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六四章:令人震惊的可能性 1/5
    “老农的忠诚度提升了?”庄不远很纳闷地抬起头来,看向了农利新,农利新对他微微躬身,算是问好,态度格外恭敬。

    老农这是怎么了?庄不远纳闷啊,难道学会了邓亚利的神技,忠诚度成迷?

    不过庄不远也懒得想这么多,他刚刚发现了一个非常在意的事。

    “农教授,我有个疑问。”庄不远举了举手中的那篇论文。

    那是一篇研究历史上所有的大规模流感爆发的论文。

    龚柳波曾经通过关系得到了一份1968年流感的病毒样本,他把这份样本,和今年的流感病毒进行了对比分析,得出了两种病毒很相近,是近似变种,所以高田的治疗方法和疫苗全错了,算是直接打脸高田的论文,也对这次病毒的高传染性做出了解释。

    但是庄不远在意的却不是能不能反驳高田的观点。

    “农教授,我觉得这个结论不可信啊。”庄不远道,“这次的流感,怎么可能和1968年流感,怎么可能是近似变种?这结果不对啊!”

    “庄主,不知道哪里不对?这实验是我和老农一起做的,两者之间的关系一目了然。”龚柳波也走了过来,他基本上已经恢复了镇静,虽然看着大牛的眼神,还是很震惊。

    看到龚柳波的表现,农利新心中点头,至少暂时不会把龚柳波给驱逐了。

    “龚教授,你刚刚加入庄园,或许不知道,但是……这次的流感,其实并不是普通的流感,而是酒馆病啊!”

    龚柳波一脸茫然,酒馆病是什么鬼?

    “啊!”农利新却是大吃一惊。

    他终于也发觉了不对。

    这次的流感,是冈保从流放纪元携带来的酒馆病,这是一种在流放纪元的酒馆里传播的疾病,它和其他的流感截然不同,所以普通的抗病毒药压根就不管用。

    如果它和1968年的那次流感是同一种病毒的变种,那么……

    早在1968年,就有人从流放纪元来到过地球?

    “这不可能吧……”农利新喃喃低语,“会不会样本被污染了?”

    但是,他的内心,却有一种难言的惶恐感。

    就像是突然发现自己的支付宝账户被人盗走了那种惶恐。

    难道地球……其实并不是一片净土?

    庄不远也被这个猜测吓到了,和农利新面面相觑,只有龚柳波一脸茫然。

    农利新简单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做流放纪元,什么叫做酒馆病,龚柳波更是吓得目瞪口呆:“你是说,今年的流感,其实是外星人带来的?而很可能……很久之前,外星人就来过地球?”

    一时之间,无数种阴谋论闪过脑海。

    “说不上是外星人,但大体意思是这样没错。老龚,你的样本会不会被污染了?混入了今年的病毒?”

    “按照常理来说不会,但是我的实验室环境并不好,也不敢保证……”

    “哪里能找到保管比较妥当的样本?你还能弄到吗?”

    “我这份病毒样本是早年得到的,当时对病毒样本的管理还不严格,现在所有的病毒样本,都保存在州立病毒实验室里,想要弄到可不容易。”龚柳波连连摇头,“我这种级别肯定是不行的,至少要高田这种级别,才可能获准去研究这种危害性很强的病毒……”

    话音未落,俩人眼睛一亮!

    这个不难啊!

    踩他!

    踩到他烂在泥里,不就是他这个级别的了吗?然后就可以愉快地去研究病毒样本了。

    庄不远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踩高田还有这么个好处,看来这次不踩死他是不行了。

    上天都不想饶他啊。

    但是庄不远还有另外一个想法:“你的论文上说,年,也都爆发过危害性特别大的流感,特别是1918年的大流感,死亡数千万人……如果,我是说如果,样本没有被污染的话,1968年的流感病,真的是有人从流放纪元带来的。那么之前的大型流感,甚至古代的瘟疫,会不会也是?你们能拿到那些更早的病毒样本对比一下吗?”

    “那些带来过超大数量死亡瘟疫的病毒样本,都保存在最顶级的实验室里,得是经过世卫组织认定的最顶级的病毒研究所里最顶级的专家,才可能得到审批,得到一份样本……”农利新和龚柳波对望一眼,“看来我们想不发表论文也不行了……”

    “看来,我想不花钱建立研究所也不行了。”庄不远也是无奈苦笑。

    那个令人震惊的可能性,让庄不远心中波澜起伏。

    一直以来,他都经常会思考一个问题。

    全能庄园为什么会出现在一元拍卖里,为什么又是他买到了这全能庄园?

    在他得到全能庄园之前,这个庄园的主人是谁?

    写“庄园百科”的那个拥有现代人思维方式,经常还会调侃一下庄园主们的作者,又是谁?

    如果地球上还有其他来自流放纪元的生物生活着,他们在哪里?

    身为一名庄园主,得到庄园之后,庄不远又肩负着怎么样的责任?

    于是,因为一个近乎荒诞的理由,本来只是拿来踩高田的野鸡研究所,真正成为了庄园的分支机构之一。

    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农利新和龚柳波都在认真讨论,该发表哪篇论文。

    哪篇论文能够引起轰动,却不会遭到学界的弹压和反对。

    到最后,他们干脆又半真半假地炮制了一篇论文。

    “我这辈子第一次学术造假,竟然是为了不那么高调!”农利新那个无奈啊,这就像是穿越者为了不让老师起疑,故意打错小学题一样。

    明珠暗投,简直荒谬啊!

    半小时之后,一片名为《流感病毒综述》的长篇论文,被发表在了论文网上。

    这篇综述,深入浅出地分析了目前病毒学研究的几个流派,然后指出了几个流派的各自不足之处,然后由此生发出来了一种全新的研究方式和理念,这个新的理念如此恰到好处,几乎所有的流派,都觉得这个全新的理念,是在自己流派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们都在引用这全新的理念,作为攻击自己敌对方的武器,在这种争论之中,这个新的流派,也渐渐在生物学中站稳了位置,成为了一种主流学派。

    这个学派,叫做“庄园学派”

    这是后话。

    当看到这篇综述的时候,高田是带着愤怒和挑剔的心理点进去的。

    你什么人?也有资格写综述?

    但看完综述,高田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

    (嗯,别担心,是为了方便庄主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