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十八章:此树不死,场馆不倒
    眼前的一切,杜建鑫是拒绝相信的。

    他可是顶升领域的专家啊,他做过的十多个工程,提供过技术支持的几百处场所,参与过讨论和研究的上千次业务,哪一次都在大声叫着:“这不可能!这不科学!”

    “作假?”邓亚利都没说话,旁边一个专家就不爽地发话了:“你意思是,我们这么多人,从五湖四海赶过来,就是为了作假?”

    你谁啊?你牛叉,难道我们就差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杜建鑫慌忙道,“作假有很多种方式,完全可以针对性地作假,如果只是测量建筑物的高度,很可能他们连夜将建筑物的顶部加高了五厘米!”

    杜建鑫这句话一出,众人仔细一想,或许有可能。

    “这混蛋,竟然血口喷人,我去揍他一顿!”肖伟气得要发疯。

    他们忙活了一夜,流血流汗的,为的是什么?难道就是被当作造假?

    “他无法理解倒是正常。”庄不远却笑了。

    越是在各自的专业领域,越是在自己的领域里权威,越是无法理解发生的一切,因为这一切都违反了现有的理论和常识。

    可问题是,他们遇到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团队,遇到了全能庄园。

    再怎么坚定的立场,到最后也只能乖乖承认现实,譬如农教授就是前例。

    “各位请来地下室一观,事实面前,无需造假。”邓亚利闻言却并不动怒,他伸手一引,让众人跟他直接亲眼去看看。

    众多专家彼此对望,都带点疑惑地跟着向地下室走去。

    进了体育场,还没下到地下层,众人就纷纷疑惑地抽了抽鼻子。

    总感觉,进来体育场之后,空气比外面好了太多。

    虚城是个大都市,各种汽车往来穿梭,高峰期拥堵严重,西郊体育场更是传统的交通拥堵地点,各种怠速慢行的汽车,释放出了大量的尾气,每次雾霾,附近的污染指数都会爆表。

    但是进入体育场之后,清新而带着丝丝清香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瞬间心情一爽。

    面对着体育场的树胶跑道,几个老专家甚至有了跃跃欲试,出去跑一圈的冲动。

    周主任也是一脸纳闷地看着四周,最近他的工作重点就是西郊体育场,一周来不了十次也有八次,这体育场他再熟悉不过了,眼前的体育场看起来一切照旧,没啥变化的样子,但处处都透着不同。

    似乎……处处焕发着生机,有种让人欢呼雀跃的清新感。

    而这种感觉,越是接近地下停车场,越是感觉明显。

    庄不远其实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种清新的空气,算不算庄园的产出?

    会不会也“浸透了时间的余味?”

    进入了地下通道,这种心情舒畅的感觉更浓了。

    “这体育馆感觉不错啊,工程也做得不错。”几个专家夸赞着,这次邓亚利拿出了全身解数,就打算一炮打响呢,工程做的实打实。

    周主任心中感叹,假如不是出了这种事故,岂不是一切完美?

    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假如。

    杜建鑫带着点冷笑急匆匆走在最前面,他已经看过资料了,昨天的沉降数据一切属实,他急不可待地想要看到那糟乱的现场。

    下了一层台阶,转过一个拐角,抬头看去,然后……

    脚下一软,差点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了。

    “这是什么?”

    走进地位停车场之前,他们以为自己会看到的,是肮脏的建筑垃圾,乱七八糟的施工现场,以及裸露的各种柱子。

    但是真正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绿色的森林!

    不,不是森林,不像是森林那样肆意生长,每一片叶子,似乎都在自己应该呆的地方,它们紧紧贴在支撑柱上,贴在天花板上,没有一个枝条随意伸展,明明是生物,却没有那种肆意张扬,整个地下大厅透着一股规整、驯服的味道。

    绿!

    浓得化不开,绿得兜不住,似乎“哗”一声就要从天花板上掉下来,染他们一头绿似得。

    但绿色并不是最让人震惊的,最让人震惊的是那七个柱子。

    分布四角的六个支撑柱,昨天还是裸露的,丑陋粗粝。

    但现在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六根宛若虬龙盘绕的盘龙柱!

    粗大无比的植物,盘绕在柱子之上,就像是一个金箍,把石柱牢牢地箍了起来。

    而最让人震惊的是第七根柱子。

    这六根柱子下方的葡萄藤,其实是从同一株葡萄藤上剪下来的,它们事实上是同一株植物。

    而此时此刻,六根藤条在中央汇聚,融合在一起,分不清是向上还是向下生长,融合成了一个直径数米的粗大藤柱,替代了被切断破坏的支撑柱,将整个大厅撑起。

    远远看过去,那藤柱就像是一头张牙舞爪的神龙,昂首想要飞到天际的模样。

    更让人惊讶的是,一串串的葡萄已经生长出来,和普通的葡萄相比,这葡萄显然小了很多,在灯光照耀之下,像是一串串的水晶。

    这样一颗葡萄藤,得长多久?一百年?两百年?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夜之间,这里发生了什么?

    “你特么在搞笑?这……这大厅,是用一棵树撑起来的?”许久之后,杜建鑫迷茫的声音才响起来,“这怎么可能?”

    要有怎么样的想象力,才能相像到,这粗大的葡萄藤盘龙支柱,一毫米、一毫米地将沉降的大厅顶升起来,支撑起一个可以容纳数万人的巨大体育场时的场景?

    每一个细胞的分裂,每一片叶子的生长,似乎都在对抗这重重的重压,对抗这不公的命运,对抗这残酷的世界。

    即便只是一棵藤条,但它也不畏重压,不甘屈服!

    邓亚利完全明白第一次看到这盘龙柱的震撼,他故作淡然道:“请各位专家测量一下。”

    测量?测量个毛啊!让我先捋捋顺再说!专家们都动弹不能。

    还有一名专家,默默的抚摩着那粗大的藤柱,久久不能言语。

    好不容易,众人才开始忙碌着测量起来。

    数据出来之后,一切正常。

    但这种正常,让众人想要发疯。

    许久之后,专家们对望一眼,就只有一个想法:“无话可说。”

    不,浓浓的吐槽欲望,却吐不出来。

    这个世界,是不是崩坏了?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用木头撑起来几万人的大体育场?你们疯了吗?那只是木头啊!”杜建鑫叫了起来。

    “我是做桥梁的,迄今为止,很多桥梁深入水中,支撑水泥钢筋结构的地基,都是打入地底的圆木桩!”一名白发教授摘下眼镜,抹了抹眼角,“何况这不是木头,这是一棵活着的树!虽然我不想太过武断,但是我还要说,这是工程学上的奇迹……”

    “此树不死,场馆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