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三十章:冯斌的劫难
    邓亚利离开了小区,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开着车。

    被庄不远丢了个“执事卡”,邓亚利是很不爽的。

    所以今天怼了庄不远,邓亚利非常开心。

    你什么东西,一个莫名其妙的庄园主,让我给你服务?

    他一直抗拒着身份卡的影响,对庄园几乎没进行什么了解,更不想莫名其妙为人服务。

    把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身份卡时间耗光,接着当自己的大老板,那日子才爽。

    当执事有什么好?

    不过,庄园那块地真不错,如果能拿下来,开发一个高档别墅区,应该会很值钱。

    现在能拿到的地越来越少了。

    该用点什么办法,逼那小子把庄园交出来呢?

    邓亚利一边计划着,忠诚度一边下滑,渐渐从低下滑向了反叛的方向。

    反骨仔这种事,邓亚利做多了,他的出身并不光明,早期依靠房地产起家的那批人,多少都有点黑历史。中间他也几次坑了自己的上司、对手,才创建了亚建公司。

    就在邓亚利计划着各种恶毒计策,想要把庄园从庄不远的手中夺过来时,突然电话响起,打断了他的计划。

    “喂什么事?这大半夜的,我还开着车呢!长话短说!”邓亚利非常不爽地接起了电话。

    “老板,不好了,工地沉降了,快来!”

    “什么?”邓亚利吓了一跳,方向盘一歪,差点直接撞进路边隔离带。

    他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大声道:“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

    “老板,是西郊体育场那边,有工人把支撑柱给挖断了,现在已经出现了沉降……”

    邓亚利的冷汗,刷一声就下来了。

    西郊体育场,是虚城西部最大的体育场之一,很多著名的体育赛事、明星演唱会,都在这里举行。最近随着城市的发展,西郊体育场渐渐暴露出来了很多问题,譬如设备老旧、停车场空间不足,结构老化等,开始了一轮新的翻新建设,这是西郊区重要的基础设施改造,是市里的重点项目,邓亚利费了牛牛二虎之力,这才把这个单子接了下来。

    在不影响上方结构的情况下,扩建地下停车场,被扩建的还是体育场这种大型设施,技术要求还是很高的,而现在整个城市都面临着停车难的问题,以后扩建地下停车场的业务肯定很多,邓亚利调集了整个公司的精兵强将,打算打响名气。

    “沉降有多严重?”邓亚利慌忙问道。

    “目前西侧已经沉降了五公分,再沉降五公分,可能就会对体育场的结构造成损伤,外表可能出现可见的裂缝……我们现在正在调集设备,想要把沉降撑起来。”

    “立……立刻封锁消息!然后想尽一切办法,把地基给我撑起来!如果撑不起来,你知道我的手段!”

    “是……是!”那边,监工差点吓哭了。

    邓亚利挂了电话,又点了一根烟,抽了没有两分钟,把手中的烟一丢,转身急驰而去。

    ……

    住宅楼的楼道里,庄不远抱着小点点,听着冯斌的低声讲述。

    当初冯斌学厨师的时候,有一个师兄弟,叫杜澜,是他的老板兼师父的儿子。

    杜澜游手好闲,也没什么厨师天赋,整天被老板训斥,更被拿来和冯斌比较,所以和冯斌的关系非常恶劣。

    后来冯斌觉得当厨师没什么前途,改名换姓,来到了虚城,成了现在的冯斌。

    庄不远觉得,冯斌的离开,估计也有什么隐情。

    “上周末,公司通知我回去加班,接待一个客户……”冯斌苦笑道,“那个客户就是杜澜,我师父前段时间去世了,杜澜接手了家族生意,他不满足在老家打拼,想要来虚城开个分店试试水,想要让我们公司拿个推广计划……”

    “他揭穿你了?”庄不远问道。

    冯斌叹口气,摇头道:“他说开分店主厨还没招满,让我回去给他干活,否则就要揭穿我。”

    “你哪时候还是庄园厨师的身份吧,他敢威胁你?”庄不远有点难以置信。

    庄园仆从的身份,应该能带来很多便利啊。

    “那种人……”冯斌苦笑,抓到了别人的把柄,还似乎是个大人物的把柄,只会更嫉妒,更疯狂。

    身份也是一把双刃剑。

    冯斌说的含蓄,很多话都没说出来。

    杜澜的原话是:“一条狗,竟然混的人模人样了!真让人不爽!”

    “你拒绝了?”庄不远问道。

    “就算是不拒绝……也一样的。那种人……他只是想要毁了我而已。”冯斌摇头。

    就算是回去了,要么被他压榨到无法忍受,要么就必须羞辱一辈子,到没有利用价值了,再被玩到死。

    “我他妈都跪下求他了!我他妈,我他妈!我去他妈的!”冯斌突然爆发了,狠狠一拳打在了墙上,留下了一个血印。

    庄不远目瞪口呆,他这辈子遭受的最大恶意,就是张正雄的恶意欺压,克扣工资了,从来没见过这种恶心人的事。

    冯斌跪下求别人?这个严厉的,不苟言笑的冯斌?

    “我完了……呜呜呜呜……”然后冯斌又低头,呜呜哭了起来,“全完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爸爸别哭,别哭……”小点点徒劳地上前安慰冯斌,然后茫然地抬头看着庄不远,弱弱叫道:“庄哥哥……”

    昨天,这个家还是那么幸福美满。

    冯斌事业有成,有恩爱的妻子,可爱的女儿,但是突然之间,一切分崩离析。

    “这混蛋人呢?”庄不远霍然站起来,心中一阵阵的怒火蒸腾。

    冯斌摇头,从那天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杜澜,估计已经回去了。

    就算是找到找了这人又能怎么样?冯斌的一生都已经毁了,早就已经分崩离析。

    该怎么办呢?

    冯斌抬起头,看着庄不远,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庄园主大人,帮帮我,我不甘心,我不想啊,帮帮我,帮帮我……”

    庄不远看着这个崩溃的汉子,这个自己在职场的导师和曾经的上司,轻轻叹了一口气,把一张卡牌递了过去。

    “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先来庄园住一阵子吧,至少不用带着小点点流落街头。”

    庄不远给冯斌的,是一张临时厨师卡,庄不远总觉得……不想压榨冯斌。

    他已经经历了够多了。

    冯斌抬头看着庄不远,然后伸出了颤抖的手,接下来了这张临时厨师卡。

    “走吧,小点点,我们回庄园。”庄不远抱起了小点点,走向电梯。

    第二天,冯斌就成了庄园里的幽灵,大部分时间庄不远都不知道他是在庄园,还是出去了。

    只有某天饭点时,看到桌子上的饭菜,才知道冯斌出来过,或者回来过。

    马长峰告诉庄不远,冯斌在圈子里找工作并不顺利,大家都知道他有诚信污点,庄不远让马长峰打听杜澜的下落,但杜澜毕竟不是虚城本地人,并无音讯。

    偶尔看到冯斌消沉的样子,庄不远再也看不下去了,他递过去一张“兼职仆从卡”,道:“别找工作了,我给你开工资!”

    冯斌抬头,呆呆地看着庄不远。

    “还有那个杜澜,我会让他知道,谁也不能欺负我的仆从!”