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二七章:比残暴我还没输过!
    “庄不远吗?”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庄园里,一片热闹沸腾,为了迎接新的仆从们到来,也为了庆祝冈保的小队团聚,庄园里大家聚一起庆祝了一番。

    庆祝的地点,就在赵民七百多平的仆人房里,虽然说起来有点搞笑,但现在这仆人房,才是庄园里最宽敞的建筑,比庄不远的主人房还要大不少。

    庆祝间隙,庄不远接到了一个电话,虽然是陌生的号码,但庄不远还是接了起来。

    “你哪位?”庄不远回忆了一下,自己似乎没听过这个声音。

    “我只是打电话来警告你一下,最好不要继续招揽徐建飞,虽然我也希望他能自由,但在监狱里呆着,不论是对他,还是对别人都是最好的。”

    庄不远眉头皱起:“你是谁?”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也不用查,不可能查到的。”对面道,“我打这个电话,只是为了保护你……”

    “我还用不到别人保护。”庄不远笑了。

    他看向了不远处的大厅,灯关了,持灯人焰喝high了,正在桌子上跳舞,绚丽的光芒从他的体内射出来,如梦似幻。

    庄不远觉得以后庄园可以省点电费了,以后搞个庆典公司也不错。

    再低头,绒人笪正抱着他的大腿,抬着头,两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确切的说,是看着他手中的手机,刚才庄不远接电话之前,这家伙正在玩手机游戏来着。

    除了没有尾巴之外,这家伙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大猴子啊,竟然还会抱着他的腿卖萌。

    “别闹别闹!”庄不远无奈,一只猴子,你沉迷什么手机游戏!等等,好像绒人不是猴子,而是智慧生物……但是无论怎么看,这家伙都是猴子啊。

    绒人笪对他呲牙咧嘴,一脸的讨好笑容。

    有时候,庄不远觉得有点乱,庄园里的这些生物,到底要怎么界定?

    怎么看绒人的智商,估计也没二妞高啊,更不要说鞭挞监工,或者说弥菲洱了。

    “你不相信我?”对面还以为庄不远在和他说话,他道:“那是你没见过他残暴的一面。”

    “比残暴?我还没输过。”庄不远不屑地抠了抠耳朵,弹了弹。

    我的残暴,说出来吓死你!

    “哈哈哈……”对面突然突然笑了:“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啊,是我多虑了,他怎么可能跟你走,算了,当我没打过这个电话。”

    电话啪一声挂了。

    “有病?你说不行就不行?”

    挂了电话,庄不远有点生气,你谁啊,突然打电话过来,就说我不可能收服徐建飞?真当我这个庄主是耍猴的吗?

    你可以鄙视我的智商,但不能鄙视我的残暴!

    生完气,庄不远把手机丢了出去:“笪,接着!”

    笪猛然跃起,在空中接住了手机,一个倒翻,两只脚抓住了空中的吊灯,倒立着玩起了手机。

    庄不远看着他,无奈地摇摇头。

    庄园里是越来越热闹了。

    各种种族越来越多,哪天没钱了,去开个动物园,估计也能赚个盆满钵满吧。

    而仅仅是堕落龙人,就帮他送来了四个仆从,他自己连第四个都还没搞定呢。

    天知道堕落龙人还会再带什么人来。

    “总不能真输给堕落龙人啊。”庄不远握拳给自己打气:“加油!你才是庄园里最好的猎头!”

    残暴的一面?看来,只能使那一招了啊。

    在电话的那一边,一名中年人坐在沙发上,对着黑暗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苦笑着摇摇头。

    真是关心则乱,之前不是没有人对队长有想法,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这些人里,甚至不乏一些大人物。

    “只有真正的魔鬼,才能降服队长心中住着的那头吧……”

    一个种地的小庄主?没可能的。

    ……

    第二天,当徐建飞再次看到庄不远时,甚至有些惊奇。

    “难道……他们没有警告你?”徐建飞玩味地看着庄不远,“你压根就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对不对?”

    庄不远笑了:“是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对军人好奇的年轻人?想要耍威风的二世祖?又或者是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徐建飞看着庄不远:“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我奉劝你一句,在你没伤到自己之前,回去吧。”

    “那好吧。”庄不远看着徐建飞,突然笑了。

    “什么?”徐建飞纳闷,什么对不起?

    在他的面前,庄不远的双眼闭上,然后又睁开。

    庄园主的残暴审视!

    那一瞬间,庄不远变了。

    在徐建飞面前的,不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似兽似树,通体银白,身体由无数似蛇似藤似肌肉的构造盘绕纠集而成的怪兽。

    它的双目,高高在上,俯瞰而下。

    那是一双怎样残暴的眼睛啊,那一瞬间,徐建飞看到了无数的尸体,每一具尸体,都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甚至残缺不全,死法各不相同,而每一具尸体,都有同一张脸,他的脸。

    他的目光扫过尸体,就像是瞬间经历一番那种痛苦一般,他不想去看,但他的目光,却被牢牢盯住了,压根就无法挪开。

    庄不远只是看了他一眼,在他的感觉之中,却像是过了亿万年。

    他死了生,生了死,尝尽了生命中无尽的痛苦,他的生命,就像是一个名为“一万个离奇死法”的gif,不断重复,重复,再重复。

    他想要逃离,他想要挣扎,但身体却动也动不了。

    他似乎听到一个伟大而可怕的声音从天空中轰隆隆地响着,却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他想要尖叫,想要哭泣,甚至想要崩溃都不行。

    似乎是过了亿万年,他听到庄不远说了一句:“咦,这样就可以吗?”

    庄不远有点纳闷。

    他使用了“庄园主的残暴审视”,其实是为了看看如何才能说服徐建飞。

    “庄园主的残暴审视”,就像是不停遍历无数种的可能,直到找到最有效的那个。

    不过庄不远对残暴系技能还是颇为排斥的,一共也只用过两次,一次是开发庄园的二级产出,一次是震慑邓亚利。

    这还是第三次使出来。

    然后他就发现,其实想要说服徐建飞很简单,只需要说一句话就可以了。

    “明天来报道。”

    真简单,谁说难的?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www.yuehuatai.com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