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二一章:一亿块钱买不买?
    庄园升级成为庄园村落之后,可以容纳三十名仆从同时在庄园里工作,可以建设三十座高规格的仆人房。

    但同时也意味着,只有庄园里有三十名常驻仆从在工作时,才能让庄园的工作效率提升到最高。

    庄园之前,一直都是比较松散的管理,大多是兼职仆从,现在看来,兼职仆从已经无法适应庄园的正常发展,要提升庄园的全职仆从数量才行。

    庄不远清算了一下自己的积分,和身份卡需要的积分,决定将全职仆从的数量,维持在15人。

    庄园里目前的常驻全职仆从,发了全职身份卡的,就只有庄园总管刘金阁、厨师冯斌、仆从老轰隆、萝萝,护院冈保,以及无处可去,干脆全职的驯化师高蟹,现在又多了一个木匠,舯墨人舯大栋,一共七个人。

    赵民现在正筹备着搬进庄园里来,真正成为庄园的全职仆从,之前赵民几乎也一直泡在庄园里,和全职差不多了。

    这样就是八个全职仆从,还差七个。

    按照全职兼职一比三的比例,也就是庄园里需要六十名仆从,以及查缺补漏用的临时仆从若干。

    此外,八个全职仆从中,地球人和流放纪元来的各种族对半,两者也有着显著的不同,地球人脑袋聪明,学习能力强,管理能力强,适应能力强,是管理人才;而流放纪元来的人,大多是经过了庄园主们的长期驯化,专为庄园而生,专业技能极强,是专业性人才,和地球人相比,工作效率几乎是好几倍的差别。

    如何配比,也是个问题。

    另外庄爸的酿酒坊,也已经升级成了“庄园小寨”,也能容纳十名全职仆从,如果也按照一比三的比例,这也是二十名仆从。

    现在庄园里的仆从和雇农加起来,满打满算还不到三十个人,这就是接近五十个人的缺口。

    其实缺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庄园对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已经不是大街上随便拉个什么人来,就能满足的了。

    这个世界上,人才很多,但人才往往混得很好,混得很好的人,就很难被庄园所用。

    像当初的邓亚利,都是庄不远几经周折,才让其收心,乖乖为庄园服务的。

    现在庄园百废待兴的时候,庄不远需要的是拿来就能用,忠诚度高,能够全职的优质仆从资源。

    这么好的仆从到哪里找啊!

    庄不远头痛了。

    像州建集团的徐总那种,绝对是优质的好仆从啊,但是“徒劳的叛逆线”不消除,随便收人,就是草菅人命。

    正如庄不远说邓亚利的那样,在这个过程中,庄不远一直在努力学习,在地球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有着海量的知识和信息可以摄取,最近几天,庄不远的随身书籍,都是各种人力资源相关的,看得头昏脑胀。

    难道用人不是直接发张卡,然后就把人拐卖了吗?干啥那么麻烦啊!

    简直了!

    看书看烦了,庄不远就两手合十,对着天空拜拜。

    “庄主您在干什么?”刘金阁纳闷地看着庄不远。

    “我在祈祷。”

    “祈祷什么?”

    “祈祷天上再掉下来几个人。”庄不远道。

    刘金阁:“……”

    “如果您那么闲的话,不如回一下电话,响了好几次了。”刘金阁忿忿地走了。

    真是的,真是一个愚蠢的庄主!

    庄不远伸手摸摸手机,发现果然忘记在房间里了,他拍拍大牛的脑袋,大牛就伸了一根藤条进房间,帮他把手机拿了出来。

    电话是李明哲打来的。

    “董事长,您听说了吗?虚城建筑业协会已经公开表态,支持州建集团建设幻山大隧道了!”电话一通,李明哲就连忙道。

    “哦……”庄不远对此反应很淡然,你支持就有用的话,要技术干什么?

    幻山大隧道的难,从来不在于支持不支持,而在于技术达不到。

    其实他也一直在关注此事。

    当初他以冈保制造的地质模型,碾压了整个现场之后,州建集团一败涂地,一度非常被动。

    说好的一周之后,重新审核双方的方案,但是因为流感的爆发,向后拖了一段时间,也给了州建集团喘息之机。李明哲时不时给庄不远汇报一下传来的小道消息。

    什么州建集团从总部调来大批人手,州建集团昨天晚上又加班到凌晨,州建集团又请来了某某专家,州建集团又在到处游说……

    如此大的项目,州建集团并不死心。

    “董事长,后天下午,就要进行第二次方案审核了,我去接您?”李明哲在电话那边问道,一边问还一边吐槽。

    这么有钱的的董事长,连辆车都没有,到处蹭车,简直不能再抠门。

    “算了,你自己去吧,我这边忙。”庄不远道,真正的施工流程方面,他并不懂,去不去无所谓。

    对面沉默了片刻,然后李明哲又道:“董事长,明天我要向您请个假……”

    “怎么?”在这种即将进行方案审核的关键时刻,为什么要请假?

    “明天,罗总就要上庭了……”李明哲低声道。

    “啊……”庄不远一愣,然后道:“我和你一起去,来接我吧。”

    “谢谢董事长,幸亏您让安律师跟进了这事,我代表我们所有老兄弟,感谢您。”李明哲道。

    第二天下午,庄不远见到了罗桥。

    和当初收购虚城隧建时相比,罗桥更憔悴了,再也没有一丝的意气风发,完全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暮气沉沉,宛若夕阳将逝。

    这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可惜一心扑在工作上,和儿女妻子的感情并不好,两个儿女都在州外工作,在出事之后,儿女就将他的妻子接到了州外。

    庄不远很难想象,孤身一人应付此事,到底是什么感觉,又或者这也是罗桥希望的,这种事别人帮不上忙,他也不想让儿女看到自己落魄到铛锒入狱的样子。

    法官道:“被告人罗桥,因为管理不善、罔顾安全规章制度,造成重大事故,连带经济损失1.12亿元且无力赔偿,根据某某条,某某条,将判处有期徒刑5年,被告人的律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法官发现安丹月站了起来,很是纳闷。

    最近合作很多次了,很少见到安丹月临时改变主意。

    他顺着安丹月的目光,看向了法庭角落里,庄不远抬起了手掌。

    在他的手掌中,有一张执事卡,罗桥的身边,是一条明亮的绿色轮廓线。

    这个落魄的老人,光环尽失,骄傲褪尽,妻离子散,事业尽毁,却还有一身本事,将在监狱里终老。

    来之前,他问过安丹月,如果能够赔偿损失,罗桥这种很可能缓刑。

    问题是,一亿块钱啊,一亿块钱买个全职执事,买不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