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二零章:一亿块钱卖不卖?
    这个世界的一切美好,往往都源自于误会。

    譬如现在,即便是堕落龙人再贪婪,再残忍,他做梦也没想过,能遇到比“几百滴时间之血(几十毫升时间之血)”多更多的东西。

    譬如说几百万滴,几亿滴时间之血之类的。

    如果他知道的话,绝对不会掉头返回淘金镇,再去细细思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

    他只需要把机械巨犬装上个网兜,跑到庄园里晃几圈,然后让败家子,腐败残暴的庄园主把一大缸的时间之血当远程武器砸过来,然后乐颠颠抱着那一大缸时间之血,活过下半辈子,下下半辈子,娶几百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发展壮大自己的族群,成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伟大的人。

    毕竟,流放纪元这种穷困了太多年的地方,就算是做个白日梦,也不过是“皇帝的金扁担”之类的想法,实在是生不出更多的美好幻想。

    所以,庄不远担心的堕落龙人入侵事件,一时半会都没有再次出现。

    而被堕落龙人丢到庄园里来的新仆从舯大栋,刚刚加入庄园,就遇到了庄园的一次大危机,成功晋升庄园最忙碌的人。

    好在舯墨人可以不眠不休,正如有一句话说得好。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舯墨人的休眠期有足够的时间睡个好觉。

    虽然成功打脸贾业廉,帮亚建公司完成了西郊体育场改造的施工,但是邓亚利却依然愁眉不展。

    因为贾业廉对亚建公司的封锁,并没有解开,反而变本加厉。

    之前亚建公司进行的多个项目,此时都不得不停工,这些虽然不如西郊体育场的工期那么紧,但一直这么封锁下去,工程又不会自己完成。

    邓亚利这两天着急上火,嘴角上都起了泡,眼袋深得像是被人揍了一拳一样。

    看庄不远又不知道在忙活什么,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贾业廉的封锁,他忍不住来找庄不远诉苦道:“庄主,您赶快去把贾业廉收了吧,抹杀了也好啊,再这么下去,亚建公司就要倒闭了啊!”

    庄不远看了看邓亚利,摇头叹息道:“老邓,你有一个毛病,就是把手里的东西抓得太紧了,有些时候,放手才是更好的选择啊。”

    “啊?”邓亚利有点纳闷,这是什么意思?

    庄主什么时候开始打机锋了?

    “你跟我来。”

    舯墨人和他的船,在庄园前院的河流下游,靠近杂木林的地方安了家。

    不出预料,他恰好有“风方匠桌”和“水轮圆锯”这两种东西,因为这是一名木匠最基本的配置,而这两种东西,本来就是舯墨人发明的。

    风方匠桌,算是一种多功能的木工工作台,它由风力驱动,庄不远看到的船上的风车,就是给它提供动力的。

    而水轮圆锯,自然是由水力驱动的,和那逊利亚人不同,舯墨人喜欢利用自然的力量。

    舯墨人加入庄园之后,庄园自动默认庄园成功建设了木工棚,而且是木工棚的升级版,木匠铺。

    传说中的“木匠铺”变成了“木匠铺”也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满庄园跑,舯大栋从杂木林砍伐了枫木,用船拖着,借着水力运来运去,干活特方便。

    而此时,舯大栋正停在前院仆人房附近,忙活着切割一颗巨大的枫木,这棵枫木大概有好几个人合抱,在外面已经是成精了,在庄园的杂木林里,却还是小字辈。

    舯墨人的力量非常大,在他们的手中,木材似乎变成了泡沫,而舯墨人对木材,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感知能力,任何的木材,到了他们的手中,宛若庖丁解牛一般,被分解了开来,任何一个部位,似乎都能找到自己的用处,被加工成了各种各样的木料。

    庄园的仆从们大多都集中在了这里,大牛也在帮忙,他们将切开的木材重新拼装起来,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个的大木板,然后这些大木板再拼装起来,就变成了一面面墙壁,门窗、楼梯……

    在群策群力之下,就像是搭积木一样,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一间独具风格的木质大屋就建设了起来。

    这木屋是独栋别墅,上下两层带阁楼和车库,还有前后院,有八间卧室,十二个卫生间,多个起居室、餐厅、客厅、娱乐室、工作间、车库……

    反正能想到的东西都有,原本的模板,是坚果州风格的乡间别墅,被庄不远命名为“银河枫”的枫木,材质极为特殊,在阳光之下,闪烁着银灰色的辉光,闪烁的光点,让这栋房屋有一种莫名的质感。

    如果不是房屋有着漂亮的,如同自然生长出来的木纹,恐怕别人都想不到这是一栋木屋。

    正常来说,木屋的使用年限和坚固度,都远不如砖石结构,但是眼前的这栋,显然不用担心这点。

    而木屋也有自己的好处,譬如更舒适,冬暖夏凉,更透气,更贴近自然。

    站在木屋之前,邓亚利默默欣赏了很久,他也算是庄园里的大土豪了,见多识广,对这栋房子也是看着眼热。

    “庄主,您这是不打算住后院,到前院住别墅吗?”邓亚利纳闷道。

    “哪儿啊,赵老爷子说想把自家的房子让给儿子当婚房,打算搬到庄园里来,所以我就寻思着,先把仆人房建设出来。”

    什么?仆人房?

    邓亚利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种七百多平的独栋别墅,是仆人房?

    再挖个泳池,种上点花花草草,简直是土豪别墅,又或者……是一个小号的庄园了啊。

    这种东西,竟然是仆人房?

    震惊了许久,邓亚利摸着鼻子苦笑道:“我花了好几千万买的那栋别墅,还没这房子好呢……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庄主,您这房子,放在外面,没有一亿块钱都买不到!”

    这是哪里?这是寸土寸金的虚城啊!

    幻山脚下,独栋别墅,尽享田园风光的同时,还能享受交通的便利,比当初最初级的庄园还大的面积……你还想要什么?一亿块钱都不卖啊!

    “你就没有点别的什么想法吗?”庄不远对邓亚利真是恨铁不成钢。

    或许最初庄园刚刚开始发展的时候,邓亚利是庄园里最有钱,也最大的老板。

    但是随着庄园的发展,大家都在努力,就连赵民都在努力学习管理,成为一名园丁长,邓亚利却被自己之前的经验束缚住了,并没有随着庄园一起成长。

    看邓亚利还在茫然,庄不远无奈点醒他道:“你现在背靠庄园,又何必继续坚守原来的发展路线,那些传统的业务,能剥离的剥离,能卖掉的卖掉,不说别的,就算是去做篮球场地板施工,难道不能让你赚的盆满钵满?老邓,该放手了,该进步了啊。一步步走来,那么不容易,你若是跟不上庄园的发展……我不想哪天把你抹去记忆,逐出庄园啊。”

    邓亚利闻言,久久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