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四八章:可我们不卖药啊 10/10
    高田的一声大吼,让整个医院为之一静,一名胆小的护士手中的托盘差点直接砸在地上,吓得茫然地看着他。

    “把这药酒收起来!现在开始,由我来主持!”高田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去把发给病人的药酒都收回来!”

    所有的护士和医生都愣住了,一起看向了站在高田身边的虚城疾控中心负责人。

    “都愣着干什么?按照高顾问说的办。”负责人无奈摆手道:“快去吧!高顾问是国际上最知名的流感专家,是世卫的特别顾问,这次更是专门协助我们来控制这次流感的,听高顾问的准没错,都去干活!”

    负责人其实并不是医学出身,而是行政出身,但他说的话,众人也不能不听。

    “所有的医生,都来会议室开个会。”命令护士们把所有的药酒都收了回来,高田把医生都召集到了会议室里。

    此时的高田,又摆出了一副和蔼的神色,道:“不好意思,刚才我表现的急躁了一点,实在是因为担心来历不明的药物给病患带来更多的痛苦……大家放心,这次的流感并不可怕!有我在,一定能够控制住的!”

    大家的表情一点也不放心,特别是乔娜,瞪着一双大眼睛,气鼓鼓地鼓着嘴。

    高田的身后,于亮一直在看着乔娜。

    俩人不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面了,上次见了乔娜之后,于亮就对她念念不忘,很多次在逼乎上撕逼的时候,于亮都故意帮乔娜摇旗呐喊,就是想要赢得她的注意和好感。

    可惜的是,乔娜是个女汉子性格,就算是他怎么示好,乔娜该撕的还是撕,该打的还是打,好几次让于亮下不了台来。

    譬如这次,乔娜就啪啪啪啪得打了他的脸。

    不过……现在老师都出马了,一切就该尘埃落定了吧。

    难道老师还能出错?

    这么想着,于亮对乔娜挑了挑眉毛,换来的是乔娜的一个白眼,然后拿出手机快速打了几行字。

    手机轻轻一震,于亮看到逼乎上有人给他发信息:“这就是你老师?”

    “对啊,我说过,我老师是国际权威……”

    “自大狂。”

    “……”

    你这么评价我老师,真的好吗?

    如果这么评价高田的不是乔娜,而是别人,于亮肯定一个巴掌甩过去了,但是对方是乔娜,他也只能努力挽救一下:“我老师为人是有点狂傲,不过这也是因为他有这个资格……”

    “呵呵。”

    面对两个人尽皆知的替代词,于亮差点摔了手机。

    果然谈话止于呵呵。

    两个人的小动作,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高田还在侃侃而谈:

    “大家都知道,我是州立病毒研究所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州立病毒研究所一直在追踪州内所有流感病毒的传染趋势,并随时和世卫保持联络。这次虚城流感病毒的爆发,我们早就已经预测到了,而且也早就已经生产了相应的疫苗……”

    流感是按照季节流行的,每一年,每一季的流感,都在发生不同的变异,所以疫苗是不能一劳永逸的,每一季都必须研发和生产新疫苗。

    从类型上来说,流感分为甲乙丙(ABC)三种,其中甲型流感是最容易感染人类,对人类危害最大的,历史上几次造成大规模伤亡的流感,都是甲型流感,譬如H1N1。

    想要预防流感,就必须提前预测流感的变异和传播情况,提前制作出可能大规模流行的病毒的疫苗,以此来抑制流感的大规模爆发。

    在这个过程中,“预测”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开始,虚城的流感传染指数提高到一级,我希望疾控中心向外发布信息,呼吁所有的市民都来疾控中心接种新型流感疫苗,同时我也希望疾控中心拿出专业的态度,阻止市民使用来历不明的药物,以防对自身的健康带来危害……”

    高田顿了顿,指着身边一个负责颇深,头发卷曲的男子道:“这位是蓝博制药公司的高级副总裁舍罕先生,兰博制药公司受州立病毒研究所的委托,协助我们生产疫苗的同时,还研发出了一种全新的抗病毒药物,经过临床试验,对各种类型的流感都有非常好的效果。接下来,我们的治疗以这种新型抗病毒药物为主,各位请尽快了解该药物的药性,做好临床记录……”

    一连串的命令下来,大家就又忙碌了起来。

    只是有点有气无力就是了。

    特别是忙了一夜,对照试验做到了50组的乔娜,简直吃人的心都有了。

    她刚打算摔门而去,就听到高田又道:“对了,于亮,你去联络虚城药监部门的工作人员,去把那个贩卖非法药物的商家查封了,请疾控中心派人配合一下。”

    疾控中心负责人看了看左右,道:“那就让乔娜陪着于专家去吧,她正好知道地方。”

    乔娜:妈卖批!

    ……

    贾湖,农家院。

    日头已经接近中午,庄爸三个老伙计依然忙得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

    有“酒馆酿酒器”,庄爸酿酒的速度很快,但是罐装的速度有点慢,负责罐装的老陈忙活了一上午,觉得自己的腰都快断了,他捂着腰休息了几分钟,对庄爸道:“老庄,咱们今天上午卖完,下午就别卖了,去酒厂调试一下灌装系统,把罐装这活儿交给机器吧……”

    “不行啊,老陈。”庄爸哭笑不得,道:“你以为我没想过?咱们这瓶子太小了,得买那种灌装口服液的制药罐装机械才行,我一时半会到哪里找……再说,门外那么多人,你说不卖他们能同意?”

    “以前老觉得,如果能赚到钱,豁出命去也行……现在是发现了,那也要有命花才行。”老陈苦笑,这钱也不好赚啊!

    老陈又装了一批出去,出门就看到门外的气氛不对。

    “怎么回事?”

    “疾控中心刚发了个消息,呼吁大家不要相信什么药酒,说我们是非法药物,大家朋友圈里都转疯了……”

    老李一句话没说完,一辆执法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几个身穿制服的人员,大声道:“我们是药监局的,我们接到群众举报,你们售卖的药物没有生产批号,药物备案,售卖过程违反了规定第三条、第五条……现在我们要依法查封你们的非法制售假药窝点!”

    几个人声色俱厉。

    老李看着他们,眨巴了眨巴眼,道:“几位说得好。可问题是,我们卖的不是药,是酒啊!酒类酿造许可、贩卖许可你们要不要看?”

    笑话,我卖酒的还得有药物备案?你特么找茬?

    “哈?”几个执法人员的下巴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