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二一一章:我就不信你不求我
    在胡厂长打电话给邓亚利的时候,另外一家叫做“梅港木材加工厂”的经理,也把电话打到了贾业联办公室。

    “您好,贾总办公室。”

    听到接电话的声音,梅港经理连忙道:“何秘您好,您之前说过,亚建公司的那块木方如果有什么进展,就立刻向您汇报。”

    “怎么这么久才打电话过来?”何秘书问道,“贾总还在等着呢。”

    “呃,这就是我们要汇报的,目前为止,这块木材毫无进展啊……”梅港的经理把经过说了一遍。

    寰城是一个真正的巨无霸,它旗下的业务数不胜数,甚至邓亚利都不知道,梅港木材加工厂,是寰城控股的企业。

    而且,梅港是这几家企业中,实力最雄厚,技术最先进,规模最大的一家,也是邓亚利最看好的一家。

    拿到了木方之后,梅港的工人还没来得及干活,立刻就接到了贾总秘书的电话。

    看到电话来自贾总办公室,然后想到了最近贾总和全能庄园的风风雨雨,梅港的几名高层顿时心中咯噔一声,不好,怎么把贾总这一层给忘记了,看来这次的生意泡汤了!

    谁想到,电话里,贾总的大秘不但没有责怪他们,反而说他们做得好:“不,贾总希望你们全力以赴,把这个业务接下来,就算是我们有什么私下的小冲突,也不代表我们不能合作嘛,贾总非常关注此事,你们有什么进展,请立刻向办公室汇报。”

    挂了电话之后,梅港的几个高层嘀咕了许久。

    贾总是一个宽厚大量的人吗?

    答案当然是否。

    这位贾总在业内的风评毁誉参半,他的竞争手段层出不穷,很多竞争对手的下场都很惨。

    被庄不远摆了一道,恐怕是近些年他最没面子的一件事了。

    那么贾总关注此事,而且还要把这个业务接下来,动机就不会那么单纯了。

    接下这业务,然后关键时刻给个产能不足、供货期推后,又或者干脆断货,让亚建公司抓瞎?

    生产过程中,搞点什么小动作,让产品不合格,出现什么隐患?

    对贾总来说,这倒是报复亚建公司,给亚建公司穿小鞋的好办法,但是梅港的几个高层都非常纠结。

    作为一家被控股的公司,梅港木材加工厂,也是独立核算的,也有自己的董事会,有自己的利益。如果真的下绊子,那可是会影响他们的业绩和业内声望的。

    但那可是贾总啊,即便是在虚城,也是跺跺脚颤三颤的大人物啊。

    这可怎么办?

    梅港也是资产上亿的公司了,此时他们却感受到了作为一名卒子,身不由己的感觉。

    你们大神打架,何苦为难我们小人物啊!

    最后,梅港的几个人只能决定走一步算一步,随机应变了。

    但结果出乎他们预料,这木方竟然加工不了?

    他们联络了许多的同行,大家竟然都遇到了同样的难题。

    “你确定这木方无法加工?”何秘书听完汇报,连忙追问到。

    “梅港是虚城最大的木材加工厂,如果我们加工不了的话,别的厂家也不可能……可能某些研究所里,有一些设备可以加工这种木材,但是根本就不可能满足得了批量加工的需求……”梅港的经理斟酌着汇报道。

    “州内范围内,其他的木材加工厂呢?”何秘书连忙又问道。

    “我们已经咨询了几名专家,他们普遍认为,目前常见的加工手段,都没办法加工这种木材。其他的木材加工厂,也只是规模更大,销售额更高,并不见得比我们梅港更先进。像木材加工比较发达的几个国家,譬如坚果州、枫叶州、毛熊州,加工的设备也都大同小异,我们谨慎地推断,想要加工这种木材,需要特殊设计的机械设备,当前并没有什么公司拥有批量加工此种木材的能力和手段……”

    说到这里,梅港的经理也是心中纳闷,这木头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想要毁灭一块木材,有一百种方法,放到几千度高温里面烧,什么木头也成灰。但是想要把木材加工成型,可就要麻烦多了。

    钢材你还能回炉重造,木材你弄废了怎么办?

    梅港的设备可比牛山镇这种小厂子发达多了,他们使用了水切割。

    先不说红宝石喷头的损耗,水切割的成本问题,水切割的厚度也是有限的,邓亚利给他们的这块木方,尺寸很大,他们遇到了和其他的切割方式几乎相同的问题,切割过程中,还没有切开一面,后面就已经愈合了。

    或许是因为加工过程中有水的缘故,枫木愈合的速度甚至比其他的切割速度还快。

    梅港的几名高层,看着这块木方,都快崩溃了,这特么是玉皇大帝的肋巴骨,还是太上老君的木拐棍啊?这么难对付?

    如果用这木头给牛顿做个棺材,何愁压不住啊!

    “贾总,亚建公司不可能找到厂商加工木地板,进口的地板至少还能扣押两个多月。”何助理向贾业联汇报道,“此外,我还查询了一下最近的进口货单,最近进口过符合规格的高档地板的,还有三家公司,我已经和他们打过电话了。”

    贾业廉满意地点点头,这个何秘书办事滴水不漏,向来是深得他的宠信。

    “全能庄园那边呢?”贾业廉又问道。

    “刚刚得到消息,庄不远刚刚带着他的球队,和牛山镇的一支高中篮球队赛了一场。”何秘书小心翼翼道。

    果然,贾业廉刚刚得见阳光的面庞,立刻又阴云密布。

    一想到庄不远和他的篮球队,贾业廉就一阵心烦意乱。

    “看来他还很悠闲嘛……那就再给他加点码!”贾业廉坐直了身体,“给我们所有的供货商打电话,谁也不能给亚建公司供货!”

    何秘书大吃一惊,如果说之前扣押亚建公司的地板,还只是小惩大诫,那么现在就算是釜底抽薪,断亚建公司的命脉了。

    没有建筑材料,一家建筑公司要用啥盖房子?

    但看贾业廉坚持,何秘书没说什么,领命而去。

    何秘书出去之后,贾业廉深深吸了两口气,他总觉得庄不远这个年轻人,底气足得有点怪异,和他之前对付过的所有人都不同,但不同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但这次……

    “我就不信你不来求我!”贾业廉在办公桌后面,神经质地笑了起来。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嗫哈哈哈哈~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