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零五章:咸鱼庄主和仆从们的黑暗小心思
    收编了虚城隧建之后,庄不远在庄园里瘫了两三天,一边躺着还一边大叫好累。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事业党”的能量条已空,现在我已经是一条顾家党的咸鱼了。

    反正我有全能庄园,就这么混吃等死不努力,也没什么吧!

    顾家党表示我们顾家党在努力地生产庄园产出,拒绝接受庄主你这种名为顾家,实为宅家的家伙。

    就连愚忠的刘金阁,对这个躺在大牛的背上,翻来覆去大叫好累的咸鱼庄主,也已经无力吐槽了。

    “庄主,如果您真的那么清闲的话,请您处理一下现在庄园里的问题好吗?”

    “庄园里的问题?”庄不远纳闷,庄园现在不是欣欣向荣,一片繁华吗?

    “首先,庄园仆从的忠诚度问题。”刘金阁道,“最近一周,有共计六名仆从的忠诚度下降了。安丹月、马长峰、赵民、农利新、王富贵、于湘……他们的忠诚度下降,造成了庄园产出的效率降低。”

    庄不远一愣,这几个人都是庄园的老人啊,为什么忠诚度下降了?

    前四个人都比较熟悉,王富贵和于湘,就是庄不远之前公司里的厨房大师傅和厨师于姐。

    庄不远调出了仆从养成界面,就看到这几个人的名字下面的忠诚度并没有变化,从普通到忠诚不等。

    但是下方的进度条,确实有了不同程度的缩短。

    如果忠诚度的大幅度变化,庄园会提醒庄不远,但这种细微的变化,如果不是有刘金阁,庄不远恐怕不会注意。

    对庄园主来说,仆从们几乎是没有任何隐私的,在他们的个人资料里,有着详尽的记录。

    庄不远并不喜欢窥探仆从的隐私,一方面是因为他在努力自律,另一方面,却是因为这太耗时间了。

    上次庄不远一时好奇,打开了邓亚利的个人资料,一不小心看了两个通宵,感觉就像是在看一部传奇。

    这是一名在灰色地带游弋,从混混白手起家,最终变成老板的发家史,其中某些经历,让庄不远觉得,甚至可以拍成电影,譬如拍成黑色版的《当幸福来敲门》。

    但不得不说,这种窥探仆从们隐私的感觉,让庄不远有一种奇特的掌控感,这种掌控感,甚至比发卡牌给仆从们时还要强烈。

    你在我的面前,无所遁形,我对你了若指掌。

    所以,面对忠诚度成谜,脑后有反骨的邓亚利,庄不远也敢用他,敢信任他,因为他知道,邓亚利还反不了天。

    某种方面,因为看了邓亚利的个人资料,庄不远最近比较宠信邓亚利,反而忽略了庄园里的其他人。

    譬如赵民。

    赵民的界面上,显示出当前最重要的状态:

    第一条:“赵吉坤也到了快结婚的时候了,婚房还没解决,难道真让他和我一起住?网上说这样对两代人都不好。”

    第二条:“最近挖了隧道,努力提升产出,但是庄主没有说要奖励我啊,邓亚利倒是赚翻了……”

    “啊,明白了……”庄不远拍了一下脑门,这是不患贫而患不均啊!

    大家都为庄园努力,大家都义务劳动,全职的拿点死工资,这样没什么。

    但是突然之间,有一个家伙赚翻了,新加入庄园的新人们或许没什么想法,但是这些最早跟随庄不远的老人,自然会有想法了。

    赵民是个老实人,但老实人也有自己的诉求。

    这么明显的问题,我都没发现,我真是一个咸鱼庄主!

    如果是一个残暴的庄园主,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心思的。对庄园主来说,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仆从哪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

    有的话,就夺过来!

    让你们为庄园主服务,就已经是无上荣耀了好吗?

    但庄不远还没那么无耻。

    庄不远皱眉想了想,觉得解决赵民短期困境比较容易解决,一套房子而已,但想要让庄园的仆从们一直劲往一处使,齐心协力发展庄园,激发他们的积极性,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将庄园的利益分配出去?怎么分配?什么形式分配?

    暂时庄不远想不通。

    庄不远看了赵民,然后又去看别人的。

    王富贵和于姐两个厨师想法也是和赵民一样,对邓亚利赚钱有点眼红。

    于姐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冯斌都出去那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那种女人,不原谅就不原谅了,这个世界上好女人多得是!谁还没有点黑暗的过去吗?”

    庄不远发现,原来于姐对冯斌有点想法?

    不过人家冯斌还没离婚呢,劝和不劝离,这个不能支持。

    农利新:“好想整天和大牛泡在一起,可大牛为什么那么喜欢庄主不喜欢我,大牛到我怀里来,让伯伯好好研究研究你!伯伯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会让你幸福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农学教授!

    不过你和大牛之间物种不同,我也不支持跨种族的恋情……

    庄不远摇头,每个人内心深处的黑暗小欲望,都让庄不远大跌眼镜。

    然后,庄不远又打开了安丹月和马长峰的资料……

    安丹月:“最近总感觉老公有点奇怪,有点冷漠,也有点兴趣缺缺,总是说很累。是不是因为我对庄主太好,老公吃醋了?可是最近庄主的心思都在地产项目上,如果我再不对庄主好点,我们俩就真的要被边缘化了……”

    马长峰:“感觉庄主对我老婆有意思啊,我要不要劝老婆穿性感点?庄主好像没啥经验,需要老婆引导他一下……等等,我为什么会这么想!我这种想法不对……可是老婆和庄主如果……为什么我想想就好兴奋……”

    “我去!”庄不远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瞎了!

    竟然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我和月姐……我只是把月姐当作很可靠的大姐而已啊!

    而且老板,我对你其实一直很尊重的啊!

    这让我怎么再直视月姐和老板!

    太特么污了,平日里看起来矜持无比的老板,竟然是原谅色的!

    他猛然关闭了俩人的资料,以后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再也不看仆从们的详细资料了!

    然后,刘金阁就看到庄不远又抱着脑袋在大牛的背上滚来滚去了:“啊,我是个咸鱼,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是个咸鱼……”

    这样的庄主,果然没救了。

    刘金阁叹口气,还是我去和这几位谈谈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