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三零章: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装逼。
    与会的其他隧道施工单位面面相觑,也都围了上来,先对庄不远道歉:“对不起,庄总,我们手底下也有人要吃饭,真是对不住,对不住,请高抬贵手!”

    他们似乎早就忘记了,在进来之前,对庄不远的冷嘲热讽。

    然后他们腆着脸把一份份计划书交给周祥安:

    “周主任,这是我们的计划!”

    “周主任,我们也想递交一份计划。”

    “周主任,我们三家公司联合出了一份计划……”

    “都交给工作人员吧。”周祥安摆摆手,有点头痛。

    工作量又增加了。

    几分钟之后,一条消息飞速扩散出去。

    州建集团的方案,被现场专家全程否决,另外十多家公司,都提交了各自的施工方案。

    而同一时间,一位与会专家写了一个通讯给《地质学》期刊,介绍了幻山地质大模型和“三瞳隧穿地质探测仪”的存在。

    这一个通讯,却是石沉大海,不知道能不能在期刊上发布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出来。

    但是整个虚城的地质界和隧道工程界都知道,从今天开始,虚城变天了。

    强龙败退,地头蛇崛起,其他人不想在旁边干看着,拼命想要分一杯羹,又拼命活动了起来。

    庄不远回到了自己的阵营里,李明哲一把抱住了庄不远:“董事长!董事长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我们真的把桌子掀了!”

    赢还不一定,州建集团一定会垂死挣扎,但是掀桌子没错,我们把桌子掀了!

    本来坐在桌子上吃饭的人,现在一个个傻了眼,而本来蹲地上吃不着的,这会儿可开心了!

    谁都想要成为下一个在桌子上吃饭的人。

    可惜的是,只要有全能庄园在,就是来一个掀一个的节奏啊!

    掀,一路掀桌子!

    直到掀到再也没人敢挡在庄不远面前为止!

    全能庄园的人,再走出会议室的时候,是在无数人的簇拥之下走出来的。

    而外面,已经有很多虚城隧建的员工,早就等得焦急了!

    看到庄不远向他们挥手,他们立刻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庄不远一边挥手,一边向下走,这种感觉还挺棒的,有种国家元首的感觉。

    还没走到台阶下面,周祥安又匆匆追了上来:“小庄,等等!”

    “刚刚我们开了一个短会,从全能庄园收购虚城隧建之后,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考虑到幻山施工难度如此之大,我们认为幻山两公里隧道,还是重新交给虚城隧建比较好。文件待会儿就会下达,我派人给你们送去。”

    周祥安的声音很大。

    这是对庄不远的认可,也是对全能庄园,对虚城隧建的认可!

    听到这句话,台下那些虚城隧建的工人们都愣住了。

    愣了快一分钟,突然之间才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

    “董事长!董事长您听到了吗?”

    此时的李明哲,比刚才掀了桌子还开心!

    自始自终,他们对幻山大隧道的期待感就不是太强,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那实在是太遥远,太巨大的工程了,虚城隧建干不起!

    但是幻山两公里隧道?

    那是虚城隧建跌倒的地方,也是他们洒满了汗水和泪水的地方。

    事故一出,罗桥董事长铛锒入狱,奉献了几十年的虚城隧建破产,被并购,然后惶惶不可终日。

    但今天,一切都回来了!

    如同奇迹一般的回来了!

    “董事长!董事长!”李明哲挥舞着拳头,像是年轻人一样,大声叫喊着。

    然后工人们也跟着喊了起来:“董事长!董事长!”

    不知道是谁,一把把庄不远抱了起来。

    然后几十双手把庄不远抬了起来,高高抛了起来:“董事长万岁!”

    庄不远吓得尖叫起来:“别!别!我怕高!啊啊啊,这里可是台阶上,你们接好点,我可不想摔成瘫痪!谁没接好,扣谁的工资!”

    旁边的保安想要过来制止,政府门前喧哗,你们想要造反吗?

    周祥安摆了摆手,让他们闹去吧。

    开心,就该有开心的样子。

    他看着被高高抛起来的庄不远,心中感叹。

    这个年轻人,真不得了啊!

    幻山两公里隧道拿回来了,幻山大隧道还远吗?

    好不容易,众人兴奋过了,把庄不远放了下来,一群人目光炯炯地看着庄不远,道:“董事长,说点什么吧!”

    “对,说点什么吧!”

    庄不远看着那一个个期盼着的眼神,他想了想,慢慢道:“路漫漫其修远兮……”

    工人们都静了下来,现在不是得意的时候,没错,施工一定要加倍谨慎,一定要努力再努力,不能再出事故了!

    旁边周祥安连连点头,这个年轻人很冷静,知道现在还不是骄傲的时候。

    然后就听到庄不远下句话来了:“吾将上下而装逼!”

    周祥安一头从台阶上栽下去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装逼?

    你语文老师的棺材板,不对,屈原的棺材板……哎呀不管是谁的棺材板,估计都盖不住了!

    “董事长说得好……”李明哲已经准备好鼓掌了,此时刚刚啪啪拍了两巴掌,突然一愣神,问庄不远道:“董事长,后面俩字是不是错了?”

    “没错啊,我觉得很押韵啊……”庄不远纳闷道,“原来怎么说的来着?”

    “xi,bi,是很押韵啊,本来怎么说?”

    “我已经不记得原句了……”

    没错,是很押韵,但是押韵就够了吗?

    押韵就够了啊!

    “董事长再说两句!”

    “装逼有路勤为径,打脸无涯苦作舟!”

    “董事长说得好!”

    “宝剑锋从装逼出,梅花香自……”

    周祥安再也忍不住了,一挥手,让虎视眈眈的安保人员上前:“快赶走!快赶走!”

    简直污染听觉!

    一群人嘻嘻哈哈热热闹闹上了两个大巴,后面还跟着一辆大拖车,拉着巨大的幻山地质模型。

    一群地质学家开着车跟在后面,就想着能不能让风吹开上面蒙着的布,再看一眼那地质模型呢。

    车上,李明哲接了个电话,突然皱起了眉头。

    “董事长,我老婆也感冒了,您上次的那种药酒还有没有?”

    周围几个人也都凑了过来,他们身边也有人得流感。

    庄不远刚想说有,突然心中一动,这酒是庄爸的,可不能乱许诺。

    “有啊,不过那是我帮我爸代售的,买的话要……100一瓶,内部价。”

    “100一瓶?没问题,我买三瓶。”

    药到病除,100不贵。

    你打三天吊瓶得几百?住院得几百?

    “我手头没有,你们得去贾湖买,我给你们个地址。对了,如果你们手头有钱的话,我建议你们在贾湖投资点产业。”

    “那还用说!”李明哲哈哈大笑。

    贾湖,农家院,老陈老李从房间里出来,打算出门呢,就看到庄爸正在给小酒瓶贴标签呢。

    “干啥呢?”

    “我给这些小酒瓶贴上标签,拿去卖卖看看。”

    “这么小的瓶子,你打算卖多少钱?”

    “这酒能祛病呢,至少卖10块钱一瓶吧。”

    “10块钱能有人买?”老陈道,“我看你还是别折腾这些小东西了,咱们去把酒厂建起来,你这个能卖多少?”

    就在此时,庄不远的电话打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