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一零四章:不用卡收人原来是这种感觉
    庄不远又在会议室里等了大概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让庄不远都有点煎熬,更不要说罗桥等人了。

    倒是徐总,打了好几个电话,与人高谈阔论,似乎已经稳操胜券。

    终于,周祥安和几名政府官员回来了。

    “下面宣布决议。”周祥安咳嗽了一声,有些感慨地看了庄不远一眼,然后念了起来:“……虚城隧建进入破产程序,为了当事企业和职工的利益,保证虚城隧建健康发展……由法院和公证机构共同授权,委托虚城政府主持此次并购,现公布最终的决议,此次获得并购虚城隧建资格的是……”

    周祥安顿了顿,环视左右。

    徐总面带微笑,庄不远面无表情,其他两家很是忐忑,罗桥紧张的脸色煞白。

    周祥安吐字清晰,前两个字更是吐字非常重:“全——能——生物工程公司。”

    “什么?”徐总直接跳了起来,“这不可能!”

    怎么可能是一个破种地的最终赢得了这资格?

    “嗯?”周祥安的目光就像是探照灯一般,嗖一声照了过来。

    此时此刻,他不只是代表了自己,还代表了虚城法院、政府、公正方,这种权威,不容人置疑。

    但是徐总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他大声道:“周主任,我们州建集团的条件才是最好的,不说别的,我们1.5亿的并购资金已经……”

    虚城隧建当然不只值1.5亿,但是除去政府罚款、银行贷款、员工安置费用等等,现在的虚城隧建,残值也只有1亿出头。

    多出来的0.5亿,就是代表的州建集团的诚意。

    拿5000万当诚意,别的公司谁能做到?

    不只是徐总,就连罗桥和虚城隧建的员工们,都呆住了。

    就连他们自己所希望的,都是被州建集团并购,州建集团是州内数得上号的大公司,它能给出来的条件,确实是最好的。

    全能生物工程公司是什么鬼?

    “接下来我会将结果公示,如果徐总有什么不满的,可以事后投诉我们。”周祥安冷冷道。

    徐总一屁股坐下来,半晌之后,才有一个想法升起来。

    有黑幕!一定有黑幕!

    周祥安继续念道:“根据协议,从今天起,全能生物工程公司将会成为虚城隧建的母公司,全能生物工程公司可以对虚城隧建进行分拆、改制,在三个月内进行不超过百分之三十的裁员,一年内不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裁员,三年内不对公司进行实质性的解散……”

    冷冰冰的权益和责任,摊开在众人面前。

    罗桥等人目瞪口呆地听着,从今天起,他们就不再是虚城隧建,甚至也不是州建集团,而是全能生物工程公司的一员了?

    什么鬼名字!

    而这个年轻人,就是他们的老板?

    呵,一个二十郎当的年轻人,知道什么叫隧道建设吗?

    这绝对不对,这一定有黑幕!

    就算是收购虚城隧建,也至少是州建集团这种级别的公司啊!

    我们可不想变成什么权钱交易的牺牲品!

    罗桥有一种冲动,他要站起来大声抗议,但是他屁股还没动,就看到周祥安的眼神冷冰冰地瞪了过来。

    但镇住了他,不代表震住了所有人,几个中年人和青年人,也在后面愤愤不平。

    实在是落差太大了,让人接受不了。

    “我们被卖了,被黑心官僚给卖了!”中年人的语气中,满是绝望。

    “虚城隧建是一家缔造过辉煌的公司,希望在全能生物工程公司的领导下,虚城隧建能再创辉煌……宣读完毕。”

    公示挂了起来,所有人呼啦啦一声围了上去,想要看看到底全能庄园提出了什么样的条件。

    周祥安却走到了庄不远面前,和庄不远握了握手,道:“恭喜。”

    庄不远笑着握手,尘埃落定,终于可以接那已经完工的隧道工程了。

    真讽刺。

    至于连带着成了一家专业公司的老板什么的,都只是过程,庄不远又不懂隧道公司的经营,估计也是找个职业经理人,然后放手当个大股东。

    唔,心情好就发张卡。

    相比挖隧道,庄不远还是觉得全能庄园更有意思。

    升级啦,种地啦,培育产出啦。

    唔,看大牛挖隧道也很有意思。

    商战什么的最讨厌了。

    然后周祥安看向了围在公示栏前的人群。

    上面有一张表格,列出了所有参与竞争的人提供的条件。

    徐总一眼就看到了州建集团的报价,是1.5亿,没被篡改。

    “我就不信全能庄园的报价能更高!”徐总嘀咕着,继续向下看去。

    全能生物工程公司的报价是……

    徐总突然噎住了。

    两亿?

    “我不信!全能庄园能有两亿?”徐总跳到了庄不远的面前,眼睛凸得像是一只青蛙,“他怎么能有两亿!”

    庄不远都无语了,为什么我不能有两亿?

    “全能庄园的资金已经在并购之前打入了专门的账户,经过验证了。”周祥安道。

    其实他也很纳闷,庄不远为什么会报这个价格,只要庄不远的报价超过1.2亿,他就能操作此事,只是阻力大小的问题。

    他当然不知道,庄不远看了整整三本相关的书籍,研究了好几天,看曲线图,算公式算的都快懵逼了,最后一发狠,娘的老子不算了,老子拿钱砸!

    徐总被噎得要死,半晌说不出话来,终于他一梗脖子,道:“周主任,我抗议,我认为并购一家专业技术公司,不但要考虑钱的问题。还要考虑这家企业后续的发展,技术实力,虚城隧建是一家专业技术公司,把这种公司转给外行……”

    “你说的没错。”周祥安微笑着,只是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已经发怒了。

    “如果只考虑技术的话,恐怕州建集团连入围的资格都没有。”

    “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你可以走了。”

    周祥安等人都离开了,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了庄不远三人,以及罗桥等人。

    “老板……”罗桥走到了庄不远的面前,微微鞠躬。

    今天开始,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他的老板了。

    不,说不定下一秒,这个年轻人就会开了他。

    让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呆在公司里,对老板的权威,恐怕是极大的冒犯。

    庄不远上下打量着罗桥,头发花白,年龄比庄爸还大十岁以上。

    这个人以后就是自己的下属了?

    得听自己的,自己让他干啥,他就得干啥,否则就得乖乖滚蛋?

    唔,原来不用卡牌收人,是这种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