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零六章:转移的恨意
    今天,是虚城隧建正式交割,也是虚城隧建新股东正式亮相的日子。

    “老婆子,你看我穿这西装怎么样?帅不帅?”一大早,大德鲁伊赵民神清气爽地站在穿衣镜前,小心翼翼地抚平领带。

    这辈子他穿西装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不要说这种半定制西装了。

    自从加入了庄园之后,赵民精气神都和之前不同,体型也健壮了很多,花白的头发也变黑了一些,站在那里,精神矍铄,不像是一名整天侍弄花草的老农,倒像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似的。

    “大热天的,还穿西装,咋不热死你!”老太太一脸的不爽,“有那钱买西装,还不如给儿子攒点房贷钱!”

    虽然不爽,但是老太太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年轻了好几十岁。

    “这西装是庄主给做的,钱的话,也不用担心!”赵民咧着嘴大笑,马上老子就有钱了!

    笑着笑着,赵民就忍不住要抹眼泪了。

    只是心里刚刚有点想法,庄主就来帮自己排忧解难了,庄主真是太仁慈了……

    没想到我赵民这辈子,还能成为资产数亿大公司的股东?

    赵民又抚了抚身上的西装,哼着戏曲出了门,下面,肖伟已经开车等着了,接上赵民,一群人直奔虚城隧建的总部。

    庄不远、肖伟、赵民、农利新、轰隆父女六个人,就是当初一起挖穿隧道的人。

    当然,功劳最大的还有一个大牛,不过大牛没办法出面。

    俗话说得好,太阳底下无新鲜事,解决方法也就那么几种。

    为了解决庄园仆从的积极性问题,也为了解决不断涌现的新问题,庄不远召集几位老人,召开了第一届庄园代表大会。

    在庄园主们的理念里,庄园产出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除了基本的奖励之外,其他所有的收益,都是由庄园主掌握的。

    但由庄园衍生出来的收益,庄不远打算分配一部分给仆从们,这个分配,一开始庄不远是打算四六分配的,作为庄园主的他,拿百分之六十,其他人分配百分之四十。

    到最后变成了二八分配,作为庄园主的他,拿百分之八十,而其他人分配百分之二十。

    具体到虚城隧建,就是从百分之二十中,再拿出来百分之十五,分配给赵民、农利新、肖伟、轰隆父女和大牛,剩下的百分之五,作为预留股权,对做出贡献的其他人进行临时分配,如果没有特殊贡献者,就按照身份分配给庄园所有人,见者有份。

    而此次的贡献,基本上就是安丹月的法律援助了,享有部分预留股份一年的分配权。

    方案简单易行,会后安丹月就整理好了文件,变成了庄园的第一份正式规定。

    分配完之后,庄不远抚摸着大牛感慨道:“以前只见电视上,那些亿万富翁把自己的遗产留给宠物,现在没想到我家的大牛,也是千万富翁了。”

    大牛茫然抬头:哞哞哞?千万富翁是什么?兔子吗?

    ……

    虚城隧建,总裁办公室里,罗桥正在收拾东西,以后这里就是别人的办公室了。

    他的身边,几名虚城隧建的高层,也都在帮忙。

    一边收拾,一边像是老人一般唠叨道:“我这就回去等消息吧,别在这里碍事了。对我的公诉,也就是在这几天了。以后如果真的坐牢了,几个老伙计可别忘记来见见我。”

    “罗总,你不会有事的,我们等着你回来。”

    “哪里还会回来啊,总有些责任要我来承担,难道我不承担,让新东家来承担?那可是好几亿的损失……”

    罗桥已经咨询过律师,他的情况比较复杂,有几种情形可能影响他的判决。责任认定,现在初期已经认定他负有责任。认罪情节,如果积极赔偿损失,可以减刑或者缓刑,可他已经破产了。

    除非有公司愿意为他承担这罚款。

    他已经不年轻了,干不了两年了,他也知道,自己不值好几亿,所以他只能坐牢。

    就算是退一万步说,收购了一家公司,不把创始人踢出去,等着创始人拥兵自重,揭竿而起?

    没哪个傻子会这么办。

    罗桥叹口气,拿起了一个奖杯,依依不舍地看了半天,又放了回去,道:“还记得是咱们第一条长隧道,就拿到了这个最佳工程奖,那时候咱们还都很年轻吧,我才不到五十岁,一眨眼十多年过去了……”

    “我走了之后,你们帮我好好照顾虚城隧建,虽然我不在了,但是咱们一起奋斗过的老兄弟还在,咱们做过的工程还在……”

    罗桥交代后事一般的叮嘱,让几个人眼睛都红了。

    “罗总,你不在了,这些东西就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没有罗总的虚城隧建,还叫什么虚城隧建。”

    “罗总,我们想好了……交接之后,我就辞职了。”工程总监李明哲道,“如果你能回来,我爬也爬回来,如果你不回来,我留下来,让一群外行瞎指挥吗?”

    “看收购咱们公司的企业了吗?竟然是种地的,这不是胡闹嘛!罗总又不在了,谁能扛起大梁?”

    “咱们这行,要么有钱,要么有技术,要么有人脉,全能庄园有什么?那笔钱说不定都是银行贷款来的,以后大家没饭吃,难道一起去种地?如果是州建集团收购了我们就好了。”

    “罗总,昨天州建集团已经接触我了,说让我做他们隧道工程部的副主管,虽然只是中层,但是州建集团是个庞然大物,您说我去还是不去?”

    “前天州建集团就来找我了……”

    “我也……”

    罗桥看着这群老下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能让别人抛弃好前程,帮自己守着这个不属于自己的虚城隧建吗?人不能太自私。

    “你们……好吧,你们至少给新东家一个面子,别我刚走你们就辞职。”罗桥叹口气。

    几个中高层对望一眼,不好意思,罗总。

    新东家刚来就辞职,也是我们和州建集团约定好的啊。

    州建集团被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农业公司截胡,已经是业内的笑话了,怎么能不下个绊子?

    事实上,他们下的绊子,可不只是这么点而已……

    州建集团接触的可不只是他们,整个虚城隧建,上到高层主管,下到工程师熟练工人,都已经被他们挥舞着小铲子挖了个够……

    全能庄园接受了虚城隧建之后,估计不到一小时,好几百分辞呈就会摆在新老总的桌子上。

    眨眼间,虚城隧建,就会变成一家空壳公司。

    李明哲很期待看到那场面。

    人总会转移矛盾,虚城隧建的败落,罗桥的入狱,其实都是他们自己的原因。

    但此时此刻,他们却找到了一个可以转移恨意的对象。

    全能庄园。

    别人伤害了我,我也要伤害你,大概就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