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六一章:大智若愚 3/5
    “庄主,我们真的要让老庄主现在就复工吗?”庄园里,刘金阁问庄不远。

    “嗯?”

    “从庄园的利益来说,祛病酒卖的越晚,被传染流感的人越多,祛病酒的销量就越好,可以为庄园攫取更多的利润。”刘金阁不愧是执事,事事都以庄园的利益为先。

    这句话没错。

    毕竟流感并不是致病性极强的病症,如果再等两天,说不定就能得到十倍的利润。

    但是庄不远还是摇头道:“酒庄是我爸的,我爸说了算。”

    庄不远太了解自己老爸了,别说能够赚钱,就算是不赚钱,庄爸肯定也会去酿酒的。

    毕竟,他是庄园里最后一个老好人啊!

    “至于赚钱嘛……”庄不远玩味地摆弄了一下手中的律师函,“我们有更好的方法不是吗?”

    “咱们农民,要勤勤恳恳地赚钱,譬如挖个坑,把人种下去,然后再埋上,就能结出来红红绿绿的钞票了,不是吗?”

    旁边,安丹月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让高田和舍罕听到庄不远的这句话,一定会哭都哭不出来。

    他们以为自己被庄不远坑了——当然,真的是被庄不远坑了。

    但是坑了就是全部吗?

    后面还要把他们埋上,用脚踩结实,淋上莫名其妙的液体,等着他们发芽,然后一茬茬地收割庄稼呢!

    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惹庄爸。

    又看了看手中的资料,安丹月帅气地站起来,道:“既然庄主把坑都挖好了,那我去埋人了!”

    不会做农活,算什么庄园仆从!

    而且,按照庄园里的规矩,这次从对方手里索赔来的收益,庄不远拿八成,剩下的两成里,她能拿大头,然后其他人雨露均沾。

    如果真能索赔来20亿,嘿嘿……

    安丹月觉得,跟着庄主干活果然愉快!

    就让我一点点地从你这座金山上向下敲金子吧!

    ……

    安丹月离开之后,庄不远就带上老轰隆,准备好各种原材料,直奔农家院。

    到了农家院之后,庄不远吓了一跳。

    只见院子里站满了人,好多人看起来都气势惊人。

    之前见过的贾湖的副区长周磊,还有牛山镇的几个官员,都在旁边低眉顺眼地陪着笑。

    门外,还停着好几辆警车,很多的警察正在小心翼翼地戒备。

    而这些人,都围在庄爸的身边,听他说着什么。

    看他那眉飞色舞的模样,一定是在说酿酒了。

    庄爸看到庄不远过来,顿时眼睛一亮,道:“小远,来来来,把材料拿过来!”

    “酿酒的过程,光说说不清楚,我酿给你们看!小远,来给我搭把手。”

    众多中年人,就把目光扫过来,纷纷恭维道:“真是虎父无犬子,这位小伙子一看就精神!”

    庄不远心说,那是,我可是天生长了一张帅脸!帅绝人寰动不动!

    “小伙子有对象了吗?我给你介绍一个啊!”

    “小伙子在哪里工作?还是在家里继承家业?”

    “这小子?”庄爸还很嫌弃自家儿子,“整天游手好闲的,不知道在忙些啥,给我酿酒也帮不上忙,好在还干成了点小事业……”

    只是,虽然是嫌弃,语气里却满是自豪。

    在场的大多是中老年人,都明白这种说是贬低,实际上是夸耀的语气,更是恭维了起来。

    不过,说闲话是说闲话,庄爸一旦拿到了酿酒的材料,顿时面色严肃了起来。

    他穿上了干净的白大褂,戴上了口罩帽子手套,围着“酒馆酿酒器”就忙活了起来。

    一群中年人心中感慨,好吧,终于干起活来了。

    其实他们哪里是对酿酒感兴趣?

    他们是希望看看这个生产的过程,虽然让庄爸开工了,但是他们还是不放心啊。

    他们的家人朋友,也需要祛病酒啊。

    庄爸在大棚里,众人在大棚外面,隔着透明的有机玻璃看得一清二楚。

    当初,庄园厨师冯斌给庄不远做饭的时候,都能吸引很多人拍视频发朋友圈。

    庄爸酿酒的技艺,本就非常娴熟,在庄园身份卡的加成之下,效率之高,让人咋舌,一举一动,自有章法。

    就看到庄爸围着酿酒器团团转,动作精确,不多不少一丝一毫。

    庄爸这次酿酒还是使用的葡萄,只见庄爸两手左右开工,将葡萄的皮扒下,和当初庄不远一边扒一边吃,扒了半天吃饱了还嫌累完全不同,只见庄爸的两只手宛若幻影一般晃动,葡萄皮就像是紫色的瀑布堆积而下,而褪去了外皮的葡萄,晶莹剔透的绿色小球轻轻一弹,就落到了旁边的一个盆子里。

    只是扒葡萄皮而已,就已经让众人看的目瞪口呆,几乎忘记了呼吸。

    小半个小时之后,当一瓶瓶祛病酒被装到了小酒瓶里之后,在场的人才呼出了一口气:“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工匠精神了,但凡一种技艺达到了极致,真的特别震撼人心……”

    “酿酒大师!”

    “神匠!”

    疾控中心主任道:“现在突然明白,为什么高田的仿制品没效果了,虽然我不懂酿酒,但是看得出来,刚才老庄叔的每个步骤,每个动作都非常精确,就算是实验室里做实验也不过如此了,肯定有什么特殊的加工过程,是仅凭成分分析不出来的。我们老祖宗的文化,果然博大精深!”

    哗哗哗的鼓掌声响起,庄爸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挥手示意。

    庄爸酿出来的这批酒,很快就被所有人抢购一空。

    看庄爸又开始认认真真地重新备料,众人这才明白,之前的祛病酒,全是庄爸自己辛辛苦苦酿造出来的。

    这些人就这么在庄爸的院子里,看庄爸酿了一下午的酒,就像是欣赏什么表演似的,但毕竟公务忙碌,终于还是不得不离开了。

    一个个离开之后,心中感慨不已。

    这样的一个传统的,朴实的老手艺人,酿出了这种效果惊人的酒,却被人诬陷,差点还被人抢夺了成果,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众人,也是心中欷歔,暗生恼怒。

    在虚城,怎么能发生这种事情!

    绝对不能允许!

    不行,得补偿这位老实人一下。

    庄不远下午再回来时,就看到庄园里多了一大堆牌子。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单位。”

    “虚城重点扶持单位。”

    “虚城市质量免检单位。”

    “大国工匠。”

    “酒文化传承重点单位。”

    “匠心认证。”

    “虚城酿酒协会认证单位。”

    “虚城企业联合会理事单位。”

    但凡能够给认证点什么的,都给送了牌匾过来。

    庄不远看着那些牌子差点把农家院的大门都盖住了,也是张口结舌无法言语。

    再看看还在认真酿酒的庄爸,庄不远微微摇头。

    庄爸不在乎利益,但这些牌子,何止是利益?

    或许,这就叫做大巧不工,大智若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