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四五章:庄叔,救命恩人啊! 7/10
    庄记酒庄的祛病酒,经过一晚上的发酵,彻底成为虚城人的热议话题。

    而同样的,一夜之间,流感病毒也进入了爆发期,这一夜又有很多人病倒了,有人只是难受咳嗽打喷嚏,但还有人发起了高烧不退,一些身体虚弱的老人,或者本来免疫力就比较弱的病人,又或者身体长期透支的人,纷纷病倒。

    各地的医院已经爆满,社区诊所排队打针的人都必须自己带凳子,连吊瓶架都不够用了,更可怕的是,流感也已经在医护人员中流行起来。

    带病工作?很可能会造成更多的感染,而立刻休息?医护人员不足怎么办?

    而这种困境,不只是威胁医护人员,还威胁这个城市里大街小巷各种工作人员。

    虚城本来就像是一个精准运转的大机器,而这小小的流感病毒,已经开始威胁虚城的运转。

    当然,现在才是流感的第一次爆发,距离真正的大爆发,还有几天的时间,还没有多少人真正意识到,这是一场多么可怕的流感。

    流感这种病,最值得警惕的其实并不是它本身的致死率,而是由它引起的并发症,以及对身体的潜在损害。

    通常来说,统计流感造成的危害,要引入一个“超额死亡率”的概念。

    去年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流感,某地的死亡人数为2000人,今年爆发了流感,某地的死亡人数是人,就很可能是由流感引起的。

    在虚城这种地方,大规模的流感,甚至可能会威胁到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这一夜,有很多坐立难安,有人是因为被病痛折磨,有人是因为忧心焦虑。

    这种时候,传播在朋友圈里的神奇“祛病酒”,就成了他们救命的稻草。

    ……

    凌晨不到四点钟,有一辆车从虚城的方向开了过来。

    车上,都市白领小陈开车载着未婚妻,一边开一边左顾右盼。

    “一片绿色的枸橘,绿色的枸橘……枸橘长啥样?可千万别错过去了……哎呀反正是一片绿色的墙就对了吧。”

    只是,贾湖的湖边道路上,路灯并不太亮,现在天都没亮呢,想要找到一片绿色的枸橘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咱也来的太早了吧……这大早上的,我再睡一会儿……”未婚妻坐在副驾驶,一脸的委顿,现代人晚睡可以,早起嘛……

    还是说点别的吧。

    “唉你先别睡,帮我看着点,咱爹咱妈,你二姑他们的流感,可都指望着今天咱们买到祛病酒呢。”

    未婚妻这才勉强睁开眼睛,趴在窗户上向外看。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正看着,车突然车停下了。

    “车怎么停下了?继续走啊!”未婚妻一转脸,就吓了一跳。

    就看到前方,已经有七八辆车停在路边了,显然都是来买药酒的。

    我没看错吧,现在才早上四点多啊!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大家都好早啊,我还以为就只有我请不下来假,只能赶早呢。”小陈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向前。

    谁想到,大家都没有理他,都在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

    “大家在等什么?谁知道这老板啥时候开始卖祛病酒啊,实在不行,就只能叫醒人家了,我九点还要上班,得赶在开始堵车之前……咦?”

    说着说着,小陈突然感觉不对。

    这是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小陈纳闷地凑上前去。

    农家院前面有一片不大的空地,之前大家在朋友圈里,晒了很多在这里排队的照片,当时这片很是平整,但是此时此刻,地面上坑坑洼洼的,满地都是各种凌乱的零件,就跟坠机现场似的。

    而在距离农家院的围墙不远处,一台挖掘机、一台装载机、一台推土机,胡乱地堆在一起,像是什么糟乱的现代艺术。

    让所有的围观者都非常纳闷。

    以这种工程机械的移动速度,就算是三向碰撞,也不可能撞成这样啊……

    更不要说,那散落范围超过一百平方米的各种零件,看起来简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撕了一般。

    可什么东西,能把工程机械撕成这样?

    这可是工程机械,不是破布!

    “救……救命……”推土机之下,还传来了虚弱的呼救声。

    “有人在下面!”小陈大吃一惊,道:“快救人!”

    “别,你看清楚!”旁边一个人赶快拉住了他,小陈定睛看去,就看到三条恶形恶状的大狗蹲守在工程机械旁,虎视眈眈的看着所有人,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好凶的狗!”看到那狗,几个人都不敢上前了,其中一个连忙道:“快打电话报警!”

    报警电话打出去,很快就转给了最近的派出所,牛山镇二所。

    派出所里,一片兵荒马乱。

    “所……所长……又来了个案子,我去处理,这里的电话麻烦您来接一下。”

    “我忙着呢,让老周接一下!”

    “周哥,周哥,周哥别睡了,快接电话……唉,不好了,周哥也病倒了!”

    “李哥,李哥你不是给庄叔他们做结案吗?你怎么睡着了?啊,烫的好厉害!等等,笔录还没整理好呢,难道……庄叔他们还在这里?还没回去?”

    小警察李武星赶快跑去隔壁会客室,打开门,就看到庄爸三个人,要么窝在沙发上,要么趴在桌子上,都睡着了,看到小警察进来,庄爸迷迷糊糊抬起头,道:“啊……几点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李武星都觉得羞愧了,他连忙道:“对不起,对不起,庄叔,这边早就已经该结束了,不过李哥他睡着了,实在是对不住……”

    庄爸叫醒了俩老兄弟,出了门,就看到晚上在这里值班的五六个警察,病倒了四个,就只剩下之前喝过祛病酒的所长和小警察李武星俩人还活蹦乱跳的。

    “这可怎么办,都病倒了啊,所长!”

    “现在调查完了,这下子能喝药酒了吧。”庄爸叹口气,从背包里取出来四瓶药酒递了过去。

    当初小警察第一次从庄爸那里买来祛病酒的时候,几个人都还只是难受,并不严重,喝了确实好了。

    但这会儿,四名同事全都已经处于昏昏沉沉状态了,其中两个还发起了高烧。

    接过祛病酒的那一瞬间,其实所长和小警察都挺犹豫的。

    到底要不要喝?

    任何受过现代教育的人,这时候都应该直接把他们送医院吧。

    不过看到几个同事难受地直哼哼的样子,所长还是拧开盖子,给他们灌了下去。

    五分钟之后,四个人先后醒了过来。

    “咦,我好了?一点也不难受了?怎么回事?”四个人懵逼了。

    知道原因之后,几个人简直激动得热泪盈眶:“庄叔,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刚才真的是好难受,简直快死了啊!

    就在此时,调度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小警察面色一变。

    “所长,庄叔的农家院出事了!”

    “什么?”所长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