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三五章:兔子急了也咬人
    “阿嚏,阿嚏,阿嚏!”庄园里,庄不远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难道我也感冒了?

    不对啊,据我所知,但凡吃了庄园产出的,基本上没人被“酒馆病”感染啊。

    难道是有人在咒我?

    太幸福了,所以有人嫉妒我了吧!

    “萝萝姐姐,大米姐姐,你们快过来啊!这里有好多只小兔子!”小点点的声音传来。

    庄不远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大米妹子、萝萝、小点点,大中小三个丫头正在撒欢。

    庄园的前院,有一块地被围栏圈了起来。

    这里就是庄园的建筑之一“小兽栏”。

    当然,庄不远觉得,所谓小兽栏叫“兔子窝”似乎更合适,因为里面全是大大小小的兔子,都是大牛没事抓来的。

    不过,这个“兔子窝”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譬如吸引大米妹子没事就来逛逛。

    这是大米妹子第三次来庄园做客。

    自从上次庄不远邀请大米妹子来做客之后,大米妹子已经来过两次了。

    庄不远一直忙着隧道和投资,大米妹子也很忙,经常要到各个城市去巡演,所以都已经来了两次了,俩人也没机会发生点什么,赵民急的头发都白了。

    庄不远倒是很享受这种感觉的,我可是庄主,想要侍寝的美女,多得是对不对!

    大不了等萝萝长大!

    我要享受过程,这就是过程!

    某注孤生的庄主如是安慰自己。

    三个丫头对兔子毫无抵抗力,但庄不远对兔子这东西,唯一的想法就是红烧兔肉,此时正抱住了一只兔子,深情地抚摸着。

    大米妹子在旁边看着庄不远,拽着萝萝压低声音问道:“萝萝,你有没有觉得,你家庄主哥哥很有爱心啊!”

    庄不远对大米妹子说,萝萝是自己的表妹,俩女生相处得还不错。

    萝萝翻了个白眼,心说如果你不在这里,庄主的口水就流下来了。

    “其实,庄主……哥哥不是有爱心,是有吃心……”

    痴心?大米妹子听错了,脸有些红。

    萝萝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庄不远继续深情抚摸兔子,这肉很肥啊,红烧了一定很好吃。

    看这红烧兔腿,这兔肉肋排……

    唔,这兔子尾巴烤了说不定也好吃……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小点点哭叫了起来:“兔兔咬我,痛!好痛!呜呜呜……”

    “怎么了?”庄不远吓了一跳,把手中的兔子一丢,连忙冲了出去。

    就看到一只母兔缩在自己的窝里,把身边几只比手指头大不了多少的,肉肉的小兔子藏在身后,虎视眈眈地盯着小点点。

    小点点正捂着手指头大哭,庄不远捧过她小手,就看到手指头果然流血了。

    “怎么回事?”

    “我只是想要摸摸小兔兔,大兔兔就咬我,呜呜呜呜……”

    庄不远听到小点点这么说,看看警惕得毛都快竖起来的大兔子,再看看那些刚出生不久的小兔子,皱了皱眉头,然后板起脸来,伸手对小点点的小手就啪啪打了两下。

    “庄哥哥你为什么打我?”小点点都懵逼了,你不该去打大兔兔吗?为什么打我?

    庄不远板着脸道:“你为什么要去摸小兔子?”

    “小兔兔很可爱……”

    “可爱就要去摸,那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有陌生人摸你的话,你要怎么办?”

    “我要大声哭,大声叫,然后告诉妈妈和老师,我妈妈就会打他……”

    “那你去摸小兔子,大兔子该不该咬你?”庄不远板着脸。

    小点点没想到庄不远竟然这么说,她看看小兔子,再看看母兔子,瘪着嘴不说话了。

    “小兔子刚刚出生,不能随便摸,你如果摸了小兔子,母兔子就会把小兔子抛弃掉,所以绝对不能摸刚出生的小兔子,明白了吗?”庄不远道。

    其实现实更残忍,如果母兔受到了惊吓,或者小兔子沾染到了其他人的味道,母兔甚至可能把自己的孩子吃掉。

    而且生产期的母兔攻击性很强,正所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兔子也是可能携带鼠疫、狂犬病的。

    小点点喜欢兔子,但是安全教育必须跟上。

    小点点被教育的没脾气了,低着头不说话,庄不远把她抱过来,检查了一下她的手指,道:“走吧,我带你去看医生。小点点乖,不痛不痛啊!”

    说不定得打狂犬疫苗……让这小家伙长点记性也好。庄不远心中无奈叹息。

    看孩子就是麻烦。

    旁边大米妹子看着庄不远教育小点点,忍不住对萝萝道:“你看你的庄主哥哥,教育孩子还挺有一套,说不定以后是个好爸爸……”

    大米妹子也是母性泛滥,就要上前安慰小点点。

    就在此时,小点点突然抬起头来,对庄不远道:“庄哥哥,我妈妈不要我了,是不是因为你摸了我?”

    庄不远:“啊?”

    什么?

    你说什么?

    我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我什么也没干!我真的什么也没干!你们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啊!

    不要判我死刑,三年也不行啊,我真的什么也没干!

    ……

    农家院外,排了一条长队。

    “每人限购五瓶,身份证,身份证拿出来!”老李之前干过行政工作,现在正忙着登记众人的身份证,不过还是有人浑水摸鱼多买了几瓶。

    祛病酒实在是太火了,一传十十传百,一天时间,就火成了这个样子。

    就在此时,一辆面包车停下来,几个混混晃着膀子从车上下来了。

    “大哥,就是那里,祛病药酒就是从那里买来的!”

    “我们过去……阿嚏,看看,阿嚏,阿嚏!”连打了几个喷嚏,混混大哥走近了一看,顿时一愣道:“这不是那个64号农家院的老家伙吗?他们竟然还没走?还在这里卖东西……咦,那不是64号农家院吗?怎么还在这里?”

    看到伪装成院墙的枸橘,混混大哥心中纳闷,这些人到底怎么把64号农家院藏起来的?

    “都闪开,都闪开!”混混们无视排队的人,冲到了队伍最前面,“谁让你们在这里卖东西的!经过我们允许了吗?”

    还有一名混混,讨好地从桌子上拿了一瓶药酒,拧开盖给了混混大哥:“大哥,您赶快喝了,据说喝了就好了!”

    “谁让你拿的,我说要卖给你了吗?”

    “卖?我说要花钱买了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一个混混推了老李一把,把老李推得一个踉跄,碰到了身后桌子,桌子上好多瓶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老东西,你也不打听打听小爷是什么人,竟然敢嚣张……”

    他话没说完,就看到庄爸拎着一个马扎砸了上来。

    “嘿,你也该打听打听你爷爷我是谁!”

    庄爸这个热血中年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写这段的时候,音乐软件随机到了《大哥,你好吗》,此大哥非彼大哥啊,《我不当大哥好多年》才比较应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