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八四章:种出来的女王
    苗圃里,在两个园丁和几个雇农的悉心照料之下,翠绿的枝条正在飞速地抽芽。

    很快,庄不远就知道,为什么这种植物叫做“鞭挞监工”了。

    和别的植物不同,它生长出来之后,树干就有了类似人类的形体,只是它的头部,就像是传说中的美杜莎一样,生长着九根枝条,每一根枝条,都细长而柔韧。

    九根枝条中,有一根枝条发育得格外粗壮,是其他枝条的两倍粗,宛若一条根部猩红,尾端翠绿色的长蛇。

    “再浇点水。”赵民一边给它松土,一边让旁边的农利新浇点水,农利新伸手慢了一点,顿时一声响亮的破空声传来,鞭挞监工头上最粗的那根鞭子,竟然抽了过来,啪一声落在了农利新的手背上。

    “啊!”农利新痛呼一声,手连忙缩了回来。

    “啪!”一声,鞭挞监工又是一鞭子甩了过去,农利新赶快向后退了几步,躲开了它的抽打范围,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

    “咦……”农利新原本以为自己的手背会皮开肉绽,谁想到压根就没有丝毫的伤痕。

    只是刚才明明感觉到了痛啊!

    就算是现在,那种痛感依然在脑海里久久不去,让农利新甚至不敢再上前,接近这鞭挞监工。

    庄不远甚至发现,刚才还喊着自己身上有讨厌味道的萝萝,缩在了自己的身后,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衣襟。

    什么东西,能让萝萝都这么怕?

    除了很难吃的电烤箱之外?

    “鞭挞监工……没想到这种生物竟然还存在……”老轰隆也是声音低沉,如临大敌。

    “怎么?”庄不远纳闷,这东西很厉害吗?

    “鞭挞监工是庄园主们最喜欢,但也是其他所有生物最讨厌的生物,几乎没有之一……”

    “其他的植物,都是被培养来帮助庄园主们提高庄园产出,或者为他们战斗的,但是鞭挞监工,是用来对付庄园仆从的……我们那逊利亚人,就是被……鞭挞监工的鞭子驯化的……”

    说着,老轰隆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对鞭挞监工的恐惧,已经深深镌刻在了他们的基因里。

    想到一代代的那逊利亚人,在鞭挞监工的鞭子之下,像是野兽一样被迫交配、产子,然后被筛选……庄不远也忍不住不寒而栗。

    “我是不是种了什么不该种的东西?”庄不远道。

    “不,鞭挞监工对庄园主是绝对忠诚的。”老轰隆道,“而且它们的智慧极高……”

    智慧极高?庄不远觉得这点倒不意外,大牛和二妞的智慧也非常高啊。

    只是性格方面不同,大牛是个逗逼,二妞大部分时间是个萌妹子,偶尔会成为绿茶婊……

    “不,不是它们……是她。”老轰隆道:“庄主,其实您完全可以把她当作一个人。”

    “她?”女她?

    难道我给自己种了一个女票出来?

    喜欢甩鞭子的女友?算了,谁爱要谁要吧。

    “据说,庄园主们在一个只有植物的世界发现了她们,她们是自己世界的女王,驱使着各种各样的植物统领群星,和庄园主们发生了轰轰烈烈的战斗,那是庄园主们遭遇到的最困难的战斗之一。“

    “驯化她们的是传说中最强大的庄园主,庄园主们的首领檗颛。身为最古老,最长寿,最强大的庄园主,就连檗颛也很畏惧她们的力量,所以只保留了一株最忠诚,最强大的,其他所有的植株,都被当作失败品处理掉了。”

    “而此后所有的鞭挞监工,都是从最初的植株上剪下来的枝条扦插而成,她们和母体之间,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联系,所以所有的鞭挞监工,可以看成是一个完整生命体的一部分,一个非常强大的智慧生物……”

    庄不远张口结舌,这就像是某种强化版的脐橙?

    1820在桑巴州的某修道院里,一棵橙树发生突变,变成了现在的脐橙,脐橙是无籽的,因此无法靠种子种植,只能嫁接。即使到今天,脐橙的种植方法依然只有嫁接,因此基因上是完全一样的。

    “据说,鞭挞监工最可怕的力量,就是它头上的九根鞭藤,每一根鞭藤都有不同的力量,通常第一根鞭藤发育最早,而绝大部分的鞭挞监工,终其一生,也只有一根鞭藤而已,因为第一根鞭藤叫‘灼痛’。”

    灼痛?灼烧带来的疼痛是最痛的,难怪农利新那么痛苦。

    如果只是当鞭挞监工的话,一根鞭藤就够了。

    老轰隆对庄不远解释的时候,赵民也被抽了一鞭子,吓得狼狈逃开鞭挞监工的鞭打范围。

    “这样下去不行啊,要种植失败了,庄主!”赵民惊慌道,“这可怎么办?”

    “怎么回事?”

    “初级种植术上说,这些鞭挞监工很安静啊!”赵民也是束手无策,“这么下去,它会死的!”

    死?

    庄不远突然想到了大牛和二妞都对他很驯服,不会攻击他,咬牙道:“我试试!”

    他向前走了一步,鞭挞监工的鞭藤猛然甩了过来,庄不远下意识地抬手,鞭藤缠在了他的手臂上。

    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剧痛,从手臂上传来,庄不远觉得自己差点昏迷过去。

    就在那一瞬间,他的面前,似乎出现了另外一个世界。

    那是一片浩瀚无尽的,绿色的世界。

    无穷无尽的植物,交织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将一颗熊熊燃烧的太阳包裹在其中,不断吸收其能量让自身生长。

    而这样的植物球体,在宇宙中还有好几百个,彼此之间,有宛若桥梁锁链一般的藤条相连,构造成了一个复杂的系统。

    那藤条,甚至比庄不远看到过的,锁住时间之肌的锁链还要雄伟。

    在这样的植物世界之中,其中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太阳,比其他的恒星要大好几万倍,其光和热似乎要吞噬整个世界。

    炽烈而短暂。

    而在那太阳的正下方,三个窈窕的身影,宛若要融化在阳光里一般。

    “弥菲洱三女王……”不知道为什么,庄不远知道了她们的名字,弥菲洱,那就是这庞大植物世界的名字。

    突然间,画面宛若梦境一般破碎,庄不远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那巨大的恒星轰然爆裂,狂暴的能量之中,宇宙都被撕裂,一道银色的裂痕一闪而逝,但在它愈合之前,一根锁链钉在了它的缝隙之中。

    远方,无尽的锁链,像是暴雨一般飞射而来。

    时间之肌……

    不,不是时间之肌,那裂缝比时间之肌小多了。

    真不知道,庄园主们到底征服和毁灭了多少伟大的文明……

    庄不远再睁开眼睛时,看到眼前的植物,已经生长成型。

    一个绿色肌肤,宛若窈窕女子的女子站在那里,口中喃喃低语。

    “她在说什么?”

    沉默了半晌,庄不远道:“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