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一二章:舯墨人终于掉下来了
    “对不起,邓总,我们这也是没办法……”

    “不好意思邓总,这批货我们恐怕要延期交货了……延期到什么时候?我们也不知道。”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最近供货紧张,您的这单子我们真不能接……”

    “邓总,您知道我们的难处,我们愿意赔偿违约金……”

    “邓总,该低头时就低头,您也是建筑业的老兵了,何必和那种大人物弄得那么僵?”

    “邓总,全能庄园是全能庄园,亚建公司是亚建公司,您犯不着为了一点意气之争,把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啊……”

    亚建公司三楼,总裁办公室里,邓亚利挂了电话,像是一只困兽一样走来走去。

    他真的快要山穷水尽了。

    各种电话打出去,以前的一些合作伙伴,都在纷纷劝他,让他赶快向贾业廉低头。

    亚建公司虽然最近拿下了贾湖开发项目,发展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和寰城这种州内都数得上号的房产公司比起来,还真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别的项目,亚建公司都可以等,都可以暂时停工,但是西郊体育场是绝对不能停工的。

    距离州内运动会的首场比赛,已经不足两个星期了,本来紧锣密鼓地施工都赶不及呢,现在竟然还被穿了小鞋。

    以虚城的监理方那种严格程度,只要他停工两天,监理方立刻就会提请更换施工方。

    如果他说了算的话,现在恐怕早就跑去跪舔贾业廉了。

    但是他说了不算啊,贾业廉得罪的是庄主大人啊!

    让庄主大人低头?

    贾一鑫可差点把老庄主的房子给拆了,以庄主的个性,绝对不可能对贾一鑫网开一面的。

    毕竟那是一位残暴的庄园主对不对?

    贾业廉更甚,他在建筑行业内,有一个绰号,叫做“暴君”。

    他的权力、影响力和名望,都不允许他向庄不远低头。

    而庄不远这位敢挑衅他威严的毛头小伙子,在业内,完完全全是一个作死小子的形象。

    庄园主VS暴君,到底谁能赢?

    现在,外界都在猜测,到底是这位暴君什么时候能把这个作死的小子捏死。

    邓亚利却盼着,庄主赶快派出冈保这家伙当杀手,把贾业廉给干掉,或者直接丢一张仆从卡给他,将他抹杀了算了。

    真不知道,是庄主先失去耐性,还是贾业廉先败下阵来。

    而夹在中间的他,就是最倒霉的。

    没办法,他还是得去找庄不远诉苦:“庄主,您可得帮帮我啊!”

    “怎么帮?”

    “您能不能让大牛……帮我把木板切开?”邓亚利期期艾艾道。

    这是牛山镇的木材加工厂提醒了他,既然大牛能够把树木切开成木方,那自然也能把木方切成地板。

    过了半小时,庄不远就哭了。

    大牛这个家伙,干起活来那是非常勤劳,但是它性格就像是个孩子,干点活就要有糖吃。

    切地板是个精细活,大牛切几下,就要回头舔舔庄不远的脸,木材还没切几方,庄不远就觉得自己的脸要秃噜皮了。

    “我最近是不是对大牛有点太纵容了?”庄不远反思自己教育孩子的方式方法,大牛这家伙,完全是被惯出来的啊!

    但是看到大牛湿漉漉温润的大眼睛,庄不远实在是说不出来拒绝的话啊。

    得,还是当自己的人形棒棒糖就好了。

    当然,木板切出来还不算完,还需要后续的加工,譬如烘干、刷漆等等。邓亚利打了一圈电话,之前对他的木方非常感兴趣的几家木材加工厂,都唯恐避之不及,他们或多或少都和寰城有业务联系。如果只是后期加工,利润又非常微薄,不足以让他们铤而走险。

    到最后,还是只有破罐子破摔的牛山镇木材加工厂接下了这个活。

    反正他们本来也没资格给寰城当供货商。

    但是,胡厂长在接下任务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妙的预感,等到真正开始烘干、刷漆的时候,这个预感成真了。

    庄园产出的糖枫木,对水分的锁定能力非常强,放在烘干房里好几个小时,木材都没见怎么干燥。

    而拿来做实验的几种油漆,在这木材上几乎毫无附着力,在刷上之后,不多时就会花掉,像是这木材在自动排斥油漆一般。

    “不是我们不努力,实在是我们无能为力啊,邓总。”胡厂长把结果报告给邓亚利,邓亚利又汇报给了庄不远。

    庄不远捂着发红的脸欲哭无泪:“我牺牲了自己的脸皮,可这一下午到底是在忙什么啊!”

    “实在是庄园的产出太过神奇,如果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肯定能找出办法来的。”赵民叹息道。

    “可惜现在没有时间了啊。”邓亚利快哭了:“庄主,您赶快给贾业廉发张卡,把他抹杀了!”

    庄不远两眼上翻,我虽然是一个残暴的庄园主,但是把人抹杀这种事……

    “如果天上能掉下来一个舯墨人就好了。”庄不远看着庄园里湛蓝的天空,道。

    就在此时,庄不远突然看到天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漂。

    “那是什么?”庄不远伸手指向了天上。

    “呃……”庄园的仆从们也都抬头看去,“好像是一艘船?”

    庄园的天空,看起来像是普通的天空,其实是重重扭曲的空间,整个庄园,就像是被笼罩在一个巨大的罩子里。

    那艘船看起来在天空中,事实上还在庄园空间的外面。

    那艘船的后面,还有一个巨大的阴影,那是一条格外巨大的机械巨犬。

    “后面那个,是一艘战争巨犬,前面的……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是舯墨人的船?”老轰隆也凑了过来,叫道:“快把冈保叫过来!让他看看!”

    “咦……好像掉下来了?”

    ……

    虚空之中,机械巨犬驱赶之下,前方的舯墨人的船,只能一遍遍地绕着圈子。

    舯墨人徒劳地想要逃脱,但是尝试了几次,只是换来了痛苦的惩罚,以及遍体鳞伤。

    好在堕落龙人并不像杀死他,只是态度上更加强硬。

    在虚空中转了几圈,舯墨人的船突然闪烁了一下,然后消失不见。

    “是这里!”战争巨犬上,堕落龙人兴奋地停下,记下了坐标,他终于找到了入口了。

    要发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