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四十一章:你还有庄园
    在那满满五升的纯净水桶里,宛若拥有生命的银色液体在震荡,流转,似乎想要从水桶里自己爬出来,但到了瓶口之后,又哗啦啦一声落了回去。

    赵民:“……”

    过了半晌,他颤声道:“庄……庄主,这是什么?”

    “时间之血啊。”庄不远道。

    除了“时间之血”这四个字,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来给这种液体定义了,实在是它的存在完全背离了庄不远的世界观和知识体系。

    难怪庄园主们给它起了这个名字。

    而且一想到自己刚才被这东西喷了一脸一身,庄不远就觉得毛毛的。

    赵民:“……”

    又过了半晌:“庄……庄园主大人,可是初级种植术里面说,时间之血乃是这世间最珍贵之物,每个庄园都必须按照配额领取,咱们这种小庄园,只有不超过十滴的配额,绝……绝对不可能这么多啊……”

    “……你还要吗?后面还有……”庄不远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那一推车的时间之血。

    难道我天生擅长杀时间?

    一不小心捅的力气大了点,时间之肌流血不止,到后来庄不远还是用了几个免缝胶带,然后用创可贴糊了一层,才帮“时间之肌”止住了血。

    如果“时间”真的是一只生物的话,庄不远觉得他一定恨死了自己,会跑来找自己报仇。

    毕竟自己是最后一个庄园主,估计会把之前的庄园主的血债也算在自己头上。

    但有了这么多的时间之血,庄园的发展就不是问题了。

    在庄园的一侧,主人房的旁边,有一片大概十米长,五米宽的空白地带,并没把铺上地砖,庄不远打算把这里变成苗圃。

    苗圃是很简单的庄园建筑,和菜地主要用来种植产出不同,苗圃主要用来种植特殊作物,和繁育不同的种子,对庄园主们来说,它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拿来驯化和改良作物。

    人类对自然界生物的改变都称之为驯化,把狼驯化成狗,把野牛、野羊、野马等驯化成家畜也叫做驯化。把野麦改良成适合田地种植的过程,也是驯化。

    可以说整个人类文明,和驯化息息相关。

    毫无疑问,庄园主们是世界上最擅长驯化的一批人。

    两滴入土,一滴入水,庄园提示:“庄园升级中,当前新建筑苗圃已经建设完成。”

    庄不远突发奇想道:“赵老爷子,如果多滴点时间之血会怎么样?会不会提高产出效率?”

    这些东西,在初级种植术里面都有记录,但却不是庄园主该关注的事,赵民摇头道:“庄主,没有能配得上庄园效率的仆从,单纯提高苗圃或者菜园的产出,只会欲速则不达,而且现在庄园也承载不了那么高级的苗圃……”

    就像是一条高速开动的生产线,配上了不怎么熟悉的工人,结果只能是灾难性的。

    得,小作坊的学徒工,还是乖乖用小作坊的产出方式吧。

    随后,赵民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纸包,里面有一大堆的葡萄种子。

    “庄主,我想了想,还是用葡萄来改良试试,葡萄的藤条拥有不错的支撑力,又不至于太强,不会穿破建筑物。”

    随后,赵民将葡萄种子种入了苗圃里,葡萄种子飞速发芽,赵民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判断这些植物的优劣,快速剔除了其中大部分的植物,只剩下几棵,然后赵民控制葡萄藤的生长,剪掉了大量的枝叶,直到葡萄结出来,然后再把葡萄摘下来,取出种子,继续种植……

    只是短短的几分钟,就像是穿越了几个世纪一样,一代代的葡萄在变异,变得越来越粗壮,生长越来越快速,叶片却渐渐变小。

    赵民开始剪下一些植株的枝条繁育,然后用不同的方式授粉……

    慢慢的,再种出来的东西,庄不远都认不出它是葡萄了。

    它的所有叶片都变厚了,像是一只只的小手,平平向上伸展,每一个叶片的下方,都生长着一只卷须,似乎想要紧紧抓住什么,庄不远甚至可以想象它们紧紧贴在什么东西上面,将其不断向上托举的模样。

    这已经是一棵全新的植物,一眼间,似乎就是亿万年。

    赵民也露出了喜色,他道:“庄园主大人,改良很成功,但是想要在西郊体育场种植,还需要他们准备一些东西。”

    “我给邓亚利打电话。”庄不远道。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电话里没有声音,庄不远喂喂了两声,才听到对面的呼吸声,他道:“老邓,你准备两车营养土,然后再准备……你怎么了?”

    庄不远突然觉得对面的声音,不像是呼吸,而像是抽泣。

    “我……我完了……我完了……”对面邓亚利啪一声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庄不远有点懵逼,他叮嘱了赵民一声,转身就出了门。

    匆匆赶到西郊体育场,才发现西郊体育场的大门洞开,两个保安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见到庄不远也不阻拦,庄不远问了他们好几句,他们才指了路。

    下到了地下层,庄不远就看到邓亚利无力地坐在台阶上,把脸埋入双手之中,默默抽泣。

    庄不远叫了他两句,他充耳不闻。

    庄不远看到了那名和邓亚利搭伙的庄园仆从,把他叫过来,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虚城监理方刚走,他们已经认定了亚建公司施工出现了重大施工事故,明天将会带专家来评估损失,然后由亚建公司承担责任,整个西郊体育场的翻修投资金额达到数亿,这种重大失误,赔偿加上罚款,亚建公司压根就承受不起,恐怕要赔得倾家荡产,甚至破产清算。

    事实上,这会儿很多员工就已经不见人影,开始给自己找下家了。

    很多合伙人和投资人,都在想如何和亚建公司撇清关系了,及时止损。

    “邓亚利,你给我起来!”

    “庄园执事邓亚利,我命令你给我起来!”庄不远大声命令。

    邓亚利这才站了起来,双眼红肿地看着庄不远。

    “天还没塌下来呢!你这是什么样子!”庄不远怒,那个在我面前都摆架子,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邓亚利呢?傲气哪里去了?

    “天……天早就塌了……我完了……我什么都没有了……”邓亚利木然茫然。

    “谁说你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有我!你还有庄园!”庄不远怒瞪邓亚利,“你给我站直了,好好听着!”

    “你现在还是庄园执事,是我庄不远的执事,就算是别人都放弃你,但我没放弃你!”

    ……

    州建集团虚城分部办公室里,杜工坐在分部经理的办公室里悠闲地翻着手机。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杜工接起电话,应了几声,然后挂了。

    “虚城监理方邀请我去作为专家组成员,评判西郊体育馆的施工事故。”杜工自得一笑,“我说过,我就是这个领域的权威。没下场先当裁判的感觉,还真不错。”

    中年人舔了舔嘴唇,绝对不要和这个年轻人为敌!

    “真期待明天啊!”杜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