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六十九章:二级产出,炒……炒饭果?
    庄园前院,庄园仆从们都目瞪口呆,不敢靠近。

    大牛长大了至少一倍有余,它趴在地上,四肢都化成根系,重新插入地面,还有一根藤条直直地插入了水井之中,不断吸取养分,赵民甚至担心,会不会过几天庄园就容不下这家伙了。

    在它的脚下,有一层层褪下来的叶片,像是将士们百战之后,褪下的盔甲和利刃,锋芒逼人。

    这说明大牛已经经历了一次蜕变,这是进入成年期的标志。

    可它昨天才刚刚种出来啊!

    耕牛榕的战斗力,其实也非常彪悍,庄园主时代,它们是和工业党机械战犬厮杀的主力。

    蜕变之后,它从青绿色变成了灰绿色,两只牛角更加狰狞弯曲,还生出来了几个分叉。

    这哪里是一头牛,压根就是狰狞的怪兽!

    偏偏庄不远躺在大牛的背上,安闲舒适得很,大牛对庄不远也讨好的很。

    微风吹过大牛的树叶,发出了轻微的呜呜声,阳光透过大牛的藤条漏下,照在庄不远的脸上,斑驳的光影,像是童年午后睡在老家的大树下。

    大牛背上太舒服了,庄不远本来打算看会庄园百科,结果被晃得昏昏欲睡。

    庄园升级之后,百科也增加了许多新内容,信息量很大,庄不远还在研究。

    半睡半醒乱翻书,朦胧之间,他看到了一段话:

    “庄园主们认为,时间是一棵不断生长的神树……底部才是它的根源,他们想尽办法延缓时间的流逝,妄图停留在时间的源头,为此甚至不惜抽取时间之血……”

    “但是工业党们认为,时间是一条生产线……他们……加速发展……想要到达时间的终点……”

    “庄园主与工业……的战争,终归是对时间的争夺……”

    “我……并不认同……若有机会,亲眼看看……”

    庄不远模模糊糊中觉得什么地方不对,猛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庄主,庄主,要开始了!”赵民在叫他。

    刚才模糊的记忆潮水般褪去,就像是做了个怪梦,那一丝异样的感觉又退缩到了脑后,他伸了个懒腰坐起来,感慨道:“在树上睡觉真舒服啊!”

    大牛晃着脑袋,很开心的模样,被庄园主大人夸奖了!

    看着那尖锐的牛角,在距离庄不远就只有十多厘米远的位置晃动,赵民吓得心肝儿发颤:“庄……庄主,快下来吧!”

    说实话,虽然“初级种植术”里面有相关的经验和知识,但是突然之间见到这种远超常识的植物,即便是赵民,都有点毛毛的,不是太敢靠近。

    庄园主时代,各种大型植物发疯,杀死庄园仆从的事情,可是屡见不鲜的。

    只有农利新这个植物疯子,疯了一般向大牛身边凑,被虐了千百遍还是不忘初心。

    看庄不远下来,赵民拿了精挑细选出来的,庄园产出的四种种子,小心翼翼地靠近大牛,刚想喂给它。庄不远突然想到了什么,残暴向技能,“庄园主的残暴审视”开启!

    在庄不远开启技能的刹那,他突然感觉自己站在一头奇特生物的头顶上,傲视天下,俯瞰众生。

    那生物有点像耕牛榕,似兽似树,通体银白,身体的主干由无数似蛇似藤似肌肉的构造盘绕纠集而成,而它的身上,还生出了无数的枝杈,和四周的空间融为一体。

    那一瞬间,庄不远就明白了,这似兽似树的生物,就是庄园主们想象中“时间”的样子,是它们将“时间”物化了的图腾!

    庄不远的目光,越过了时间图腾的脑袋,看到了无数种可能!

    每一种可能里,庄不远都挥舞着鞭子,向赵民劈头盖脸地抽下,抽得他瑟瑟发抖。而只有一个里面,赵民卑微地捧着一种奇特的作物,向庄不远走了过来,庄不远高傲地昂起了头,低低哼了一声,赵民就感恩戴德,涕泪横流。

    庄不远的目光集中在这唯一成功的幻象上,就听到幻象里的庄不远怒喝道:“卑贱的仆从,竟然如此好高骛远!还没学会走就打算跑了吗?一次混合四种种子,你确定你有那种控制力?立刻停下,只把青椒和西红柿的种子放进去!如果失败,我砍了你的脑袋!”

    我去,好残暴!

    庄不远还是第一次使用残暴系技能,简直心肝儿都在发颤。

    画面渐渐退去,庄不远晃了晃脑袋,把刚才充斥心间的残暴情绪挥去,对赵民道:“你先别混合四种种子,太不可控了,先拿青椒和西红柿试试,其他的慢慢添加。”

    不知道为什么,赵民觉得庄不远的双眼,就像是火山之中即将迸发的岩浆,凶光四射,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庄不远也感受到了自己状态不对,他摇摇头,决定以后还是少用残暴系的技能。

    事实证明,庄不远想的太美好了,他又使用了四次“庄园主的残暴审视”,将好几种不同的植物混合起来,才终于成功培育出二级产出。

    农田里,大牛低下头,牛角螺旋解开,化成了锋芒毕露的收割刀阵,背后的藤条舞动,把割下来的产出送到了背上的筐里,运到庄不远面前。

    “恭喜庄主,庄园二级产出终于完成了,您来给命个名吧!”赵民拣了一个最大的果实,喜滋滋地跑到了庄不远面前。

    二级产出哈密瓜大小,切开有些坚韧的外皮,里面是果肉、瓜瓤和种子,还带着些蛋清一样的液体,果肉红色香甜,瓜瓤白色微辣,种子一粒粒浑圆饱满,像极了大米,但入口极脆。

    拿了一个勺子,舀了一口瓜瓤,又吃了点果肉,闻着里面熟悉的香气,庄不远有点发愣。

    味道确实很熟悉,但又不是任何一种味道,很好吃!

    然后他灵机一动,把瓜瓤、果肉和种子搅拌在了一起。

    这味道……好好吃!

    而且好熟悉!等等,我好象知道是什么了!

    庄不远吃了几口,命令冯斌道:“你去把这果实蒸熟了。”

    不到五分钟,冯斌把果实捧到了庄不远面前。

    庄不远向里面看了一眼,就懵逼了。

    这压根就是青椒西红柿蛋炒饭啊!

    我们到底种出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东西,你让我怎么拿出去卖!难道我要说,这蛋炒饭是从地里种出来的?

    “这东西就叫……青椒番茄蛋炒饭果吧,简称……炒饭果……”

    “如果有面包树,可以种出来面包的话,似乎能种出来炒饭,也没什么不合理的?”庄不远这样安慰自己。

    没错,没什么不合理的!

    然后……卖卖试试?大家会是什么反应呢?庄不远觉得有点头痛了……

    “唔,庄主大人,不如这样卖?”看庄不远头痛,冯斌拿来一个饭盒,把里面的蛋炒饭盛了出来,装进了饭盒里。

    活脱脱一份蛋炒饭,不说的话,估计没人想到,这蛋炒饭是种出来的。

    “好主意!”庄不远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