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六七章:放狗咬啦!
    混混头头高蟹,是今天下午被放出来的。

    出来之前,他看到了隔壁遍体鳞伤的贾一鑫和何助理,两个人一脸愤怒地瞪着他,似乎他们身上的伤,是他要的一样。

    “看什么看?快走!”看守把他丢出了拘留所,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茫然地站在太阳底下,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贾一鑫被抓了?

    那个不可一世,跺一跺脚,似乎贾湖都要颤三颤的贾一鑫被抓了?

    他不是整天说,自己的关系遍布贾湖,没人能治得了他吗?

    为什么会遍体鳞伤地被丢进拘留所?

    这一瞬间,高蟹的心中有些什么东西垮了。

    回到租住的地方,他看到自己的行李已经被丢了出来。

    “快走!滚走,别住在我家里!”平日里那个唯唯诺诺的房东,色厉内荏,战战兢兢地拎着一根棍子,身边站着三四个也有点心虚的男人,气汹汹地瞪着他。

    “你们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高蟹下意识地一招手:“兄弟们……”

    兄弟们呢?

    兄弟们早就做鸟兽散了。

    高蟹被何助理砸了一个脑震荡,受命去诬告庄爸,几个小弟并没有全跟着去,只是在旁边照顾策应。

    他们在高蟹还在里面时,就已经知道贾一鑫被抓了。

    而且,坊间传言,说贾一鑫得罪了一个大人物,很难东山再起了。

    如果说,他们是一群猢狲,那么贾一鑫就是那颗大树,高蟹也不过是一个猢狲头子罢了。

    现在,树倒猢狲散,大家早就已经各奔东西。

    高蟹连行李都没来得及拿,就被房东几个兄弟乱棍赶了出来。

    在房门口发了一会儿狠,高蟹又打了几个电话,跟之前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几个人,谁想到,不是忙音,就是说两句匆匆挂断。

    好像他是什么瘟神一样。

    他摸了摸钱包,只剩下五十块钱了。

    其实现在仔细想来,往日里身上哪里有钱了?不都是东混西混,到处吃所谓的“孝敬”吗?

    到了常吃霸王餐的地方,刚打算进屋,就看到老板拎着两把菜刀站在门口,高蟹就识趣地绕了个圈子走了。

    天色渐渐黑下来,高蟹饿的肚子只抽抽,他心中在艰难地抉择着,身上的50块钱,是要住店,还是要去吃一顿饱饭?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落魄到这种程度。

    谁能想到,不过是去带着虎子他们去吓唬吓唬一个平头老百姓,到最后竟然变成了这样……

    等等,虎子!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被抓走了……

    会不会挨饿?会不会受委屈?

    会不会……会不会现在已经变成狗肉火锅了?

    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担心,高蟹再也顾不上别的,转身就跑。

    跑了几步,突然又停下来。

    它们会不会饿了?会不会哀怨地发出呜呜的声音?会不会……

    于是,50块钱就变成了几大块肉。

    ……

    高田悄悄来到了农家院外,把车远远停在路边,然后小心翼翼走了过来。

    现在天气大热,但是高田却捂得厚厚得,穿了一套厚厚的外套,手中还拿了一根电警棍。

    没办法,他怕狗啊!

    自从小时候被狗咬过之后,他就特别害怕狗,而且也正因为担心得狂犬病,才成就了现在的病毒学家高田。

    上次来的时候,他就看到好几条狗蹲在门外,不过他早就有所准备。

    他从后备箱里,拿出来一小袋肉块。

    高田是个医生,他可以拿到很多致命的药品,他小心翼翼地戴上手套,把几滴毒液滴在肉块上,然后下了车,慢慢向农家院的方向走了过去。

    绿色的枸橘墙壁,就在路边,路灯之下,枸橘的墙壁缺口之后,就应该是农家院的入口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缺口之处,所有的光线都像是被吸收了一样,黑黢黢得让人心里发怵。

    他在那入口处,徘徊了半晌,纠结了半天,终于还是一咬牙,抬手,就要把手中的毒肉丢进去。

    猛然间,他的手腕被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

    “混蛋,你想毒狗!”高田只听到身边一声炸雷一般的响声,然后被人一把拽得向后倒去,踉踉跄跄还没站稳,就觉得脸上啪啪两声响,竟然被人甩了两耳光。

    谁?谁在打我?

    高蟹上去又是两脚,把高田踹得在地下直打滚,就在此时,他听到了身边传来了一阵欢喜的狂吠声。

    “呜呜汪汪!”

    “嗷呜嗷呜!”

    “汪汪!”

    一听这么不靠谱的乱叫声,高蟹就知道,这是自家的三个憨货!

    “虎子!”高蟹惊喜地抱着三个大脑袋,眼泪哗哗哗就流下来了。

    到了最后,也只有这三个憨货还记得自己,还在意自己。

    三个憨货大舌头在高蟹的脸上狂舔,舔得高蟹又哭又笑。

    不过舔着舔着,其中一个憨货,就被地上的一块肉吸引了。

    “不行!”高蟹赶快抢过来那块肉,这可是毒肉!

    一想到这三个憨货说不定就被高田毒死了,高蟹就怒火冲天,指着高田道:“就这家伙想要毒你们,咬他!”

    “别!别咬我!我不是坏人啊!我是个教授!”

    “叫兽?我还砖家呢!咬他!”

    三个憨货欢快地张开血盆大口,一个咬胳膊,两个咬大腿,一下子就把高田扑倒在地上了。”

    “救命!救命!”高田惨呼不已。

    “说,你为什么要来毒狗!”

    “我不是来毒狗的,我……”

    “还不老实,再咬!”大虎松开血盆大口,换了个肉多的地方,又一口咬了下去。

    一个怕狗的人,面对三条獒犬的血盆大口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

    反正高田这会儿已经快崩溃了,他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脑海里就一个想法。

    我要死了!

    我要被咬死了!

    “嗷嗷!救命!我是来偷配方的!我不是来毒狗的……”

    “咬他!再咬!”

    啊呜!

    又换了个肉多的地方。

    高蟹叉腰看着,心中那个开心那个爽啊!

    这才叫,欺男霸女放狗咬啊!

    这才是他的光辉人生啊!

    果然,没有小弟算什么!只要有虎子这三条憨货在,我就是欺男霸女的恶霸啊!

    高蟹恨不得扬天大笑三声。

    “我真不是来毒狗的啊,我真的是来偷配方的,我没毒狗,我真没……”

    距离农家院不到三十米的路边,一辆警车静静停在一棵树后,路灯的死角里。

    车上,民警李武星和周哥已经在这里蹲了很久了。

    现在的庄记酒坊实在是太重要了,现在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守着,就怕再出啥事。

    刚才李武星想要下车,周哥拉住他:“再等会儿。”然后把执法记录仪打开了。

    这会儿,周哥道:“下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