跟在赵民的身后,都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陈教授,这么大的房子,得多少钱啊!”

    “我怎么知道,这可是幻山,没有一亿我估计够呛吧……再看看外面的那环境,我觉得这可能是某个大佬开发出来的田园风格的地产,外面的那些土地成本,肯定要算在这房子里的。”

    两个小时之后,两人从赵民的书房里出来,陈教授摇头道:“难怪人家能闯下这么大的家业,赵总学习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简直是举一反三!”

    在庄园身份卡的辅助之下,赵民效率极高,虽然已经六十多岁,早就过了学习的最佳年龄,但乐意接受新事物。

    本来准备了几天的课程,两个小时就基本上讲完了。

    送走了两人,赵民整理了一下衣服,忐忑地走向了不远处,一栋正在建设的仆人房。

    庄不远坐在一个圆形木材上,看着舯墨人和其他几个仆人忙活。

    赵民走到了他的身边,深吸一口气,忐忑道:“庄主,您看我现在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