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五三章:研究病毒真是轻松愉快 5/5
    疾控中心,高田大发雷霆,骂了好几个医生和护士,甚至还骂了保安一顿。

    竟然让这些病人进到他的办公室来,这是严重的失职!

    又让保洁来把地拖了好几遍,高田这才回去自己的办公室。

    呆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有点不对。

    该死,被这些混蛋感染了流感!

    好在我有药酒!

    他打开抽屉,把收拢回来的那些药酒拿出来,从中取出了一瓶灌了下去,然后他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过了几分钟,他被人摇醒了:“老师,咳咳咳……老师,我和乔娜坐了对照试验……这药酒确实是……咳咳,有效的……卫生条件也合格,老师,我们要不要给病患们使用祛病药酒?”

    高田睁开眼,刚刚醒来有点迷茫,他一松手,手中抓着的一个小酒瓶啪一声掉在了地上。

    “老……老师……您喝了药酒?”那一瞬间,于亮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崩塌了。

    他难受得那么厉害,还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坚持使用抗病毒药物,现在头脑发昏还在坚持,而老师……

    “啊?”高田看向脚下的药酒瓶,突然面色一板,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乔娜看着于亮昏昏沉沉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连忙问道:“怎么样?”

    于亮摇摇头。

    “娘希匹!”乔娜又爆了粗,然后她一甩脑袋,转身进了办公室,不多时换了身衣服就出来了,拎着小包就走。

    “乔娜,你干什么去?”

    “老娘已经三天没下班了!回去休息!不然你让老娘猝死在这里啊!”乔娜甩着头发,踩着运动鞋就走,“明天老娘请假,不伺候了!”

    “乔娜……现在晚了,我送你,咳咳咳……”

    乔娜拿出来一个小瓶子,里面有半瓶祛病酒,在于亮面前晃了晃,这是陆哥还给他的。

    “你是想要坚守你的科学呢?还是想要酒驾呢?”

    于亮瞪眼。

    “你有那精力追老娘,不如先去你的逼乎上,把你拉出来的答案吃回去吧!”

    乔娜把那半瓶祛病酒塞回了于亮手里,转身走了。

    于亮看着药酒,再看看空旷的疾控中心,于亮拿起那半瓶祛病酒,一抬头喝了下去。

    半个小时之后,半夜修仙不睡觉的人,突然看到逼乎上的大神级答主,优秀的年轻病毒学家于亮,把自己的答案编辑了。

    现在答案只剩一行字:“我错了,对不起,我向祛病酒道歉!今天开始,退出逼乎!”

    怎么拉出来的答案,怎么吃回去!

    他的拥趸们都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于大神竟然退了?”

    “这不可能啊,于大神是不是受到了不公正待遇?”

    “于大神千万不要退出庇护啊!”

    “兄弟们,药酒党势大,我们要做于大神的后盾,不能让他独自承担压力啊!”

    但是这些人并没有意识到,本来浩浩荡荡的,支持他们的大军,已经退了。

    风声正在一点点转变,转变成了他们不希望看到的方向。

    于亮关了手机,在值班室睡着了,迷迷糊糊睡了没多久的感觉,就有人推他:“于博士,能不能请您帮个忙?”

    “什么?”于亮一愣,连忙坐起来。

    “现在外面太多人来注射疫苗了,医生们都忙不过来了,您来帮下忙好吗?”

    出了值班室,来到了疾控中心的大厅,于亮就看到了无数的家长、孩子都挤在大厅里,正在排队注射疫苗,家长们的安抚声,孩子们的哭闹声此起彼伏,让人听起来脑袋都炸了。

    “这么多人来注射疫苗!”

    “是啊,这次的流感实在是太厉害了,大家都怕了,于博士您负责这个窗口好吗?我让一名护士来协助您……”

    他刚刚坐下,就有人到他的窗口前面排队,于亮只能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一边注册疫苗,于亮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隐忧……

    如果抗病毒药物不管用的话,这疫苗能管用吗?

    ……

    庄园里,不断有叮叮当当的响声从工匠铺里传出来。

    酿造药酒,最重要的是利用时间之血的力量,而最主要的过程就是发酵,所以只要把生产线中的发酵罐更换成工匠铺打造的就可以了。

    庄不远一声令下,庄园仆从们连夜准备起来,老轰隆父女也忙了一夜。

    庄不远早上起来就来工匠铺里看进度。

    “一共十个发酵罐,已经完成了八个了,不过……庄主。”老轰隆道,“机械巨犬里库存的废旧金属已经不多了……”

    地球上的金属,是无法融入时间之血的力量的,它们会快速锈蚀消失掉,只有更高能宇宙的金属才能承受——或者,只是腐化锈蚀的更慢一点。

    庄园里的许多升级,都需要有时间之血的加持,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大不了以后不生产药酒了,再把这些金属拆回来重复利用。”

    老轰隆点点头,并没有反驳,您喜欢就好。

    农利新也来报到,他的表情说不上好还是坏:“我找了一个愿意和高田打对台的学者,他觉得高田的预测是错的,这次的流感疫苗是无效的,只是苦于无法证明,所以不敢冒险公布。”

    “那就去证明啊。”庄不远道。

    “他想要对病毒样本进行探针扫描,而且是精度非常高才行,不过他这两年混得不太好,很多设备已经不对他开放了……”农利新摇头道,“病毒这东西,太微小了……”

    他话音未落,三瞳人冈保道:“不小啊,我可以看到。”

    庄不远和农利新都表示,住口,滚粗。

    谁知道三瞳人站起来,对老轰隆道:“能不能借云台铁砧用一下?”

    老轰隆不爽地看了他一眼,还是让开了地方。

    冈保取出匕首轻轻在自己的皮肤上点了一下,道:“如果不是庄主您说,我还不知道酒馆病原来就是我体内的这些小微粒……”

    他把云台铁砧调到最高,然后用匕首尖在上面点了点。

    然后,冈保摇动把手,把云台铁砧放低。

    云台铁砧上,那微不可查的小小蓝点飞速变大,然后变成了一片蓝色的海洋,里面浮浮沉沉各种大大小小的细胞,然后细胞也飞速变得巨大,直到在他们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毛茸茸像是构树果实的病毒。

    “这就是酒馆病的微粒……病毒。”冈保确认了一下,点头道。

    庄不远拿出手机,咔嚓咔嚓拍了两张。

    “这个能算是证据了吗?研究病毒真是轻松愉快。说不定我也能当个病毒学家?”

    农利新在旁边茫然半晌,求人告诉我,我该去压住谁的棺材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