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五二章:干点小坏事 4/5
    虚城的这一夜,比昨夜还要难捱。

    不知道多少户人家,半夜了还亮着灯,不时传来咳嗽和辗转反侧的声音。

    都市白领小陈一夜都在照顾自己的母亲,她的身体本来就弱,有咳嗽的老毛病,支气管炎总是反复发作,所以这次症状也最明显,后半夜甚至发起烧来。

    “妈,您再忍忍,明天天一亮,我就带您去医院。”小陈道。

    “去医院,你没看新闻上说吗?现在医院爆满,连医生都感冒啦……难受死我了,你去把药酒拿来吧,我喝了。”

    “妈,新闻上都说了,疾控中心说这种药酒不能治病,刚把药酒的生产厂家给查封了,喝了如果有个什么不好的……”

    “不就是一瓶酒吗?有什么好不好的?再不喝,我今天晚上都熬不过去!拿来!”

    拗不过自己母亲的小陈,把排队买来的药酒拧开递了过去。

    看到母亲喝下,昏昏沉沉睡了,小陈也止不住困意,靠在床边睡了过去,过了一小会儿,他突然感觉有人向他身上盖东西。

    “妈?”一睁眼,看到母亲正在给他披毯子。

    “我看你累了,想让你先睡一会儿,待会儿再叫你。”母亲道,快上床去睡觉去吧。

    “妈,你好了?”小陈大喜过望。

    “好了。”老太太轻轻咳嗽了一下,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肺部和气管,“以前总觉得喉咙痒痒的,现在也没啥感觉了,这酒真是太管用了……”

    然后,老太太就开始骂起来:“什么垃圾专家,说这药酒不管用,我的一条命差点就丢了!”

    像老太太这种身体弱的,如果引起了并发症,说不定真的会一病不起。

    “儿子,你明天再去买几瓶,及姨他们也感冒啦!”

    ……

    贾湖,庄记酒坊,庄爸在房间里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时不时叹息一声。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有人在外面喊:“老庄叔!老庄叔!”

    庄爸披衣而起,二妞就已经靠了过来。

    “好孩子。”庄爸摸摸二妞的脑袋,打开了农家院的门走出去,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路灯下。

    “小李?”这个人不正是派出所的小警察李武星吗?他大概是下班了,换了一身运动装,远远站在路边。

    “庄叔,您可算出来了……”李武星抓抓脑袋,道:“您这里真奇怪,里面黑黢黢的,我没敢进去,就在外面喊您了……对了,这里还有个家伙,在旁边鬼鬼祟祟的!”

    说着,伸手从旁边揪过来一个年轻人。

    “嗨,你啊。”庄爸认得这人,白天说要来买药酒的那个药监局工作人员。

    “庄叔……”李武星想要说什么,却有点扭捏,看了看旁边的药监局工作人员,压低了声音,道:“庄叔……我想问问,您药酒还有吗?我奶奶感冒了,咳嗽的厉害……”

    “有,你等着。”庄爸转身要走。

    “等等,庄……叔,我也想要买点药酒!”

    “买?”庄爸盯着他,“你知道我现在被查封了,不能卖酒,不然是违法的吧!”

    “我知道……”那工作人员苦笑道,“不过我打听过了,疾控中心的那种抗病毒药物屁用没有,我爸也是难受得厉害,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老庄叔您高抬贵手,白天我多有得罪……”

    “我明白,都是工作,不过你们都是执法人员,所以我不能卖给你,那就是知法犯法了。”庄爸道。

    那工作人员面色一垮,还想要求情,庄爸道:“不过……”

    他一回头,二妞已经叼着一个装着药酒的小袋子走了过来,递到了他手里。

    “好孩子!”庄爸使劲摸摸二妞的脑袋,他爱死这个小家伙了。

    他把手中的药酒摆了几瓶在地上,道:“我不小心丢了,你们自己捡到的,别的我不知道啊!”

    “庄叔!”李武星差点笑喷了,庄叔真有意思。

    他捡起来地上的药瓶,取出钱包道:“我的钱丢了,谁捡到是谁的啊!”

    “别。”庄爸摆摆手,道:“真不用钱,我真不是想要卖给你们,拿去,快点回去吧,夜色晚了,再不回去家里人要担心了,回去吧。”

    李武星磨磨蹭蹭不肯走,等到那工作人员离开了,李武星小声道:“庄叔,所长让我问问您……白天那好几百瓶药酒证物,能不能算是卖给我们的?我们局里大家都病倒了,到处求药酒都没有门路。”

    “拿去用吧!拿去,拿去!”庄爸道,“什么卖不卖的,不值钱!”

    “庄叔您放心,我们一分钱不会少您的,我代表我的战友,谢谢您!”

    说着,李武星两腿一并,向庄爸敬了一礼。

    目送李武星骑着小电动车离开,庄爸久久不能言语。

    然后,他回到了小院里,把之前分装好的药酒,一个个摆到了路灯下。

    二妞也上前帮忙,在它的帮忙下,药酒在路灯下摆了一个方阵,然后写了一张纸条,贴在了灯柱上。

    “按需自取。”

    “走了,回去睡觉了。”干完这些事,庄爸觉得神清气爽,哼着歌回去了。

    人啊,偶尔要干点违法的事情!干坏事果然爽!

    ……

    疾控中心,病人已经闹腾起来了,护士和保安拦都拦不住,一个小护士被推得差点摔到,委屈地哭了起来:“我也不想这样啊,我都两天没回家了,我妈也生病了,你们干什么骂我,你们去骂姓高的啊!”

    密码门外,疾控中心的负责人对高田道:“高顾问,您快发句话吧,再这么下去,我们的医护人员就要受伤了!”

    “谁愿意出院,就让谁走!”

    疾控中心的负责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大声公布这个消息。

    然后他就听高田道:“走可以,不过医疗费用必须他们自己承担,洛芬灵很贵的!不要影响到和蓝博制药公司的合作!”

    “啊?”负责人一愣,高田却已经背着手回办公室了。

    “尼玛!”负责人骂娘,也只能把这个消息通知下去。

    高田在办公室里坐了片刻,看着眼前的祛病酒,越看越得意,越看越开心,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

    “请进。”

    然后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男人,男人声音还有点沙哑。

    “高顾问?”

    “我就是。”

    “啊呸!”男人一口浓痰吐了过来,然后回头道:“兄弟们,高贵的高顾问就在这里!”

    房门大开,一群病患站在门口。

    “啊呸!啊呸!啊呸!”

    ……

    庄爸一夜好梦,第二天早上起来,出门就看到,在路灯下摆着很多大大小小的石头,下面压着很多张大大小小的票子。

    还有几辆车停在路边,看到庄爸出来了,这才发动汽车离去。

    晨风拂面,吹动着那些票子,像是一只只蝴蝶在扇动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