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五零章:庄主一怒,血流漂杵 2/5
    (今天五更,不过码字晚了,可能会后半夜了……大家可以先睡)

    “庄主,都打听清楚了,疾控中心来了一个什么叫高田的专家,接管了所有的工作,现在整个疾控中心他说了算。”温六拳三教九流的都认识,向庄不远汇报,“我还听说,他还带了一个咖喱州来的什么医药公司的副总,在推广他们生产的疫苗和抗病毒药。”

    “庄主,让我去刺杀那个混蛋吧!”冈保拍着自己的胸脯,“他绝对活不过明天!”

    “庄主,不如直接用卡牌,然后将其抹杀。”刘金阁给庄不远出主意。

    庄不远无奈,你们这些人都在说什么啊。

    我是那么残暴的庄园主吗?

    我虽然生气,可也没到杀人的地步啊。

    你们这些仆从真是添乱。

    好在还有明白人。

    农利新道:“庄主,杀人太过分了,对一位学术界的权威来说,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抹杀他的研究,颠覆他的成果,推翻他的学术地位,证明他的著作全是废纸,一生毫无价值,然后让他郁郁而终!”

    好狠!这比杀了人还过分吧!

    庄不远:“农教授,你也学坏了啊!”

    真是近墨者污,近猪者馋啊……晚上想要吃烤乳猪了。

    咦,等等,原话好像不是这么说来着。

    “哪里,都是庄主您教导有方!”农利新嘿嘿一笑道,“高田这个人,虽然不算我的同行,但我们都是生物学圈子里的,这个人在学术圈的人缘不好,当初是踩着好几个人上位的,其中还有他的好几个学术伙伴,如果庄主您想的话,我可以找几个和他不对付的人站出来和他打对台。”

    “不过,学术专家的学术地位,不是那么容易打压的吧。”庄不远皱眉道,“我们又没有什么病毒学的专家……”

    “庄主,此言差矣。”农利新道,“科学是残酷的,牛顿曾经认为自己已经穷尽物理学的秘密,却不知道量子力学即将出现。狭义相对论出现之前,人们都无法抛弃‘以太’的存在,多少伟大的科学家都被这个假想的概念坑死……光到底是波还是粒子,争论了好几个世纪,却没人知道两种答案都是错的。任何一个人的正确,都是有时限的,总会被后人推翻或者完善……更何况,在病毒学界,这就是一个在不断被推翻的学科……因为……人类对生物其实一无所知啊!至少,我们对酒馆病的了解,远远多于这个高田。”

    身为一名生物学家,一名植物学家,没有人比农利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更感慨。

    人类对生命真的是一无所知。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大牛、二妞这种神奇的存在,有那逊利亚人、三瞳人这种智慧生物。

    而在其他方面呢?

    在人类观测不到的宇宙背面,还有庄园主曾经统治整个世界。

    有神奇到无法形容的“流放纪元”,他们用时间来形容生活的空间,这也是地球人所无法想象的。

    农利新说的感慨无比,庄不远却听的是满头雾水。

    农利新检索了一下高田的论文,对庄不远道:“这个高田最大的成就就在流感领域,他对上个世纪18年、57年和68年的几次流感都有所研究,发表了几篇非常具有针对性的论文,来解释这些病毒的传染与致病的机制,为什么它们具有如此的传染性……他的理论是,这些病毒的感染模式,和其他的病毒略有不同,现在我们就直捣黄龙,证明它是错的,至少是有漏洞的!”

    庄不远又不是病毒学的专家,听得简直是头大,“我要做什么?”

    “掏钱。”

    研究可是要花钱的!很多很多钱!

    庄不远以手加额,这个我擅长。

    “庄园还有多少钱?”庄不远问刘金阁。

    “两亿多点,周主任帮我们争取了一下,两公里隧道的工程款提前到账了。”

    “够不够?”

    “用不了那么多,我们又不是要建立一座病毒实验室……”

    委托研究,也可以使用虚城大学或者其他地方的设备,只要支付他们报酬就好了。

    这边,农利新发言结束,邓亚利小心翼翼地欠了欠身,道:“庄主……我有点小小的意见。”

    最近邓亚利见到庄不远,就像是耗子见到了猫,是彻底老实了,谨小慎微到如履薄冰。

    “说吧。”庄不远对其倒是依然和颜悦色。

    “我认为,像高田这种人,说是研究者,其实已经是一个商人了,打击他的学术地位,不如釜底抽薪,断了他的财路!”

    庄不远觉得邓亚利这个想法也挺好,道:“仔细说说?”

    “那个来自咖喱州的蓝博制药公司,就是他的财神爷了吧,咱们查查这家公司主营什么药物,然后研发出来比他们更好更便宜的药物,断了他们的财路!没了这家公司,让他连饭都吃不起的时候,看他怎么嚣张!”

    这个想法好狠,但是我喜欢!

    不过,药物这东西大家都不懂啊,众人发散了一番想法,就决定先把这个想法记下来,然后寻找机会。

    旁边,安丹月微笑道:“庄主,刚才邓总那招是釜底抽薪,我这里还有一招,可以称为扬汤止沸,其实对方还有一个漏洞。”

    嗯?庄不远纳闷,安丹月微笑道:“老庄主的小酒坊被封掉了,但是祛病药酒又不是只有小酒坊里才能生产,换个地方生产也一样啊!咱们庄园联盟里,也有好几家酒厂吧。不如咱们直接把药酒全市铺货!”

    “祛病药酒”是全能庄园的产品,有自己的商标,有生产、经营许可,是正规的产品,谁也不能阻止祛病药酒上市。

    “说实话,祛病酒我只打算给我爸酿酒玩,满足我爸的酿酒欲望,可没想到拿他赚钱的……”庄不远叹口气,“都怪这些人欺人太甚,老轰隆,明天你去酒厂研究一下,改造一下那里的设备!”

    “农利新,你去帮我找能和高田打对台的学者,他们要多少钱我给多少钱,就算是建个新的实验室,我也给他们建!”

    “邓亚利,你去调查调查那个蓝博制药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有机会就给他们一记狠的!”

    庄不远安排之下,几个人领命而去。

    估计高田做梦也想不到,他只是封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作坊,就引来了如此可怕的敌人。

    正所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庄主一怒,血流漂杵!

    欺负我无所谓,你敢欺负我爹?庄园里最后一个老实人你也敢欺负?

    作死啊你!

    此时,他正在疾控中心看着乔娜做的对照试验记录,面色变幻万千。

    从震惊,到狂喜。

    他叫来了蓝博制药公司的舍罕副总,道:“舍罕先生,你想让蓝博制药公司变成和芮辉并肩的超级医药公司吗!”

    “什么?”舍罕大惊。

    “我有一种全新的广谱抗流感药物专利,要和你们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