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一七章:逃不出残暴庄园主的五指山
    刚进入庄不远之前租住的小区,萝萝就抽了抽鼻子,道:“三瞳人的味道!”

    “没错,是三瞳人的味道!”老轰隆道。

    “味道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当一行人来到了曹西庆租住的公寓时,老轰隆肯定道。

    庄不远和肖伟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纳闷。

    奇怪啊,为什么三瞳人会来到我租的出租屋里?

    “庄主,我建议我们立刻回去庄园,然后由我和萝萝带人追踪三瞳人!”

    “三瞳人很危险吗?”

    “三瞳人的战斗力并不强,但是他们是最优秀的斥候,他们的身体结构让他们可以从任何角度发起攻击,无论如何,小心为妙。”

    庄不远想了想,无论如何,让一个来自虚空之中,拥有战斗力和杀伤力的外星生物在地球上乱跑,绝对不是好事,怎么都得找到他。

    身为庄园主,他也必须守护地球。

    “老曹,开门!开门!”庄不远拍了半天门,里面没人应,幸好他的钥匙还在,干脆打开门走了进去。

    进了房间,庄不远就觉得有点冷,冷气开得非常足,几乎要低到20度。

    “老曹?”庄不远打开了曹西庆的房门,就看到曹西庆躺在床上,一脸的虚弱,看到庄不远,他低声道:“你们……不该来的,他就在附近……”

    他?他是谁?

    难道曹西庆说的是三瞳人?

    “老曹你见过那家伙了?”庄不远问道:“他跑哪里去了?”

    “你找找冰箱里……如果不在的话……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那家伙很可怕,你们有几个人?”曹西庆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终于还是全身无力,躺在那里动弹不得。

    作为病毒源,也是第一个感染了“酒馆病”的人,现在的曹西庆已经进入了最痛苦,也最难受的阶段,他只觉得自己全身无力,动都动不了,脑袋晕乎乎,思维都有些迟滞,说话也有点颠三倒四。

    庄不远转身想要去看冰箱,老轰隆连忙拉住他道:“庄主小心!”

    老轰隆让萝萝护住庄不远,自己走到了冰箱前。

    冰箱的门半开着,里面所有的搁板和抽屉都被抽出来了,老轰隆先按住了冰箱门,示意萝萝小心,然后猛然打开。

    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个靠垫。

    出租屋的冰箱并不大,庄不远很难想象一个人抱着靠垫缩在里面的样子。

    三瞳人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现在外面天气那么热,三瞳人跑不远!”老轰隆抽动着鼻子跑出门,一路追踪,向上爬了几层楼,就发现地上丢着一个皮甲护腕,又顺着气味追了一会儿,发现地上丢着各种各样沾染了三瞳人气味的东西。

    皮甲、枕头、毛巾、纸张、衣服,后来估计能用来吸引注意力的东西都用光了,他就直接把血液滴在地上……

    蓝色的血液。

    “该死,是个狡猾老练的家伙。”老轰隆又抽动了一下鼻子,问萝萝道:“能找到他的踪迹吗?”

    “到处都有他的味道。”萝萝摇头。

    三瞳人和那逊利亚人可以说是宿敌。

    那逊利亚人是最早叛变庄园主的人,他们发明了“机械巨犬”和“圈地令”,在空间之中圈出了一个个安全的空间,为“工业党”的诞生赢得了契机。

    三瞳人就是庄园主的探子,他们到处搜寻那逊利亚人,只要见到了那逊利亚人,就对其严刑拷打,找出工业党们的所在。

    那逊利亚人不甘示弱,反过来追杀三瞳人,那对两个种族来说,都是一段黑暗血腥的岁月。

    在互相对峙,互相搜寻、杀戮的时代,三瞳人总结出了迷惑那逊利亚人追踪的办法,利用各种气味乱掉他们的嗅觉,基本上就相当于废掉了他们大半的能力。

    但这种迷惑的办法,终究是有限度的,所以最终大量的三瞳人被捉住,这让庄园主对三瞳人不再信任,所以后来三瞳人也叛变了,加入了工业党的阵营。

    但是这个三瞳人格外老练,老轰隆等人搜寻了好几个小时,甚至亮出了自己的庄园仆从身份,敲开了很多家的门,检查他们的冰箱,都没找到三瞳人。

    “他就在这个小区里,但是不知道他躲在哪里……小区里能藏人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老轰隆无奈道,“如果大牛在这里,把小区都拆了……”

    拆小区?我是守护地球,不是毁掉地球啊。

    “唔,我有一个想法,你说三瞳人的视力特别好,他现在就能看到我们?”

    “是的,除非在不同空间,否则三瞳人能够看穿一切。所以他总能先我们一步避开。”老轰隆有点烦躁,“现在整个小区里,到处都是他的气味,我们最好等他的气味消散点之后,再来寻找他,就怕他趁机跑远了……”

    “唔,我明白了。”庄不远微笑着伸手进了挎包里,在里面翻了翻,拿出来一叠卡来。

    “庄主您这是……”老轰隆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来试试看。”庄不远打开了窗户,对着外面道:“我知道你在看着这边,看到我手中的这些卡了吗?来吧,来了就是你的!”

    然后,庄不远随手把手中的一叠卡向外一撒。

    执事卡、厨师卡、园丁卡、护院卡、雇农卡、仆从卡……

    十多张各色各样的卡牌,在空中纷纷扬扬,黑色的卡牌,银色的字样,对任何拥有智能的生物,都极具诱惑力。

    当初,就算是对庄不远恨之入骨,认为庄不远是残暴庄园主的老轰隆父女,都逃不过这身份卡的诱惑。

    庄不远赌三瞳人也抵挡不住卡牌的诱惑。

    庄不远租住的房间在十五楼,那卡牌从十五楼飘飘荡荡地飞了出去,在空中不断旋转,银色的光芒,在太阳光下格外璀璨。

    在它落到了十楼左右时,一道闪电突然从十楼的窗口穿出来,飞射其中一张卡牌。

    “这张卡牌是我的!是我的!我的卡牌!”他在空中猛然抓住了一张卡牌。

    下一秒,他突然惨叫一声:“啊啊啊!残暴狡猾的庄园主!好卑鄙!啊啊啊……轰!”

    庄不远目瞪口呆,看向了直直摔在花坛里的那身影,道:“他不会摔死了吧。”

    “放心吧,这种天气,三瞳人是摔不死的。”老轰隆道,他叹息着摇摇头,庄主的这些身份卡牌,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来的,如果当初的庄园主们有这种东西,怕是完全没有工业党的出头之日。

    果然,三瞳人没死,因为庄不远接到了一个信息:

    “三瞳人冈保接受了身份卡,成为庄园护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