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八十章:庄爸即将开启牛逼闪闪的人生
    机械巨犬踱步到了空间的边缘,低头看着外面,对着空气拳打脚踢,大喊大骂的混混老大,只要一低头,或者一抬脚,混混老大就会变成一滩肉泥。

    但是混混老大却是视而不见,一脚踹出,却差点从道路的边缘直接摔到湖里去。

    他自己浑然不觉,但从空间内部看起来,他的一条腿从空间的边缘穿过,直接出现在了湖面的上方,他的肢体被空间切开的位置,是一片深邃到没有丝毫光芒的黑色,宛若黑洞,看起来非常诡异。

    庄不远好奇地从机械巨犬上下来,试探着伸出手去。

    他的手臂毫无迟滞地穿过了空间的障壁,出现在了混混老大的背后。

    他伸手拍了拍混混老大的肩膀,混混老大猛然转身,大喝道:“谁?是谁?”

    身后空空如也,小弟们都像是见了鬼一样,躲在远处探头探脑,不敢过来。

    “是单面镜?许出不许进?”庄不远觉得很神奇,“可是我们如果出去了,该怎么进来?”

    老轰隆打开舱盖,看了看只剩下一点的“时空之油”,道:“剩下的时空之油还能制造一个入口,不过……想要让老庄主他们不起疑的话,可还有点难度……”

    那可是相当有难度!

    庄不远苦恼啊,他该怎么给自家老爸解释?难道直接说:“爸,我把你的农家院送到了异空间里去了?不过没关系,只是异空间而已,不影响你的做农家院生意……”

    才怪!

    庄不远觉得如果自己这么说的话,庄爸肯定一个大耳刮打过来,把他打的不知道自己姓啥。

    “庄……庄主……”看庄不远的表情,老轰隆有点不安,难道他好心办了坏事?

    “老轰隆你干得很好。”庄不远知道老轰隆误会了,连忙安抚他。

    再怎么说,就算是把农家院丢到异空间里,也总比被拆了好不是?

    剩下的都只是技术性问题,庄不远绕着农家院踱了几步,心中渐渐有了主意。

    他刚吩咐了几句,就听到身后院子里响起了人声,庄爸醉醺醺的声音传来:“你别拦我,我出去教训那些混蛋!他们嚣张个啥!人家拖家带口的容易吗?还敢威胁人家?了不起等我年轻二十岁,看我不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然后又听到了庄妈呵斥的声音,庄爸嘀嘀咕咕,听不清是求情还是诉苦。

    老庄心里苦,喝了酒也睡不着,想要找什么人发泄一下。

    借着酒劲开了门,冷不丁看到门口站着个人,吓得一个激灵,酒差点都吓醒了,定睛看了看,这才看到是儿子站在门口。

    “小远?你怎么来了?”

    “我放心不下你们,所以过来看看。”庄不远回头对后面摆摆手,机械巨犬悄悄后退,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这么晚怎么过来的?”

    “肖伟送我过来的,他明天还要上班,就先回去了。”

    “嗨,你这孩子,人家送你过来,你也不知道招待一下人家。”庄妈向外面探头看了一眼,机械巨犬赶快缩成一团,躲到了房子的阴影里。

    没看到人,确认肖伟已经走了,庄妈赶快拽着儿子进来,又转头去骂庄爸:“看你喝了酒的样子,都让儿子看了去啦,不嫌丢人!”

    庄爸嘿嘿直笑。

    院子里点着蚊香,喝了酒的老陈老李就在院子的躺椅上睡着,庄妈苦劝他们进屋去睡,俩人醉醺醺的,嘟囔了几句什么,翻身又睡了,庄妈只能找了毯子帮他们盖上。

    又折腾了一会儿,庄爸庄妈终于也睡了。

    或许是儿子在身边,莫名多了许多安全感。

    庄不远走出了卧室,打开大棚转悠了一圈,然后笑了。

    有些人,梦想总是藏在心里,不好意思对外多说。

    庄爸也是一个有梦想的热血中年。

    他虽然吵吵嚷嚷着要弄个农家院,但是庄不远还是在大棚里看到庄爸种了很多酿酒用的谷物。

    据庄爸说,庄家祖上就是酿酒的,庄爸的爷爷,也就是庄不远曾祖父那一代,十里八乡喝的都是“大庄酒”、“小庄酒”,大庄酒升官发财,小庄酒嫁娶添丁。

    曾祖父的一手酿酒技艺出神入化,说起来小时候喝过的那些好酒,庄爸就只流哈喇子。

    “哪像现在的酒,全是兑出来的……”庄爸对现在的很多名酒都不屑一顾。

    后来,小作坊被收编,变成了“大庄酒业有限公司”,庄爸的祖父是第一任技术厂长,庄爸也成了酒厂工人。

    几十年过去,酒厂的经营江河日下,前段时间庄爸终于也内退了,从那天开始,庄爸心中就像是少了一块一样,越来越经常提起来自己年幼时的那大大小小的酒坛,那曾经回不去的过往。

    几十年一场梦,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被困在钢铁丛林。

    庄爸老想干点什么。

    这农家院,承载了庄爸的梦想,或许对庄爸来说,能在自己的农家院里酿点米酒,然后看着顾客们竖起大拇指,也算是完成了梦想了吧。

    庄不远绕了一圈回来,坐在床边,看庄爸躺在床上,不时哼哼两声,像是个闹觉的孩子一样。

    庄不远伸出手去,摸了摸他鬓角的白发,又轻轻触了触那曾经扎的他鬼哭狼嚎的胡渣。

    不只是头发,甚至连络腮胡子里,都夹杂了一些灰白,摸起来也没有之前那么坚硬,根根如针。

    不知道为什么,庄不远有点想哭。

    不知何时,父母已经不再年轻。

    他们的韶华老去,青春不在,身为人子,又能为他们做什么呢?

    能让他们过上梦寐以求的生活吗?

    就在此时,庄不远接到了庄园的通知。

    “含空草种植完成,庄园别院已经和庄园连接完成。请庄园主指定庄园别院的管理者。”

    “庄园主人卡持有者庄业为被任命为庄园别院的管理者。”

    “请庄园主为庄园别院分配建筑,庄园别院初始建筑将会影响后续发展……”

    “庄园别院初始建筑为:酿酒坊。”

    分配完庄园别院的权限,庄不远又回头看向还在熟睡的自家老爹。

    他发现,身为一名残暴的庄园主,他能做的事情挺多的。

    譬如让老爸成为酿酒大师、超级富豪之类的……

    “爸,准备好感受牛逼闪闪的人生了吗?”

    ……

    距离贾湖几十公里处,农田里,一只兔子正在疯狂地逃跑。

    在它的身后,正在狂奔乱追的大牛突然停下来。

    等等,哞哞,大牛在哪里?庄主去哪了?难道大牛迷路了?

    哞哞,不可能,大牛怎么可能迷路……抓到这只兔子就去找庄主!

    又过了半小时。

    哞哞……大牛好像真的迷路了,庄主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