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二九章:三瞳隧穿地质探测仪
    “不好意思,已经展示完毕了,现在让我们进入正题吧。”庄不远一摆手,外面的红绸布,被掀起了一角:“这是州建集团选择的隧道入口施工处。”

    “刚才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到,比这里好的选址,至少有七个。”

    “没看到没看到,让我们再看一眼。”

    “先说这里的地质问题,至少有四个致命性的错误……”

    “没看到没看到,掀大点!”

    “我说你们都认真点!”庄不远气得不得了,这些地质学家,你们真的是大教授大专家吗?“

    不论这些人怎么央求,庄不远都不听了,他一摆手:“老曹,你来解释吧。”

    昨天晚上,曹西庆面对幻山地质大模型一整夜,一边研究地质模型,一边翻书重温各种专业术语,并将模型的尺度换算成现实的尺度,用地质学家的方式,将各种问题描述起来。

    此时,他站了起来,按照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说了起来。

    一开始还有点紧张,但是越说越块,越说越溜。

    “首先是选址问题,正如刚才董事长所说,至少有七处合适的选择,但州建集团一处也没有选,其次……大家都看到了,隧道施工处,上方有一块岩石结构非常稳定,这本来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在施工过程中,恰好破坏了他的稳固结构,很可能造成超过百米的山体滑坡,这将是巨大的灾难……大家看左侧的这处褶皱,这里有一些细小的断层,在通过此处时,州建集团的施工方案是爆破,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爆破之后,受力点被破坏,后果是什么……”

    四个致命的缺点一个个说了出来,每一个都是可能造成严重事故的巨大错误。

    一个还好,一次出现了四个……

    “仅仅是最初的选址,就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错误,所以我认为,州建集团的施工方案,至少在地质学上是靠不住的,基础错了,整个方案自然没有存在的价值,所以州建集团的方案,毫无意义,只是在炒作概念,圈占资源,恶意竞争。”曹西庆微微点头,结束了自己的发言。

    “哗哗哗哗哗哗哗!”掌声响起,最开始只是庄不远在鼓掌,但很快所有人都鼓起掌来。

    “曹西庆先生就是这地质大模型的知识产权共同所有人!”庄不远又介绍道。

    “哗哗哗哗哗”的掌声更响了,几乎所有的地质学家都目光炯炯地看着曹西庆,我去,这家伙是什么人啊,从哪里蹦出来的孙猴子?

    “曹先生,我能请教一下,您使用了什么办法,才得出如此精确的地质模型的吗?”一名专家按捺不住,提问道。

    “呃,我们的团队是一家创新研究团队,其实这成果要归功于我的研究伙伴冈保,他发明了……三瞳隧穿地质探测仪,它的探测深度和精确度,大家都已经看到了。”

    曹西庆一边说,一边无力吐槽。

    这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感觉,真是太可怕了,感觉竟然会上瘾!

    “这种地质探测仪可以对外发售吗?”

    “不好意思,目前只有一套。”

    想要买三瞳人?等冈保生了孩子吧……

    “出租也行。”

    “呃,这套设备需要在极低温的条件下运行,目前不方便出租或者外借。”

    如果你们建个大冷库,说不定冈保就跑去你们那里睡午觉了。

    “三瞳隧穿,听起来像是量子力学的新型应用啊,现在的地质学真是发展日新月异,这种研究方式一出来,不知道多少地质学理论又要被颠覆了……那个,你们的研究室还需要人吗?我可以加入吗?”

    “咳咳,安静!”周祥安不得不出来打断众人,这里是工程的论证现场,不是学术讨论会!

    “徐总,您对庄总和曹专家的反对,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周祥安问道,虽然这么说,但是他们的心中,几乎已经认定了,这次,庄不远又胜利了!

    这小子,难道就不会失败吗?

    他到底有多少招?

    这个全能庄园,到底是哪里蹦出来的?

    此时此刻,周祥安最庆幸的事,就是和全能庄园关系良好。

    对面,徐总所有淡定,所有大气,所有风度,都消失不见了,他一把拽住了吕明超,道:“你快点反驳他们!你不是幻山地质的权威吗?”

    “我……”吕明超颤巍巍站了起来。

    在庄不远发言之前,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面临的是这种境况。

    “我认为,庄总和这位曹先生的发言,完全是构建在刚才的模型之上的,缺少足够的理论支撑和证据链……”吕明超的发言有点无力。

    “我们使用了一种全新的研究方式,给出了地质模型当证据,别的还需要我们提供什么证据?难道我们说地球有地核,还要把地核挖出来给你看?”曹西庆站直了身体,这一刻他也有了信心,再也不会为对方身上的光环所动。

    世界充满了无知,这世界上没有绝对正确的人,充其量他只是比别人正确的次数更多罢了。

    而现在,曹西庆知道,至少在幻山的地质上,他就是全知全能的!

    这一刻,曹西庆也大概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庄不远和之前那么不同了。

    自信!

    “我认为,我方提出了质疑,现在是该州建集团证明我们的质疑是错的,而不是由我们来自证正确。”曹西庆看向了周祥安。

    “徐总?”周祥安看向了徐念武。

    “给……给我们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要再进行一次现场勘测。”

    “好,那就一个星期。”周祥安点头,依然和颜悦色,“这次论证会就此结束,感谢各位专家,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再进行第二次论证会。”

    徐总狼狈离开了,庄不远拿卡照了照徐总的背影。

    红色的轮廓线还在,但是窄了好多。

    再打压两三次,说不定就没了。

    看徐总狼狈和萧瑟的样子,庄不远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会是“残暴向”了。

    有些时候,毁掉一个人的事业,或许比杀了一个人还难受。

    只可惜,双方一开始就站在竞争立场上。

    庄不远走到了周祥安的面前,对周祥安道:“周主任,我们可以提交一份我们的施工方案吗?”

    “好。”周祥安双手接过了庄不远的施工方案,郑重道,“我一定会仔细看,然后亲自向市长汇报此事。”

    他顿了顿,道:“小庄啊,你每次都让我很吃惊啊。”

    “没办法,我手底下太多人要吃饭了,不能停啊。”庄不远得瑟。

    “哈哈哈哈……”周祥安哈哈大笑,他突然发现,自己就喜欢看年轻人得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