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三九章:欺男霸女放狗咬
    萝萝给老李送了饭,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旁边帮了一会儿忙。

    “姑娘,你帮我记一下这些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老李一边卖,一边收钱,然后扒两口饭菜。

    这么好吃的饭菜,不能好好品味,让老李很是无奈。

    萝萝茫然地接过笔来,别别扭扭地握着,她不识字,但是她记住了名字和身份证号的位置,照着描了上去。

    好在那逊利亚人的效率很高,精准度也不错,至少能描个七八分相似,但看起来可就歪歪扭扭,奇奇怪怪了。

    只是描了一会儿,老李过来一看,顿时笑喷了,道:“姑娘,你这字,比我孙女的还丑!”

    萝萝有些窘迫地红了脸,老李赶快道歉道:“没关系,没关系,现在的孩子们整天用手机,都不写字了,来,还是我来吧,姑娘你回去吧。”

    萝萝的心情有些不好,最近她总是偷偷地让小点点教她识字,只是小点点认识的也就几个字而已。

    庄不远问了她好几次要不要上学,而每当庄不远问起的时候,她总是红了眼圈拼命摇头,庄不远也就不再问了。

    庄不远感慨,这年代的孩子,都厌学啊!

    那就再等等,等时机成熟再说吧。

    萝萝想的却是,遥远的庄园主时代时,庄园主们把知识当作自己的禁脔,不知道处死了多少妄图了解文字的庄园仆从,萝萝害怕。

    虽然看起来庄主大人很和善,但是他一会儿残暴,一会儿仁慈,能不能信任他?

    说实话,萝萝并不了解庄不远,对生活在被放逐纪元的那逊利亚人来说,现代人太复杂,他们很难理解。

    别说他们了,就算是早二十年的人来到现代,也一定会觉得现代人都是神经病。

    再说,www.yuehuatai.com和书写文字啊,那是多么伟大的东西,是尊贵的庄园主才能拥有的神奇技能,他们只是庄园的仆从而已,怎么有资格得到那些东西?

    但是慢慢她发现,似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懂得如何使用那些神奇的文字。

    为什么?

    难道这里的人全是庄园主伪装的?

    萝萝想不通。

    他们那逊利亚人的世界很广袤,但另一点上来说,却又狭小封闭的可怜。

    一方面是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一方面是对未知的渴望。

    让萝萝求之不得,却又求知若渴。

    她曾经捧着小点点的故事书,指着那一个个方块字,拼命猜测它的意思。

    她也曾经见过老轰隆在星月之下,拼命地翻着一本说明书。

    但是不论是老轰隆还是萝萝,都不敢让庄不远知道他们的这种渴求。

    尽管不敢承认,但是萝萝喜欢庄园的生活。

    安逸、幸福,可以在温暖的房间里,柔软的大床上睡到天亮。

    在宇宙中流浪的岁月,好像已经是几个纪元之前了。

    会不会,一旦她提出那个荒谬的,大胆的要求,一切就会烟消云散,再也不复存在?

    萝萝并没有立刻回去庄园,而是沿着贾湖走着。

    一边走,一边烦恼地踢着贾湖边的石子。

    就在此时,一辆面包车呼一声停在了萝萝的面前。

    “小妹妹,哥哥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啊!”

    两分钟之后。

    “大姐,大姐,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高蟹拼命缩在地上,就像是一只把自己缩成球的潮湿虫,“求求你别打我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不打我!呜呜呜呜……”

    妈呀,这一家子难道是从少林寺来的?为什么都那么可怕!

    为什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都能一个打七个!

    “让你做什么都可以?”萝萝的眼中闪过了危险的光芒,“就算是可能会被处死的事?”

    “我……我什么都干……”高蟹拼命点头,被处死?再不答应,他就被萝萝打死了!

    “那好,你们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回来!”萝萝转身走了。

    萝萝回到了庄园,找到了小点点,问道:“小点点,你的童话故事书呢?”

    “啊,我借给幼儿园的小凯了。”小点点道,“萝萝姐姐你要看?明天我拿回来。”

    “你要保密啊!”萝萝道。

    小点点点头:“放心吧,我一定保密!这是我们女孩子的小秘密!”

    小点点像是大人一样保证道。

    萝萝这边还没说完,那边庄不远叫她了,她一紧张,就把高蟹等人给忘了。

    高蟹等人在原地等了半个多小时。

    “老大,我们是被她耍了吧,不是说马上回来吗?”

    高蟹心中那个恼怒啊,你这人,怎么比恶霸还不守信!

    “老大,我们该怎么办?”一个混混问道。

    这家的男人欺负不了,女人也强霸不了,为了自己的小命,要不然干脆现在就跑?

    高蟹也犹豫啊,再和这家人混下去,说不定马上就没命了!

    但是他的决心还没下,何助理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何助理,这家人不好弄啊……”高蟹道。

    “不好弄?如果好弄还要你?”那边,何助理却是丝毫不留情面,“明天之前,如果你不把这家人弄走,就等着进局子吧,你别忘记了,我能把你捞出来,也能把你送进去!”

    高蟹默默挂了电话。

    何助理这人很阴,几乎什么事都不会留下证据,而他们当初跟何助理混的时候,存着抱大腿的想法,都是弄了投名状的,都是一些不大不小,苦主不追究倒好,追究就能进监狱关几年的事。

    这些年帮何助理干这些缺德事,树敌也不少,进了监狱,去了那些暴力犯的地盘,能不能囫囵着出来都不好说……

    高蟹觉得自己悲哀啊,混了这么多年,坏事做了不少,但是还只是一个被人用了就弃的小混混。

    有时候看起来挺风光的,吃香喝辣,耀武扬威,但实际上算算,一年赚的钱,怕是还没自己那些安安心心打工的同乡多。

    有时候,高蟹想,自己的梦想是不是错了?

    咄!滚粗!梦想怎么会有错!错的是别人!

    一定是我们还不够努力!

    “老大,我们怎么办?”几个混混也听得清楚,贼船不是想上就上,想下就下的。

    高蟹点了根烟,吸了两口,然后把烟一丢,站了起来:“走,回去牵虎子他们!”

    大虎二虎三虎是一奶同胞的三只獒犬,说不上什么纯种,是三年前高蟹自己开车去高原地区的牧民手里淘弄来的。

    求着何助理托人,以贾湖开发公司看守工地的名义上了狗证,平日里大鱼大肉养着,有些时候自己都不舍得吃的好东西,也可劲儿喂给它们,膘肥体壮不说,长相也吓人,这算是高蟹的终极武器了,平日里牵出来,那绝对是让人腿肚子转筋的威慑性力量。

    “希望那个小姑娘怕狗。”高蟹牵着三条狗来到了农家院外,解开了三条狗的链子,伸手一指正在卖酒的老李,“给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