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十四章:非洲记者的回马枪
    “赵老哥,我聘请您当我们的技术顾问,年薪五十……不,一百万!”

    赵民:“呵……”

    “我再给您加一套房子!三室两厅,一百二十平!”

    赵民:“哦……”

    “我给您配专车司机,您不用坐班,有需要的时候您出手就好了!”

    赵民还没说话,赵吉坤叫了起来:“爸!”

    赵吉坤毕业两年了,还住在单位宿舍,回家也要和父母一起住,如果有一套这么大的房子……

    而这一套房子,在虚城,任何地方都下不来二三百万,中心的位置甚至要千万!

    赵民向后退了一步,退到了庄不远的身后,坚决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呃……”从兴奋中恢复过来的邓亚利突然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

    他看着庄不远,放低了姿态道:“庄园主大人。”

    “呵。”庄不远转身就走。

    邓亚利回头看了一眼那辆车。

    如果不是车身上还有折痕,恐怕众人很难想象,这车竟然曾经被挤成一团。

    而此时此刻,这辆车简直就是一辆艺术品,郁郁葱葱的藤条,从车身里伸展出来,爬满了车身,迎风招展,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颗颗珠圆玉润的葡萄长了出来,还没有熟,是绿色的,青葱诱人。

    很多人都围在车前,各种拍照或者自拍,还有人探身进入车身里面,啧啧称奇。

    在别人看来,这是一辆车,但是在邓亚利看来,却是地下停车场里长满了各种藤条,把整个停车场撑起来的样子。

    不用任何机械,只需要几颗种子,和赵民的一双手!

    沉降问题,迎刃而解!

    “庄园主大人,请您拉我一把,我一定报答您!”

    庄不远不说话,对一个忠诚度低下,都快要叛逆的执事,他要说什么?

    “庄园主大人,您只要帮我过了这个坎,我一定为您鞠躬尽瘁!”

    庄不远咧嘴笑:“我不相信你!”

    “庄园主大人,您看我的表现吧!”邓亚利站住了脚步,然后庄不远就看到一道道信息在刷屏。

    “邓亚利的忠诚度提升。”

    “邓亚利的忠诚度提升,接近普通。”

    “邓亚利的忠诚度成为普通。”

    “邓亚利的忠诚度提升。”

    “邓亚利的忠诚度提升,接近忠诚。”

    邓亚利的忠诚度,在接近忠诚的位置停了下来。

    庄不远都懵逼了,什么叫能屈能伸,什么叫神技!

    这就是了!

    “庄园主大人您还满意吗?”邓亚利对庄不远的态度,明显恭敬了很多,他搓着手道:“您需要属下现在做点什么?”

    连自称都变了。

    “你不是庄园执事吗?你怎么不自己看看庄园需要你做点什么?”

    这时候,邓亚利才放开了卡牌对自己的影响,接受了卡牌传递过来的信息。

    “庄园当前状态……”

    “庄园仆从养成系统……”

    “庄园……”

    接收了这些信息之后,邓亚利对庄园也有所了解,他嘶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赵民的那神乎其技的能力,来自于“初级种植术”。

    而在仆从养成系统里,还有一个叫做“初级建筑术”的东西,是专门用来建设庄园的。

    邓亚利似乎从里面窥见了各种各样神乎其技的建筑技术。

    这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东西啊!

    唯一的问题是,想要得到这种技术,必须像赵民一样,成为兼职仆从。

    可想要成为兼职仆从的话,就要从目前的三个临时执事里面脱颖而出。

    邓亚利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其他两个执事,马长峰和安丹月都比他更有干劲了。

    他到底浪费了什么样的机会?

    邓亚利是一个利益驱动型的人,他决定某件事是否值得的方式,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东西是否有利可图。

    如果每天为庄不远服务三个小时,能够换来他的公司飞速发展的话,他愿意!

    邓亚利停下了脚步,开始合计接下来要怎么办。

    赵民炫技一般的表演,引来了一次庄园产出的抢购高峰,短时间内赵民连补充了三次,等到交警来了,事故车都被拖走了,人群才渐渐散去。

    当然,交警对那辆长满了葡萄藤的车,真的是……傻眼半天。

    看着那辆车被交警拖走,赵民还挺惆怅的,这可是他的作品啊,目前为止最完美的作品。

    下午一点左右,庄园产出再次卖光,赵民出来换农产品时,一转身,突然被一个体型娇小的女记者挡住了路。

    赵民一开始差点没看到这个女记者,这记者还没到他胸口,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体型这么小的记者,他甚至觉得,这摄像机都拍不到她。

    摄影师几乎是蹲在地上,扛着摄像机。

    “老爷子您好,我是虚城电视台的记者张丽,我能采访您一下吗?”

    “不可以。”赵民对这个记者全无好感,只是目测,就知道这记者至少拿走了二十个庄园产出。

    张丽挥了挥手,示意不要停止拍摄,然后又强行追问道:“老爷子,您对外宣传说庄园产出包治百病,您认为这种宣传方式负责任吗?”

    赵民:“我们从来没这么宣传过。”

    张丽:“没关系,老爷子您不用否认,那您认为定价50元合适吗?”

    赵民:“庄园产出值这个价。”

    张丽:“您觉得一颗蔬菜50元合适?”

    赵民:“我觉得太便宜了。”

    张丽:“那么多人因为您的虚假宣传来买您的蔬菜,您不觉得这是在骗人吗?您心里难道不觉得愧疚吗?”

    赵民:“我没骗人,我也不觉得愧疚。”

    张丽不问了,她转身面对着镜头,道:“各位观众,我们看到这位老爷子对这样宣传和卖蔬菜并不觉得愧疚,或许因为老爷子并不懂得法律,不过法律是严肃的,不会因为某些人不懂法就网开一面,这次我们采访,还联络了工商局和城管局的检查人员……”

    说着,几个身穿制服的人走了过来,对赵民道:“老先生,请把您的营业执照和相关证件拿出来。”

    “我……我……”赵民怔住了。

    他想要说自己只是一个打工的,但是又不想把这个难题推给庄不远。

    这摊子是临时起意……什么时候申请各种执照了?

    张丽继续对着镜头道:“我们很痛心地看到,现代社会依然有很多的法盲,他们不懂法,不知法,不遵法,甚至连社会公德、个人私德都不遵守,当然,对方是一个老人,我们不能过于苛责……”

    赵民怔在旁边,满脸通红,被说得羞得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想要发火,却发不出来,只是默默咬紧牙关,握紧了拳头,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