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五九章:不好意思坑了你们,欢迎下次再来 1/5
    当门外守着的三条憨货汪汪叫起来时,庄爸就知道有人来了。

    “你们是?”庄爸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十多个人。

    其中还有三四个,是肤色较深的外州人士。

    “庄业为先生?”律师一脸警惕地看着旁边虎视眈眈的三条大狗,然后递给了庄爸一张律师函:“我是蓝博制药公司的法律顾问,您侵犯了我客户的专利,现在向你送上律师函,请立刻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否则蓝博制药公司将会向您发起至少2亿元的索赔。”

    两亿元的……索赔?

    庄爸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都呆掉了。

    “爸,让我来吧。”庄不远从庄爸的背后走出来,伸手接过了律师函,看了一遍,然后交给了背后的安丹月。

    安丹月仔细看了一遍,对庄不远点点头。

    “正如律师函上所说,您酿造的药酒,涉嫌窃取我客户的专利,我们保留点不限于将您述诸法律……”

    乔娜一个甩尾,把车停在了路边,冲下车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句。

    这个蠢蛋庄先生啊,你至少装不在家拖延一下时间啊!

    怎么能随便开门走出来呢?

    然后,她就看到了这位愚蠢的庄先生面色剧变,一脸的愤怒:“祛病酒是我爸酿出来的,凭什么你们申请专利?”

    旁边,庄爸一脸无奈,儿子你知道你演技很浮夸吗?

    “就凭这个。”律师又出示了一份专利文件。

    看到那专利文件,愚蠢的庄先生表现得更愤怒了,他道:“这有什么用!这不过是一张纸!”

    “庄先生,这是虚城专利局认证过的专利。”律师道,“这份专利有这么几个部分,我可以给您解释一下。”

    “首先,我的客户在三支口服液中使用了一种特殊的菌株,这种菌株已经提交了生物保藏,需要我给您解释一下什么叫做生物保藏吗?”

    随着生物科技的发展,和生物菌种、生物材料相关的专利越来越多。

    这种无法用文件和语言描述的专利,需要提交“生物保藏”,也就是把菌株或者生物材料的样本提交给专利申请机构,由他们保存起来,如果产生了纠纷,可以拿菌株或者生物材料对比。

    “其次,我们使用了一种特殊的办法诱使菌株分裂,并对其加工……”

    “再次,生产步骤我们也申请了专利……”

    乔娜看得都要以手加额了,你这个愚蠢的庄先生,你这种时候,还乖乖在那里听讲?

    这种时候就该胡搅蛮缠,什么都不懂才对啊!

    “这是生物保藏的提交时间,前天中午。这是专利的申请时间,昨天的下午。”律师继续解释道,“这就代表着,从昨天下午开始,我的客户拥有对这种菌株的所有权益……”

    “唔唔唔,多谢,我明白了!”庄不远连连点头。

    “多谢?”听到这俩字,就连高田都呆住了。

    “你是不是流感了?发烧了?你竟然谢我?我们在起诉你啊!”高田都想摸摸庄不远的脑袋。

    “老庄叔,他们想要抢你的祛病酒配方!”乔娜大叫。

    “乔医生,我只是拿回来属于我的东西。”高田厚颜无耻道。

    “唔,所以我说要多谢啊。”庄不远道,“多谢你解释的那么清楚,我就不用再费劲解释一遍了,也多谢你们把证据送到了我的面前,这样我就不用去搜集证据了。”

    庄不远看向了眼前的几个人:“这位就是专利拥有者高田教授了吧。而这位,我猜应该是生产方的蓝博制药公司的代表?”

    庄不远侧身,给眼前一脸懵逼的几个人介绍道:“那么我来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些人吧。这位是全能庄园的法律顾问安丹月女士。”

    “你们的律师函我收下了,现在也请接下我们的律师函。”安丹月笑眯眯地走上前,“我代表我的客户,全能庄园,向各位索赔。”

    对面,高田等人一脸懵逼:“你们在说笑?”

    是我们在向你们索赔啊!

    你们没搞明白吧!

    而且,全能庄园?

    全能庄园是什么鬼?我们欺负的不是一个小酿酒坊吗?

    他对自己的律师使个眼色,搞定她!

    但是他没看到,自己的律师,在听到安丹月的名字之后,面色已经变了。

    在听到全能庄园这个名字时,更是面色剧变。

    “高顾问,我们先回去,商量一下对策……”

    “他们凭什么索赔我们?”高田不信邪地问道。

    “因为我们也有专利啊。”安丹月微笑着,“不过比你们早了一周而已。”

    有安丹月在庄园里,怎么可能会留下什么法律漏洞?

    “多谢你们把专利号送到我的面前,现在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们的专利无效,而且窃取了我们的成果。”安丹月道。

    高田都呆掉了。

    这怎么可能?

    “那专利是真的吗?”高田连忙问律师。

    “是真的。”律师点点头,他低声道:“高顾问,这菌株真的一样吗?会不会他们在虚张声势?”

    菌株?

    不提菌株还好,提到菌株,高田甚至要哭出来。

    他非常清楚,如果对方真的把祛病酒提交了生物保藏,那么对方不但能够证明这是一种菌株,说不定还能证明他们的菌株和高田的菌株之间的亲子代关系,进而证明高田的菌株,完全是从他们的菌株繁衍而来的。

    一想到这里,高田的心肝儿都发颤了。

    “他们……索赔多少?”高田问律师。

    “20亿……”

    高田只觉得眼前一黑,就要昏迷过去。

    “等等,等等,待会再晕!”庄不远赶快拽住高田,“我还有一个人没给你介绍呢!”

    旁边,一名中年人向前走了两步,道:“我姓龚,也是搞病毒学的,我写了一篇粗浅文章,即将发表在期刊上,高教授您的研究给了我很多灵感,还请高教授斧正。”

    说到灵感的时候,他还腼腆地笑了笑,然后递了一份打印稿过来。

    《流感病毒研究中的常见错误及勘误》,看到这个名字,高田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他算是知道“灵感”指什么了。

    “现在你可以昏迷了。”庄不远一松手,高田就倒地上了。

    众人慌忙七手八脚把他扶起来,庄不远对他们挥挥手,道:“不好意思坑了你们,欢迎你们下次光临。”

    还来?再来让你坑20亿?

    目送这些人狼狈离开,庄不远看向了乔娜,一摊手道:“我就说,我们农民很擅长挖坑吧!”

    乔娜觉得自己也要吐血了。

    我到底担心个啥!

    (怕有人睡不着,又写了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