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六六章:驯化房的难题
    得益于庄爸的勤勤恳恳,整个庄园的运转效率,都被拉高了很多。

    而庄园的一连串提示,更是让庄不远羞愧不已。

    “庄园别院(酿酒坊)工作效率极高,建议升级。”

    “庄园当前等级为‘庄园小寨’,等级过低,无法容纳二级别院,建议立刻升级。”

    “庄园缺少建筑‘驯化房’,无法升级,建议立刻建设‘驯化房’,并完成一种物种的初步驯化。”

    庄不远对这个驯化房,已经头痛很久了。

    虽然知道庄园主们对“驯化”非常看重,甚至可以说,整个庄园主的统治,都是建立在对各种神奇生物的“驯化”上面的,但是整个庄园里,没有一个人懂得如何驯化。

    庄不远本打算找个训宠师或者训犬师之类的,谁想到随后就开始忙活虚城隧建和酿酒坊的事,然后驯化房就被落下了。

    到现在,庄园还卡在“庄园小寨”的二级,庄园小寨只能同时容纳十个仆从工作,所谓同时工作,指的是十个仆从在庄园里时,庄园的效率是最高的,一旦超过或者多过,效率就会急剧降低,影响庄园产出。

    而且最近庄不远频繁发卡,即便是使用“兼职卡”,容纳上限也只是三十个,也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而且大多都是质量不高的“雇农”。

    更不要说,庄园里的常住仆从就有五个,刘金阁、冯斌、老轰隆、萝萝、冈保。如此一来,就只有五个名额,由其他人轮换了。

    整天泡在庄园里的赵民、农利新是庄园产出的主力,好在还有大牛这个耕牛榕当生力军,以及庄爸这个身为“主人”,却比仆从还勤快的外援,否则庄园的产出数据,怕是难看的要死。

    就连刘金阁都来找庄不远这个不务正业的庄主抱怨了,再这么下去,庄园就要入不敷出了。

    “庄主,您忙于赚钱自然是好的,但是庄园才是根本,切勿本末倒置啊!”

    愚忠的刘金阁,都说出来这种冒犯自己的话,让庄不远很是羞愧,他赶快反思自己,是不是最近真的太不务正业了?

    唔,也是,庄园主们哪里用辛辛苦苦赚钱了?只要把任务分配给仆从们,自己斗鸡遛狗就好了嘛!

    可是,驯化房到底需要什么人呢?

    庄不远想到的第一个,就是“训宠师”或者“训犬师”。

    至于能不能成?先试试看看吧。

    于是,庄爸忙活着酿酒的时候,庄不远就发布了一个招聘启示。

    “招募训犬师,月薪4500,包吃住。”

    庄园没有人事部门,庄不远就把发布和面试的任务交给了虚城隧建。

    据说,接到了这个通知之后,虚城隧建月薪4000的两位老总,哭晕在了厕所里。

    混了大半辈子的工程界,都混成了副总了,连一个训犬师的工资,都比他们高!

    我一怒之下辞职了……我呸呸呸,谁辞职?傻瓜才辞职!

    因为是急招,一天的时间,虚城隧建的人事部门,就给庄不远筛选出来了四个名额。

    庄不远过去,拿庄园身份卡扫了扫,顿时一脸失望。

    四个人,轮廓线都是红色的。

    庄不远干脆也不出面了,让人事部门装装样子,面试了一下,然后继续寻找合适的训犬师,实在不行的话,去找猎头也好。

    回到庄园,天已经黑了,庄不远心中正琢磨着训犬师的事呢,庄爸一个电话打过来了:“混小子,别游手好闲了,来给我帮忙!”

    帮忙?庄不远一愣,出什么事了吗?

    赶快赶到农家院,庄爸对庄不远瞬息出现的本事,已经习惯了,反正庄不远每次都说自己就在附近,他见怪不怪道:“来,小远,给我搭把手,我想酿点新口味的祛病酒。”

    新口味……祛病酒?

    庄不远道:“我把老轰隆叫过来。”

    “别,他今天白天忙了一天了,再说了,这大晚上的,人家不得在家里陪陪萝萝,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啊,你整天这样用人家,小心人家辞职!”

    辞职?黑心老板庄不远表示,连加班费都没有,而且还得随叫随到。而且想不到吧,白天萝萝给我干活,晚上萝萝还要侍……不对,还要帮我哄小点点睡觉呢!

    就这样我都不给加班费!我就是黑心老板咋滴?

    但是这个黑心老板,也是拗不过庄爸的固执。

    整个庄园里,估计就庄爸指使起庄不远来毫不含糊,而且还各种不满:“你小声点,你陈叔李叔都忙活了一整天了,早就累坏了,别把他们吵醒!”

    “你给我快点,干活那么慢,没吃饭啊!”

    庄不远翻了个白眼,简直没天理了,我是个亿万富翁好不好!你指使我的时候,有没有一点点的心理压力啊!

    好在二妞在旁边,跑来跑去,不停帮忙。

    “你真是笨死了,真不知道我怎么把你养这么大的,还没妞妞有用,来,妞妞乖女,待会我给你做好吃的!”庄爸对庄不远百般鄙视。

    过了一会儿,庄爸就嫌弃庄不远了:“去去去,一点用也没有,去门外面呆着去!就知道不该找你帮忙!”

    庄不远终于解脱,赶快撒腿就跑,到门外面一看,三条憨货正趴在自己的狗窝面前,张着嘴巴,伸着舌头,哈气哈气地喘气呢。

    庄不远伸手摸了摸这三条大狗,在旁边坐下来,叹口气道:“唉,难兄难弟啊!”

    三条憨货:“汪?”

    兄弟们又来一个憨货!

    伸手把一条狗揽过来,别说这狗身上还挺舒服,虽然毛有点扎得慌。庄不远挠着这条憨货的下巴,逗着他,突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有人在门外徘徊。

    “呜……”三条憨货的肌肉,立刻紧绷起来,口中发出了低沉的呜呜声,却并没有吠叫。

    据说,咬人的狗,是不叫的。

    “是这里啊,怎么看不到……”

    庄不远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高田的声音!

    这家伙来干什么?他来准没好事,难道想要破坏庄爸的酿酒坊?或者说,盗窃酿酒坊的秘方?

    庄不远心中一动,就要叫人来,就在此时,三条狗突然站了起来,拼命摇尾巴。

    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他的脚步声很轻,人还很远,但三条憨货却激动得厉害,尾巴摇的跟风车似的。

    我好象闻到了爸爸的味道!

    老爸来救我们了吗?

    不,我们在这里呆的挺舒服的,但是老爸来了?

    不远处的路灯下,身形落魄的高蟹,一步步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