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五十八章:“卡皇”庄不远
    看着仆从卡里的一片红色轮廓线,庄不远正寻思着接下来要怎么办,温哥突然打了个激灵:“等等……你……你这是什么邪法!你们都醒醒!快醒醒!”

    这光天化日的,你怎么能施展邪法!

    闹鬼也要遵守基本法啊!

    被温哥踹了好几脚,他的几个小弟,终于略微清醒了一些,一个个吓得脸色煞白,颤声道:“温……温哥,咱们跑吧!”

    “跑……跑!”

    不过,几个人吓得腿软,跑也跑不快。

    庄不远晃了晃手中的卡牌,又有两三个人露出了向往的神色,呆呆地停住了脚。

    “好漂亮的卡……”

    “好想要!”

    几个人目眩神迷。

    “把那卡抢……抢过来!”毕竟是混混,实在是把持不住,几个人干脆一咬牙,干脆使用暴力。

    “算了,我给你吧。”庄不远伸手,把那一张仆从卡往混混的胸口一拍。

    庄不远看得清楚,这个人是没有资格成为庄园仆从的。

    庄园的身份卡,就像是雷神的锤子,不符合条件的人,绝对没办法拿起来。

    明明只是一张卡牌拍在胸口,那混混却觉得像是千斤巨石击打过来,他一个踉跄,噗通一声躺倒在地,双手抓住胸口的卡牌,拼命挣扎,却像是被秤砣压住了的乌龟一样,死活挣扎不起来。

    庄不远连拍三张卡牌,把冲过来的三个人全压住,又冲上去推到了第四个。

    一时间,走廊里多了四个张牙舞爪,四脚朝天的乌龟。

    “你……你使了什么邪法!”温哥快吓坏了,想要跑,但是又不忍心丢下自己的兄弟。

    我这是超能力好不好!庄不远心说,漫威DC都说了,想要得到超能力,穷逼靠变异,土豪靠科技,我现在也算是个土豪了!

    庄不远耸耸肩,本想对温哥也如法炮制,又掏出来一张卡对着温哥照了照,却是一愣。

    庄不远随手掏出来的这张卡,是一张“护院卡”。

    作为“护院”,要求极高的武力值,反正庄不远认识的人里面,没有一个符合的。

    而此时,护院卡上这么显示着:

    “温六拳,武力值普通,勇气值普通,执行力高,意志力高,协同性低下,符合庄园护院条件。”

    意外之喜啊!

    庄不远晃了晃手中的“护院卡”,道:“想不想要?”

    刚才,几张仆从卡虽然也吸引了温哥的注意力,但是他还凭借自己的意志力,挣脱了那诱惑。

    但此时,“护院卡”一出,温哥立刻就沦陷了。

    他只觉得,这张卡简直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事物,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磨砂的质感,黑色的卡身,银色线条写成的篆体“護”散发着让人无法挪开目光的银色光芒。

    “想要吗?”

    “想……”

    “那就来拿吧。”

    ……

    庄不远回到了包间,庄爸还在被庄妈训呢。

    看到庄不远进来,庄爸老脸一红,道:“行了,孩子在旁边听着呢,不多说了,我知道了,我不会乱花钱的!”

    庄不远耸肩,坐下继续吃饭。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庄爸抬起头来,看向了门口,道:“咦,你齐叔怎么去了那么久?我得跟他说这农家院咱不要了,让他自己拿下来,免得错过这么好的机会。我估计你齐叔是手里钱不趁手了,不然他早就拿下来了,小远你手头有钱,不如借你齐叔点……”

    庄不远继续吃饭。

    又过了片刻,庄爸突然道:“小远,你有没有觉得刚才你齐叔的脸色有些不对?那个过来的小青年怎么感觉怪怪的?你齐叔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庄不远摇头道:“爸你就别多心了,来,吃饭吃饭!”

    多吃一会,等外面出了人命再说。

    庄爸夹了几筷子菜,还是觉得不对,霍然站起来道:“我去看看!”

    “爸!”庄不远没拽住,庄爸打开门,向外看去。

    走廊里,齐装逼哭丧着脸道:“你……你说好不打我的……”

    他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事情发生了这种变化。

    老好人老庄的儿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就连温哥都怕他怕得要死,都听他的?

    温哥阴阴一笑,看向了旁边齐装逼的女伴,道:“我不打你,但不代表别人不打你,打他耳光!”

    “我?”少妇差点吓尿了。

    “你不打他的话,就得小心自己了……”温哥咧嘴,其实他长的并不怎么凶,只是笑起来,怎么看怎么吓人,“所以你到底打不打?”

    “我……我打……”女伴看着瑟缩在旁边的齐装逼,鼓起勇气,打了他一巴掌。

    “没吃饭怎么的?我们伙计几个才是真没吃饭呢!娘的破酒楼,连个座位都排不上!给我使点劲!狠狠地打!”

    女伴咬牙,抡起巴掌,猛然甩了下去。

    “啪”一声响,齐装逼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巴掌印。

    “再打!晚了我七分钟,不,现在是二十分钟了,打二十下!刚才那两下不算!”温哥道。

    女伴咬牙,闭上眼,巴掌一连串甩了出去。

    啪啪啪啪连响,齐装逼的脸顿时高高肿起。

    “大家都看到了啊,我们没打人,是他们小夫妻俩闹口角,自己打自己。”温哥对旁边的服务员以及闻讯赶来的保安道。

    几个人不敢接茬赶快离开,附近包厢的人打开门看了一眼,就赶快把房门紧紧关了起来,就只有俩年轻胆大的服务员,在走廊尽头探头探脑。

    包间里,庄爸看到这一幕,大吃一惊:“这……不好,你齐叔有麻烦了!”

    庄爸急得团团转,然后猛然一咬牙道:“不行,我不能不管他,我这就出去帮忙。你把门关紧,打电话叫人,不……叫人没用,你直接报警!把门关紧啊!千万别出来!”

    庄不远一把拽住庄爸,道:“你别出去,他们连你一起打怎么办?”

    “我怎么能不出去?当年我们年轻的时候,打群架哪能缩后面……”说着,庄爸挣脱庄不远就冲出去了。

    “你们放开他!干什么打人!”

    庄不远没说错,庄爸果然是个单纯热血中年……

    “嘿,还有人敢出头,齐老混,你这个肥羊对你还挺不错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忽悠的别人,本事不错。”文哥对庄爸道,“你朋友欠我钱,答应从你那里骗钱还我,到现在还没还,你拿十一万来,我就放了这个齐老混。虽然现在过了时间了,不过我是个有诚信的人,说十一万就十一万,不多收……”

    “你……你别打人,我……我这就凑钱。”庄爸拿出手机来,就打算打电话。

    温哥都愣住了,等等,你听到了吗?我刚才说这人想要骗你的钱啊老庄主!

    庄不远叹口气,从包间里走了出来。

    有个这么重感情的爸爸,庄不远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小远……我不是告诉你让你别出来了吗?!”庄爸吓了一跳,慌忙道:“他和这事儿没关系,我不认识他!”

    话音未落,齐装逼突然哭叫起来:“小远,我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骗你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